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有劳诸葛公子了。”宫墨澜开口道。

    “王爷客气了。”诸葛临风说着收拾了药箱,就告辞离开了。

    安九还在思考着诸葛临风说的话,既然蛊毒之术失传已久,那宫墨澜又怎么会中蛊?又会是谁给他下蛊?

    宫墨澜把某个还在沉思中的小女人拉了过来,关切地问道:“现在感觉怎么样?”

    “我没事了,倒是你,连自己什么时候中了蛊毒都不知道吗?”安九问道。

    宫墨澜闻言似是想起了什么,墨眸中闪过一抹暗沉,摇摇头:“不知道。”

    安九想了想,宫墨澜是五岁那年离开京城的,在此之前他还是倍受先帝宠爱的皇子,应该没人敢对他下手才对,难道他是去了边关后才被下了蛊的?

    直到现在她才恍然发现,自己对他的了解少得可怜,除了知道他五岁就去了边关,其它的事都不知道,对他的经历也一无所知。

    “你是想学武功?”宫墨澜突然问道,从她想要洗髓伐筋开始,他就猜到她的想法了。

    现在她已经打通了经脉,还拥有了比常人更适合习武的体质,不学武也浪费了。

    安九的思绪被他打断,点点头:“是的,我要变得更强才行。”

    “过来。”宫墨澜拉着她走进自己的卧室。

    这是安九第一次进他的卧室,发现这纯黑色系的装饰风格果然和他的性格一样,给人一种冷冽肃杀的感觉。

    宫墨澜从床头的匣子中拿出一本秘籍,说道:“这是基本的内功心法,你要想学武,须得有内功基础。”

    安九眼中一亮,这就是内功心法?那些习武之人所说的内力,就是通过内功心法修炼的?

    “你先拿回去看,哪里不懂的就来问我。”宫墨澜看着她眼中的晶亮,脸上也带了几分笑意。

    安九闻言抬头看他,笑问道:“你帮我打通经脉,又传给我内功心法,算不算是我的师父了?”

    宫墨澜脸上的笑意一僵,语气冷了下来:“不算!”

    “那你收我为徒吧?这样你成了我师父,我也不算白白收你东西了……”安九兴致勃勃地说道,越想越觉得可行。

    宫墨澜武功高强,拜他为师也不吃亏。

    某男人脸色黑了,咬牙道:“以后我们成亲,你是想师徒乱/伦?”

    安九愣了愣,“有那么严重吗?难道师父和徒弟不能在一起吗?”

    她所理解的师徒,就是技艺传承的关系而已,跟感情有什么关系?

    “你想要师父,我会帮你找,但不许再有这种乱七八糟的念头……”宫墨澜板着脸道。

    看到他一脸严肃的样子,安九忍不住在心里吐了吐舌头,看来这个时代对师徒恋什么还是不怎么认可的,想不到宫墨澜也这么古板。

    安九又想起夜无双和南宫雪,他们俩不也是师徒吗?

    南宫雪好像挺喜欢夜无双的,但夜无双……难道他也是因为师徒的身份,才没有接受南宫雪吗?

    “好了,不收我为徒就算了,我也不是非要拜你为师不可。”安九嘀咕道。

    宫墨澜脸色缓和了下来,柔声道:“我会给你找一个好师父。”

    “那多谢你了。”安九点点头,又说道:“既然你没什么大碍,我就先回去了。”

    她从丞相府出来这么久了,再不回去,就要引人怀疑了。

    宫墨澜看着某女人说走就走,毫不留恋的背影,暗自气闷,没良心的女人……

上海时时乐出号走势图 www.suction-hook.com

上海时时乐出号走势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