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安九闻言惊讶不已,她早就知道柳氏不是善茬,但没想到她竟这么大胆,一个姨娘敢对正室夫人下毒手!

    “李嬷嬷,我对我娘的事知道的不多,能不能麻烦你把当年发生的事都告诉我?”安九问道。

    她既然占了这具身体,就该接受与这具身体有关的一切,如果她娘真的是被人害死的,她也无法坐视不管。

    况且她正想对付宁言行和柳氏,如果能抓住柳氏的把柄,就更容易扳倒他们了。

    李嬷嬷看了一眼四周,说道:“这里不是说话的地方,小姐若是不介意,到老奴家里坐坐吧。”

    安九点点头:“当然不介意。”

    太阳已经快下山了,然而安九急于知道当年到底发生了什么,也顾不了那么多,带着芍药和红鹃跟着李嬷嬷来到一条破旧的小巷。

    小巷两旁都是低矮破旧的民房,李嬷嬷领着安九在一间房子前停下。

    安九看着李嬷嬷那布满老茧的手不太利索地打开斑驳破旧的小木门,不禁有些心酸。

    宁九卿的娘去世后,李嬷嬷本可以出府重新许个好人家的,但她为了照顾宁九卿,一直留在丞相府,如今竟落得这般下场。

    “吱呀——”一声,木门打开,小屋里昏暗逼仄,装饰也十分简陋,只有一张床和一副桌椅板凳。

    “老奴这里太简陋,委屈小姐了。”李嬷嬷说着上前用衣袖擦了擦其中一条长凳,“小姐请坐。”

    “嬷嬷客气了。”安九也不计较,直接坐下了。

    李嬷嬷又给安九倒了一杯水,也颤颤巍巍坐下。

    “嬷嬷,当年我娘到底是怎么死的?”安九问道。

    李嬷嬷回忆起往事,褶皱的老脸上浮现出几分悲伤:“当年柳氏进府的时候,夫人正怀着身孕,因为柳氏,夫人私底下不知怄了多少气,哭了多少回,从那时候开始,夫人的身子就不好了……”

    “柳氏是在我娘怀孕的时候才进府的?”

    安九有些惊讶,宁芷柔比宁九卿大一岁,她一直以为宁言行是先纳了柳氏为妾,才娶阮氏的。

    而先在李嬷嬷说柳氏是在她娘之后进府的,那宁芷柔岂不是私生女?

    “这正是夫人怄气的地方!”李嬷嬷说着脸上也露出愤慨,缓缓道出当年的事。

    原来宁言行是平民出身,原本只是个穷酸书生,后来一举中了状元,才开始在京城崭露头角。

    和许多话本里官家小姐和穷书生的故事一样,当年还是闺阁少女的阮氏一见到宁言行,便被他的才华所折服,芳心暗许了。

    阮氏的爹正是前丞相,当年阮丞相并不同意女儿嫁给一个没门第没背景的穷酸书生,然而阮氏执意要嫁,阮丞相爱女心切,只得同意了。

    宁言行娶了阮氏后,成了当朝丞相的女婿,一下子就平步青云了,从此官途一路畅通,越爬越高。

    刚开始阮氏和宁言行夫妻俩也生活美满,然而成亲不到一年,就在阮氏怀孕七个月的时候,一个女人抱着一个女婴上门了。

    直到那时候,阮氏才知道,自己的相公早在外面有了女人,还有了一个女儿!

上海时时乐出号走势图 www.suction-hook.com

上海时时乐出号走势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