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凌天宇看了看银行卡,还有密码,却没有接。

    “宇哥你就拿着吧,要是还生气,我特么现在让人灭了天虎帮去。”东方言见不接,忙将银行卡强行放在了凌天宇手中。

    凌天宇无奈,将银行卡收了起来,密码看了一眼,便将写着密码的纸条撕成了碎片,扔在了旁边的垃圾桶内。

    “宇哥,开始了,今天可是有不少好东西的,小言,你爷爷过大寿,那副画你可得拍下来,你钱带够了没有?”南风问着东方言道。

    “当然带够了。”东方言拍了拍胸脯,示意放心,他今天就是奔着这幅画来的。

    “言少,风少,位置给你们准备好了,可以下去了。”恰巧这时高飞走了进来,微微弯腰道。

    “知道了。”东方言摆了摆手,让他下去吧。

    “宇哥,我和小风先下去,去参加拍卖,您先坐会儿,结束后,我们去酒店好好的喝一场。”东方言起身整理了一下衣服,便和南风一起离开了贵宾区。

    拍卖会开始,贵宾区只有凌天宇一个人在,其他人都走了,这贵宾区就是休息的地方,可惜,只有少数有身份的人才可以来。

    凌天宇起身走到巨大的落地窗跟前,抽了一根儿烟,看着下方的拍卖会,他对这些拍卖的东西没有一点儿兴趣,无非是浪费时间,更加浪费钱。

    整整一天的时间,拍卖会才结束,凌天宇和东方言二人离开了博渊阁,开车去了酒店。

    “宇哥,咱们今天不醉不归。”东方言和南风笑着,随后让自己宇哥等等,他们得去地下停车场停车,马上就来。

    凌天宇坐在酒店跟前的喷泉旁边,抽着烟,拿出来手中的银行卡,看了看。

    “给自己嫂子吧,那套房子也得赎回来。”凌天宇做好决定,看了看时间,打算喝完酒后,回一次自己嫂子那里。

    欠自己嫂子的太多了,这辈子也还不起啊。

    凌天宇收好银行卡,看着刚才在车上拿到的豪哥的背景。

    “明天就让你生不如死!”凌天宇冷冷的在心中发了誓,敢动自己在乎的人,必须付出代价。

    撞到人了,还开,人命不值钱啊?

    自己哥哥的仇,必须报!

    就算不能杀你,也得让你一无所有,过任人宰割的日子。

    “哎呦!这不是咱们的高材生么!”不等凌天宇放下手机,一道不阴不阳的声音响起,凌天宇好奇,抬头看了过去。

    “李云!储新!”凌天宇意外,没有想到会碰到这两位。

    这可是他的室友啊,虽然只是几个月的室友,但还是记得的。

    “你们俩儿怎么在这儿?”凌天宇笑道。

    “来参加聚会,话说,你这身上啥味儿啊?也太难闻了吧?你就这样来参加聚会啊?”储新有些恶心,捂着鼻子。

    李菲可是在原来的班级群里面说了,堂堂海北的高材生去他们公司应聘了,还应聘的保安,真是不可思议。

    更让他想不到的是,还真来了,还穿着这样来的。

    “你啥意思储新?”一旁的李云不高兴了,不就是身上有味儿么?咋的?挨着你啥事了?

    “天宇,出来了也不知道联系我们,好歹同学一场。”李云坐在凌天宇身旁,搂着他的肩膀,一点儿也不嫌弃他身上的味儿。

    “不是没你的么!”凌天宇笑了笑,当初在一个寝室的时候,李云和他关系不错,刚到大学的时候一起喝过酒,很交心。

    不过他真的没有想到,小言他们竟然请自己喝酒来的是天湖五星级酒店。

    “记下我的手机号。”李云让凌天宇拿出来手机记下他的手机号,他可是很想念自己这位大学的室友的,尽管判刑住牢了,但那也是男人。

    是男人就值得老子交朋友。

    凌天宇也没有拒绝,直接拿出来手机输入了手机号。

    “哎呦,都来了,天宇一起去看看,好多同学都希望见你的。”李云拉起来凌天宇让他去看看,怎么说都是同学一场。

    “李云,我先去了。”储新看到原来的同学都来了,和李云打了一个招呼,离开了这里,至于凌天宇人家直接就是无视。

    “我就不去了,你去吧。”凌天宇摇了摇头,这些同学,有几个会正眼看自己的,算了吧。

    再说了,李菲都来了,虽然很不爽今天她说的话,可为了这样一个人生气,实在是犯不上。

    “走了,没事。”李云则是让凌天宇放心,没有事情的,这有什么的,我看谁敢说?

    “你去吧。”凌天宇摆了摆手,这些同学里面,有印象的也就李云,至于其他的,虽然也聊过,可也仅限于聊过。

    “凌天宇,好久不见!”还不等凌天宇被李云拉过去,所有的同学走了过来,美女还不少,连当年的美女班长都在。

    “出来了也不早说,不过变得沧桑了很多。”孟小云一身运动裤,挎着包包看着凌天宇,略带同情,可也只能怪他愣头青,做事不考虑考虑后果。

    “能不沧桑么?在里面待了八年不变的沧桑才怪。”李菲上下挑视着凌天宇,眼神内鄙视显露无疑。

    “对了,凌天宇你知道不知道,秦天依要结婚了?结婚证刚领了。”沈军踩灭烟头儿,生怕他不知道,道:“你也别怪秦天依,一个女人总要成家的,她对你不错了,至少每个月都会去看你。”

    “对啊,都出来了,就好好的找个工作,好好的奋斗,还没有三十呢。”

    “可不是,所以别灰心,听李菲说,你去他们公司应聘保安去了,去那儿干啥?来我这里,我这里正缺人手呢,一个月五千,怎么样?”杨庭飞很是同情凌天宇,能帮就帮吧。

    “杨庭飞,你到是挺阔气的,这样的愣头青你都敢用,你脑子是不是进水了?”李菲说起来风凉话,“没有听天依说,要不是看在他出头的面子上,谁会去看他,况且谁愿意说,自己男朋友在监狱里面住着?还要不要面子了?”

    “这……”杨庭飞听到这么一番话,有些烦难了,万一这家伙再愣头青,在他的厂子里面找事儿,可就糟糕了,自己指不定怎么处理呢?

    “我看还是算了庭飞,李菲说的也不错,秦天依都离开了,不难看的出来,当初也的确太愣头青了。”班级的其他同学也出言附和道。

    “你们什么意思啊?”李云一听这,站了起来,很是生气,大家同学一场至于么?不帮说什么风凉话呢?

上海时时乐出号走势图 www.suction-hook.com

上海时时乐出号走势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