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上海时时乐出号走势图 > 花都最强医神 > 第14章 这是小祖宗
    “咕噜!咕噜!”

    所有人看到这一幕,吓得频频吞咽口水,这脚是什么脚啊?力量这么大,说踩断就踩断,这可是王岩都要称之为哥的人。

    王岩能够坐到酒店经理的位置,一半儿是因为他的努力,可很大一部分的原因还是要归功于常洪,每次消费都会说是看着我兄弟的面儿来的,这才让酒店重视起来,进而坐到了酒店经理的位置。

    说踩断就踩断了。

    “滚!”凌天宇看了一眼还在惨叫的常洪,一脚将他踢到了还在震惊当中的秦天依身旁,老子不找你们的事儿,但是你们也别来找老子的事情。

    秦丽在一旁站着,根本不知道该说什么,人家压根儿不给她面子,说打就打了。

    “还不走?准备请你们吃大餐啊?”东方言喝着红酒,看着还在愣神的秦丽等人,不走的话,不介意送你们走。

    秦丽等人不敢停留,忙转身灰溜溜的离去,至于王岩,被孟小云他们搀扶着离开了包间,常洪的兄弟,还能勉强站的起来。

    “宇哥,回头我让这些人全部滚出海北,什么东西。”东方言心情颇为不爽道。

    “不用了,没必要和这些人斤斤计较。”凌天宇摆了摆手,和这些人浪费时间,没有必要。

    “好,就听宇哥的。”东方言点了点头,和自己宇哥碰了一杯酒。

    李云现在佩服的不得了,这说打就打,真是豪,这才是男人么。

    尤其是看到王岩那家伙,不就是有了点儿实力么,至于么?看人的时候都一副唯我独尊的表情,谁欠你似的。

    一顿饭足足吃了三个小时才结束。

    “言少,风少走好。”凌天宇四人出来,准备离开酒店,一身穿西装的中年男子很是殷勤的送着他们。

    “特么的!谁动的我兄弟?”刚走了两步,酒店的转门突然快速的动了,不下二十多人走了进来,个个都是纹着身,甚至有的脸上还有疤痕,看的出来,是道上混过的人。

    “小王!”中年男子一眼认了出来后方被抬着的两个人之中的一人。

    王岩现在双腿粉碎性骨折,刚得到的结果是,很难医治,就算接上了,行动也不会太恢复,只能算是勉强可以走,这让老子的兄弟以后怎么办?

    “来者不善啊。”东方言看着自己宇哥笑了起来。

    “葱爷,就是这小杂种打的,马勒戈壁的,我要剁碎了他。”常洪现在疼的要命,他的腿直接被判了刑,接不上了,而且搞不好还要截肢。

    凌天宇下手的时候,还真是单独关照了关照他,这家伙嘴欠,让王岩还有机会站起来,那是看在同学的面儿上,你没有什么面子可说的。

    “凌天宇,我跟你没完,你竟然下手这么狠,我老公要是站不起来,我秦天依就是花钱,也要买你的狗命。”秦天依现在哭的稀里哗啦,这可是自己老公,都领了结婚证,双方父母都见了,马上就要结婚,竟然就这么被打断了双腿,这以后可怎么办?

    秦天依对凌天宇再无半点儿情,有的只是恨,无限的恨。

    “弟妹,你放心,动了我兄弟,这件事不能就这么算了,我会让这小子,还有这三个杂碎全特么变成一堆肉。”葱爷将嘴中叼着的烟扔在了地上,扭了扭脖颈,今天必须大开杀戒。

    也不打听打听,他是谁?敢在这里动我兄弟,不想活了还是咋的?

    “谢谢大哥。”秦天依忙擦了擦泪感谢着葱爷道。

    站在最后面的秦丽等同学,可没有走,尤其是李菲和秦丽,刚才凌天宇做的事情可是让她们极其生气,还不给面子,这让她们十分窝火。

    今天看你凌天宇还怎么装逼,这可是葱爷,真正有背景的人,没有点儿实力的人是不敢轻易惹的。

    “葱爷,我要让他跪在我面前磕头,我要他像一条泥鳅一样,一辈子在大街上要饭。”王岩现在怒不可揭,他比常洪更狠,更毒。

    “放心,交给我了。”葱爷示意王岩放心,王岩可是自己最看好的一个兄弟,平常没事儿来这里喝酒的时候,没少免费,这就是自己兄弟,动自己兄弟,那就是找死,得先问问老子同意不同意。

    “郭葱,带着你的人,马上离开。”不等凌天宇他们站出来,之前送凌天宇四人离开的那中年男子站了出来,指着郭葱的鼻子道。

    “妈的,张耀祖你特么不想活了吧?”郭葱怎么也想不到,这家伙敢让自己出去,老子平常来的时候,跟你送多少消费,老子还在你这里办了至铜会员卡,这海北能够在这里有至铜会员卡的,不出十个。

    竟然敢让老子出去,你特么不想在这个位置坐了吧?那老子不介意用用手段,让你的总经理位置,换成我兄弟王岩做。

    王岩是部门经理,而张耀祖却是总经理,仅次于这酒店总监的位置,可以说是一人一下,千人之上。

    “郭葱,我再说一次,离开。”张耀祖现在没有心情和郭葱扯淡,找事找到言少和风少身上了,别说是你来了,就是这海北有名的大佬级别人物来了,也不敢这样说话,甚至称呼言少他们为杂碎,真是不知死活。

    “王岩,你现在不是酒店部门经理了,你被开除了。”张耀祖现在极其生气,虽然不知道王岩和这位凌天宇之间发生了什么事情,但就刚刚发生的事情而言,这件事要是传到总监耳朵内,那自己可就吃不了兜着走了。

    “老张,这位郭葱你很熟悉?”一直未开口的南风开了口,质问着张耀祖道。

    “不……不是很熟悉,经常来这里消费,只能算是认识,是这里的至铜会员。”张耀祖马上撇清关系,这位可不是他可以惹的,这家酒店,就是人家的地产,这可是小祖宗啊,老子特么还在人家手下混呢。

    风少看样子已经是生气了,郭葱,你特么要是让老子没了这总经理的位置,老子饶不了你。

    “你现在给我立刻将他的至铜会员卡消了,这个人要是再让我在这里看到,你特么卷铺盖滚蛋!”南风冷冷的下了话。

    “是是是。”张耀祖吓得满头大汗,幸好没有怪罪自己,不然怎么解释都不知道。

    “草!兄弟们,给我上。”郭葱现在已经气的上头了,这小子算哪根儿葱,竟然这么狂,还要消了自己的至铜会员卡,真以为你是天王老子啊?

上海时时乐出号走势图 www.suction-hook.com

上海时时乐出号走势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