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宫墨澜,你怎么了?”

    安九试着喊了他一声。

    宫墨澜的眼神有一瞬间的清明,反应过来自己刚才差点对她做了什么,不禁有些懊恼。

    “我……”他张了张口,发现自己的声音十分沙哑,体内的躁动更是一波接一波涌来。

    这种感觉再熟悉不过,他自然知道自己是怎么了。

    该死!

    竟然在这个时候发作。

    以前发作的时候,他都是用内力压制着,竭力使自己保持清醒。

    然而他刚损耗了八成内力,现在根本不可能克制得住。

    安九看到他异常的反应,心下一个猜测渐渐形成:“你是不是怪病发作了?”

    她见过他怪病发作的模样,刚才他那猩红的眸子,和上次在皇宫里一模一样。

    “嗯……”宫墨澜从喉咙里溢出一声低哑的回应,垂下头看着柔弱无骨依在自己怀中的女子。

    唇瓣被他吻得有些红肿,小脸上还带着几分潮红,明亮的眸子像是蒙上了一层雾气,被他弄乱的衣襟微微敞开,露出诱人的春光。

    每一处都在挑战着他的极限,让他全身热血沸腾。

    安九察觉到了危险,看着某男人随时有狼变的趋势,连忙道:“你要是再敢对我做什么,我饶不了你!”

    她知道他的怪病一旦发作,就是连他自己也控制不了,偏偏她现在一点力气都没有,连推开他都做不到。

    要是他兽性大发,她岂不是只有任他吃干抹净的份儿!

    宫墨澜看到她眼中的抗拒,浑身一震,把她放下来,快速后退几步远离了床边。

    她好不容易原谅了他,他不能再做出让她厌恶的事……

    “我先走了……”

    宫墨澜不敢再看她,说完强迫自己转身离开,随着房门关闭的声音,墨色的身影快速消失在庭院中。

    “喂,你去哪里……”

    安九大喊了一声,却没有回应。

    小脸上不禁满是懊恼,她虽然不想再被他……可也不是想赶他走啊。

    他这副样子还要跑到哪里去?

    该死的是她现在连动都动不了,好不容易撑着手臂起来,又重重摔了回去。

    之前诸葛临风说过,宫墨澜的怪病一发作,整个人就会变得狂躁无比,还会产生情/欲,甚至会完全失去理智,不知自己会做出什么。

    他这样子出去,要是遇上仇家岂不是很危险,又或者是……遇上哪个女人。

    上次在皇宫里,她就是被他随手抓来发泄的女人,要是他这次也……

    安九想到这里,小脸一下子沉了下来。

    他要是敢乱碰别的女人,他就死定了!

    安九不知在床上躺了多久,门外突然传来芍药的声音。

    “小姐,芍药和红鹃来了,您在吗?”

    安九眼中一亮:“进来吧。”

    房门被推开,进来的人果然是芍药和红鹃,看到安九身上凌乱的模样,两人都有些惊讶。

    “你们怎么会来这里找我的?”安九问道。

    芍药回道:“奴婢见小姐迟迟未归,担心小姐出事,便自作主张出来找您了,恰好在半路上遇上王爷的人,才知道小姐在这里……”

    安九闻言恍然,原来宫墨澜离开之后还没忘了派人去通知芍药和红鹃她在这里。

上海时时乐出号走势图 www.suction-hook.com

上海时时乐出号走势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