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宇哥,我不走。”东方言还就不走了,他知道自己宇哥是聪明人,也听出来了段燕青刚才说的事情有些严重,可要让自己丢下兄弟而走,不可能。

    不说现在不可能,就是以后,未来都不可能。

    段燕青和父亲段鹏程好奇了,可以让东方家族二少爷称哥的,不多,海北两少的名声不是白来的,东方言可不是什么纨绔子弟,他精明的很。

    只是这位穿着普通的人到底是谁?可以让东方言这么尊敬,甚至不怕引起来两家的矛盾冲突。

    “你先走,没事。”凌天宇拍了拍东方言的肩膀,他不信段家能怎样自己。

    东方言还是不愿意走,可自己宇哥的话,不能不听,只得暂时先离开,自己没有办法解释,那我老子过来,你段燕青总该听吧。

    东方言忙告别自己宇哥,离开了急救室处,拿起来手机拨通了自己父亲的手机号。

    段燕青要是敢动自己宇哥,就算引起来两家的矛盾也在所不惜,那也得报仇。

    谁动自己宇哥,那就是动老子。

    够兄弟。

    “我不知道你是谁,我也没兴趣知道,我只知道你骂了我女儿,还伤了我女儿,这件事可不能这么善了。”段燕青走到凌天宇跟前,要不是这里是医院,他现在就想动手。

    “段董事长,你连解释的机……”

    “砰!”

    突然急救室的门打开,凌天宇的话没有说完,忙扭头看了过去,只见段嫣然被推了出来,之前进去的那个五十多岁的老医生摘下了口罩。

    “院长,您在给丫头医治!?”一直未开口的段鹏程看到那老医生很是意外,海北第一人民医院的院长赵祥德亲自出手,真是不可思议。

    看来丫头没事了。

    “院长?!”凌天宇有些意外,这老头儿竟然是院长。

    “我正好还没有离开,就来了,放心吧,没事。”赵祥德示意段鹏程放心。

    “让他走吧。”段鹏程看了看大孙女,除了脸色有些苍白外,也到是没有事情,这件事就算了吧,况且也送到医院了,可能是个意外,不然的话,东方家族的二少爷怎么会在这里?至于骂的事情,也没有必要追究,年轻人冲动很正常。

    “哼!”段燕青听自己父亲都这样说了,只得不甘心的放凌天宇走,不然的话,绝对让他吃不了兜着走。

    “爷爷,他可是骂了我,让我滚蛋,还伤了姐姐,那耳坠都刺入姐姐腹部了,我不许您放走他,我要打烂他的嘴。”段欣欣不依了,放他走不可能。

    “那耳坠是你刺入的?!”此话一出,赵祥德一脸的动容,仿佛遇到了什么似的。

    “是。”凌天宇点了点头,掏出来烟,点了一根儿,有些好奇赵祥德的动容,刺入了又怎样?那是止血用的。

    “院长,怎么了?”段鹏程好奇,难不成还有后遗症?还是说出事情了?竟然这么动容。

    赵祥德却没有甩段鹏程,而是激动的走到凌天宇跟前,着急的问道:“你学过医术?”

    “略懂。”凌天宇搞不懂他这么激动干么,也就回了一句。

    “略懂?”赵祥德闻言,有些不信,那耳坠刺入的穴位恰恰好,看似是刺入了一个穴位,实则是刺入了两个穴位。

    他取出来的时候,那耳坠弯了两个弧度,在体内最里面一个穴位也刺入了,和体表的穴位一连,正好止血,这也叫略懂?

    这只有对穴位,或者针灸使用到炉火纯青后才可以做到。

    “丫头,你确定那个耳坠是他刺入的?”赵祥德不解,略懂的话是做不到的,忙问段欣欣,再次确定是不是他刺入的。

    “是啊,就是他刺入的,我亲眼看到的。”段欣欣摸不着头脑了,赵爷爷怎么了?每次来自己家的时候,都没有见过这么激动,对一个刺伤自己姐姐的人反而如此激动,甚至还跟他说话,您可是院长,他什么东西?

    “小伙子,你到底是略懂还是会?”赵祥德很是认真的问道。

    “院长,到底怎么了?”段鹏程父子俩儿不解了,从未见过他这样啊。

    “你们好好感谢人家,伤口刺的很深,血肯定会流的不少,那耳坠刺入的正好,达到止血的作用。”赵祥德解释了解释,他做手术的时候,对段嫣然感到幸运,要不是那耳坠,肯定就危险了。

    “啊!”赵祥德一番话,让段鹏程三人震惊,他不是故意的啊?原来是有意的,院长的话不可能有假,那就是误会人家了。

    “小伙子,你到底会不会?别打马虎眼。”赵祥德才没空搭理段鹏程他们,他现在需要知道凌天宇到底会还是不会?

    “会。”凌天宇虽然不知道这老头儿什么意思,也就如实回答。

    “走走走,我们去办公室,我有事情请教。”赵祥德见凌天宇承认,激动的拉住他的手就往办公室的方向走,竟然刺的这么准,肯定不简单,说不定是哪个高人的弟子,必须好好的请教请教。

    “我跟你并不熟,我还有事情要办。”凌天宇却甩开了赵祥德的手,正好段家的人也来了,不如借此机会想办法留在段家,当个保安也可以,只要护住老头儿的后人就可以了,况且在路上的时候,他偷偷的给段嫣然把脉了,还真有病。

    肯定得治了,不然对老头儿就食言了。

    “那……那这样,我留下你的手机号,到时候有空我们见见面。”赵祥德可不会轻易放凌天宇走,自己可是院长,还这么主动,他竟然一点儿都不动心,肯定在医术上有本事,幸好自己没有以貌取人,不然的话,真有可能会错过。

    凌天宇就搞不懂了,这院长有毛病吧?无奈,只得留下手机号,这才脱身。

    可这一幕,让段鹏程三人傻眼了,院长竟然会主动要联系方式,这太阳打西边儿出来了吧?就凭您在海北的地位,哪个有头有脸的大人物不得给面子啊?

    凌天宇将嘴中还没有抽完的烟头儿踩灭,走到段鹏程跟前,主动介绍道:“我叫凌天宇,头一次见面,你好。”

    段鹏程有些迷茫,搞不懂凌天宇介绍自己干什么,难道是来要救人的钱的?

上海时时乐出号走势图 www.suction-hook.com

上海时时乐出号走势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