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安九小脸贴在男人的胸膛上,清晰感受到了他的心跳也和自己一样,一下一下,跳得那么快。

    心中的怒火莫名就平息了。

    这种心跳加速,紧张中又带着一丝甜蜜的感觉,是以前从未有过的。

    不过好像也不怎么讨厌?

    “卿儿,我很高兴。”

    宫墨澜抱紧了怀里的人儿,眼里眉梢都带着笑。

    曾无数次幻想过她心甘情愿被他拥入怀中的情景,当真正实现的这一刻,就好像漫天烟花同时炸响,巨大的惊喜向他涌来。

    安九看不见他眼中的温柔笑意,却能感受到他的心情,不禁暗骂了句“笨蛋!”

    突然间,宫墨澜浑身剧烈颤抖了一下,一股剧烈的痛意突然袭来。

    安九听到头顶传来一声闷哼,抬起头来,发现他的脸色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变黑,显然是中毒了。

    “这是……”

    安九这才想起,先前她揍了宫墨澜一顿的时候,为了威胁他,还给他下了断魂丹的剧毒,如今七日刚过,正是毒发的时候。

    断魂丹的毒素乃取自断肠草,发作时剧痛无比,五脏六腑都像是被灼烧一般,非常人所能忍受。

    不过短短一会儿,宫墨澜额头上就爆出了青筋。

    安九连忙吩咐赶车的雾隐:“快回我的宅子!”

    她差点忘了自己给宫墨澜下过毒这回事,自然也没把解药带在身上,都放在家里了。

    雾隐察觉到自家主子气息紊乱,心下暗惊,连忙加快了速度。

    “你怎么样?”安九看着宫墨澜痛苦的模样,不禁有些愧疚,“对不起……”

    当时她对他还抱着敌意,为了威胁他才给他下毒,不过她也没想毒死他,打算逃走时给他留下解药的。

    没想到在春猎上被他拆穿了身份,她没能逃成,后来他又强吻她,她一生气,就把解药的事给忘了。

    宫墨澜显然是痛到了极点,浑身都冒出了冷汗,头一歪就倒在了安九怀里。

    “别担心,只是有点疼而已……”声音里还有强行压抑的痛苦,脸上却露出了一个安抚的笑。

    “别说了……”

    安九抱着怀里的人,胸口酸胀难受,平生第一次有了紧张慌乱的感觉。

    断魂丹是她亲手制成的毒药,她怎么会不知道毒发时有多痛苦,而这男人不但没怪她给他下毒,还反过来安慰她。

    怎么会有这么傻的人……

    马车穿过七拐八拐的小巷,终于在安九的宅子前停下。

    安九让雾隐帮忙把宫墨澜搬进屋里,连忙去找来解药。

    宫墨澜高大的身躯躺在安九的床上,嗅着被褥里充斥着的她身上的气息,心里莫名感到满足。

    昨天他来找她的时候,刚进门就被她赶了出去,如今却能堂而皇之地躺在她床上,看来这次中毒也值了。

    “先服解药……”安九从药瓶里倒出一枚解药,塞进他嘴里,又给他倒了一杯水。

    宫墨澜服下解药后,身体里的剧痛终于减缓了许多。

    “你怎么都不问我要解药啊?”安九心里松了一口气,忍不住嘀咕道。

    她忘了给他解药就算了,可他是中毒的人,竟然也不问她要解药,是想毒发身亡吗?

上海时时乐出号走势图 www.suction-hook.com

上海时时乐出号走势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