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我看你治病的手法十分奇特,不知师承何处?”诸葛临风问道。

    “呃……我师父已经过世了,临终前嘱咐过我不要再提起他的名讳。”

    安九做出了和先前一样的回答。

    诸葛临风闻言有些歉意:“抱歉,是我唐突了。”

    “无妨。”安九眼神闪了闪,有些心虚。

    先前她在苍启皇帝和宫墨澜面前瞎掰,纯粹是为了自保,但诸葛临风把她当朋友,她却骗了他,让她有些愧疚。

    可能是因为他总给人一种很真诚的感觉,让人不忍欺骗。

    “对了,宫墨澜得的是什么病?”安九为了掩饰自己的心虚,轻咳了一声转移话题。

    诸葛临风听她直呼宫墨澜的名字,微愣了一下,随即说道:“王爷的病症十分奇怪,连我也没见过,目前还不知是什么病……”

    想到刚才宫墨澜并不避讳安九,应该是不介意安九知道他的病的,诸葛临风也正想和安九探讨一下这种怪病,于是便把宫墨澜的情况大概说了一下。

    “病发的时候不但狂躁暴乱,还会产生难以抑制的情-欲?”

    安九听完后眉头一跳,忽然想起那天在皇宫里,宫墨澜强她的时候,也是一副狂躁的样子。

    她一直以为他是中了媚-药,没想到是一种病?

    “你可听说过这种病?”诸葛临风问道。

    安九摇摇头:“我也没听说过。”

    她没给宫墨澜把过脉,也不好下定论。

    诸葛临风闻言有些可惜,又道:“这几日我查了许多医药古籍,都没找到类似的病,或许还要从病源查起,弄清楚王爷是何时患上这怪病的,才能找到治愈的方法。”

    安九想起宫墨澜今天的“无理取闹”,心里还有气,小声嘀咕道:“我看他不仅有怪病,还有神经病。”

    诸葛临风闻言好奇地问道:“神经病是什么病?”

    安九见他一脸认真地询问,跟个勤奋好学的学霸宝宝似的,不禁“扑哧”一笑:“就是神经错乱,胡搅蛮缠,不讲道理的病。”

    她容貌本就精致,笑起来眉眼弯弯的,更是好看,尤其是那双明亮的眸子,像是蕴藏了一片星光。

    诸葛临风看得怔了一怔,反应过来她是开玩笑的,也跟着微微一笑。

    两人一边喝茶一边聊天,同是学医的,自然有许多共同话题,气氛也融洽得不可思议。

    诸葛临风谈吐优雅,态度温和,嘴角时刻带着笑意,给人一种如沐春风的感觉。

    安九在心里暗暗感叹,同样是男人,宫墨澜和人家怎么就相差这么多呢?

    看看人家,多么绅士优雅,哪像他,莫名其妙就发脾气就算了,还动不动就威胁人。

    啧啧,真是糟糕透了!

    …

    清风阁里,被安九标上“糟糕透了”标签的男人莫名打了一个喷嚏。

    暗卫继续禀报道:“安大夫在诸葛公子的院子里待了将近一个时辰,最后还用了午饭才离开……”

    “砰”地一声,宫墨澜一下子捏碎了手中的酒杯,磨牙道:“她还真的敢?”

    这女人,他早上刚警告过她不准和诸葛临风来往,她真的把他的话当耳边风?!

上海时时乐出号走势图 www.suction-hook.com

上海时时乐出号走势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