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安九脸红心跳着,强迫自己镇定下来,故作凶狠道:“你最好不要让我听到你对别的女人说同样的话,否则……哼哼!有你好看的!”

    宫墨澜低声笑着,一把拉过她抱在怀里,“不敢不敢……”

    安九埋头在他怀里,脸上也禁不住露出笑意。

    以前从来不知道喜欢一个人是什么感觉,现在知道了,好像还有些上瘾了。

    又暖又甜……

    马车在丞相府门口停下,宫墨澜才不舍地放开她。

    “我回去了。”安九和他告别。

    “嗯。”宫墨澜点点头,又像是突然想起什么,刚要跟她说,安九就转身往府里走去了。

    看着她的背影,暗暗叹了口气,还是明天再跟她说吧。

    …

    安九直接回了馨雅苑。

    芍药和红鹃上前来,见她一副心情颇好的样子,便知道这是自家主子的功劳了。

    “小姐,您是要先吃晚饭还是先沐浴?”芍药问道。

    “先沐浴吧。”安九说道,今天累了一天,先泡个澡比较舒服。

    红鹃立即去准备好热水。

    洗完澡后,安九坐在桌前一边吃饭一边问道:“今日我不在,府里可发生了什么事?”

    芍药说道:“我们院里倒没什么事,不过听说应天府的判定已经下来了,没给宁芷柔判死罪,却判了她终身关押大牢,不得再放出来,宁言行也险些被牵连,柳氏哭天喊地,晕过去好几次,现在外面都在传得沸沸扬扬呢……”

    安九闻言点点头,她今天一天都在西郊,没听到什么传言,不过这个结果也在她的意料之中。

    宁芷柔虽然没死,但这辈子也算毁了,一辈子被关在牢里,恐怕比直接杀了她还难受。

    “小姐,您以后出门还是让我们跟着吧,如今宁言行和柳氏肯定对您怀恨在心,恐怕会对您不利,您一个人太不安全了……”芍药说道。

    安九闻言想了想,点头道:“行吧,以后我出门带上你们。”

    先前她是以为自己会和宫墨澜分手,所以不想再用他的人,不过现在分不成了,还是按照原样吧。

    “吱吱!”——还有爷!

    灵宝啃着红烧肉,还不忘发声提醒安九自己的存在。

    出门都不带它,再这样下去,它可要有小情绪了!

    “好了,以后也带上你行了吧?”安九伸出手弹了一下它的小脑袋。

    “吱吱!”——这还差不多!

    吃完晚饭,安九消了会儿食,想起今天所学的轻功和剑法,还是比较满意的。

    她现在的劣势就是身体素质太差,还有内力不够深厚,她得给自己制定一个锻炼计划,再勤加练功,提升内力。

    临睡前,安九又拿出那本《冥心诀》心法,盘腿坐在床上,开始尝试修炼第一重。

    有了先前的内功基础,安九很容易就聚起了丹田里的内息,按照心法的提示,引导内息往经脉流动。

    一练起功,安九就会进入浑然忘我的状态,感官也自动屏蔽外界。

    练完半个时辰后收功,安九震惊地发现丹田里的内力好像比先前增加了好几倍!

    经脉通畅的感觉也让她的疲惫一扫而光。

上海时时乐出号走势图 www.suction-hook.com

上海时时乐出号走势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