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安九惊呆了:“他是你的仇人?”

    这下坏了,等下他们俩要是打起来,她是该帮师父还是该帮宫墨澜?

    看到她的反应,宫墨澜就知道她想岔了,捏了捏她的小脸,叹了口气道:“他污蔑我,坏了我在你心目中的形象,你说有没有仇?”

    安九脑袋差点当机了,好一会儿才反应过来,惊讶地问道:“原来你就是我师兄?!”

    “怎么?难道不行吗?”宫墨澜笑道。

    昨晚他就想跟她说这事,可惜她跑得太快,他才留到今天说。

    安九把前因后果联系起来,一下子就明白了:“是你让他收我为徒的对不对?”

    她就说嘛,哪有这么随便,为了吃几个包子就收人当徒弟的,原来是宫墨澜授意的。

    宫墨澜点点头:“嗯。”

    先前他答应过替她找个师父,想来想去,把她交给谁都不放心,还是让她跟他拜同一个师父,成了他的小师妹,他就可以把她放在眼皮子底下了。

    安九更加犯难了,小脸露出几分纠结:“那你说我要不要揍你啊?”

    怪不得那老头子丝毫不担心她打不过师兄,原来是早就知道了她和宫墨澜的关系。

    宫墨澜俊脸又黑了:“你还真的觉得我是目中无人,脾气奇差的人?”

    “咳……”安九咳嗽一声,好像师父形容得挺准确的,他的确就是个高傲冷酷,目中无人,脾气也很差的人啊。

    记得刚认识他的时候,她是都天天恨不得揍他一顿。

    宫墨澜看到她的反应,脸色更黑了:“难道在你心里,我还比不上一个你才认识两天的老头?”

    “那是我师父,俗话说一日为师终身为父……”安九弱弱道,虽说那老头不靠谱,但对她还真的挺好的。

    宫墨澜一把将她拉过来,狠狠在她小脸上亲了一口:“没良心的,幸好给你找的是那老头,要是找了别人,你胳膊肘还不得往外拐……”

    安九:“……”

    她能怎么办,她也很为难呀。

    马车来到郊外,两人下了车,安九带着宫墨澜来到她昨天练武的小树林里。

    “师父?”安九大喊了一声。

    然而四下里安静空旷,连个回声都没有。

    “师父?”安九提高了声音,还是没有回应,不禁嘀咕道:“难道师父今天不来了?”

    突然间,安静的空气突然出现了一丝波动,一道凌厉的劲风朝着宫墨澜的方向直袭而来,速度快如闪电。

    宫墨澜反应很快,几乎是那道劲风到达跟前的同时,身形往左边一闪,右手同时出击,直袭对方要害。

    那人反应也很快,一招不成,侧身躲过,迅速使出下一招。

    转瞬间,两人就过了数十招,拳脚相交的“砰砰”声传来,周围的树叶被震得簌簌作响,林鸟乱飞。

    安九看着眼前两道眼花缭乱,打得难分难解的人影,眼角不禁抽了抽。

    这师徒俩真的有仇啊,一见面就开打。

    “哎哟你小子,还玩真的……”

    随着一声抱怨,两道纠缠的人影终于分开,酒仙翁后退了几步,神色忿然地瞪着眼前的不肖徒。

    以往见面,他都会像这样偷袭试探,这小子以前还懂得点到为止,然而这次却丝毫没有手下留情。

    要不是他躲得快,胡子都要被这小子揪掉了!

上海时时乐出号走势图 www.suction-hook.com

上海时时乐出号走势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