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一旁的段燕青很是好奇,他这么主动什么意思?难不成是为了要救人的钱?

    段燕青和自己父亲段鹏程想法如出一辙,毕竟他们段家也是在海北有头有脸的家族,巴结的人多了去了。

    凌天宇的手还在外面伸着,段鹏程根本没有和他握,这让他很是尴尬。

    “你稍等一下。”段燕青对着凌天宇说了一声,走到一边儿,拿出来手机拨了一个号码。

    “让人立刻送上来一百万现金。”段燕青吩咐在医院外的人,不管怎么说,就这么让人走了,的确有些不好意思,毕竟人家救了自己女儿。

    “哼!”段欣欣可没有好脸色,即便救了自己姐姐又怎样?骂姑奶奶的,你还真是第一个,我家里人放了你,我却不会放你,赶明得让你付出代价。

    很快,一个身穿黑色西装,戴墨镜的男子提着一白色箱子走了过来,站在了段燕青身后。

    “给他。”段燕青吩咐自己的人道。

    西装男子点头,打开箱子放在了凌天宇跟前。

    “这是你救我女儿的费用,这一百万够用了吧。”段燕青看着凌天宇,这一百万够你奋斗很多年了,也算是不亏待你。

    “哼!穷鬼!”段欣欣嘲讽了一句,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竟然还死皮赖脸不走,要费用,一看就知道是个穷鬼。

    凌天宇哭笑不得了,你们是段家的人,那自然就是我要保护的人,真以为老子救人是为了钱啊,太把自己想的肤浅了吧。

    “怎么不够啊?”段燕青见凌天宇无动于衷,还以为不够,拿出来笔又写了一张百万的支票,扔在了钱箱内。

    凌天宇差点儿没有忍住笑出来,这钱对自己没有多大用。

    “还不够?”段燕青有些生气,做人太贪了吧。

    “喏,再给你一百万,三百多万在这海北也算是一个有钱人了。”段燕青又写了一张支票,扔在了钱箱上,再多的话,可别怪自己翻脸了。

    “喂,我说你要不要啊?别以为你救了我姐姐,就觉得我们段家欠你恩情似的,你算老几?”段欣欣看不下去了,这家伙太贪了,做人做到这种地步,可不是什么好事情。

    “小伙子,拿着这三百万走吧,做人不可太贪心。”段鹏程还比较容易说话,毕竟是一个长者。

    “丫头,我都没有开口说话呢。”凌天宇白了一眼段欣欣,这丫头迟早得嘴上惹祸。

    “那你拿钱走啊?还赖在这里干什么?”段欣欣没好气一声道,不走那就是嫌钱不够,乡巴佬。

    凌天宇真想伸手扇她,想了想还是算了,毕竟自己要保护段家的人,人家段鹏程都不和自己握手的,多尴尬,只能另找机会了。

    “钱我不要。”凌天宇现在也不知道该怎么开口,也没有合适的理由,只能先离开,先解决郭葱的事情。

    “好奇怪的小子。”段鹏程和儿子段燕青很是不解,不要钱,那干什么不走?真是奇怪了。

    不过好在嫣然没事儿,先回病房看看再说。

    凌天宇来到医院外,发现东方言还在,这让他好奇了,不是让他回去了么。

    “宇哥,他们没有怎么样你吧?”东方言正在医院门口等自己父母过来,自己父母过来,相信段燕青会给点儿面子的,解释的机会都不给,欺负人是吧?

    “没事。”凌天宇摆了摆手,示意他没事,自己这兄弟算是交定了,讲义气就够了。

    东方言闻言,见自己宇哥没有什么伤,和自己父母打回去了电话,让他们不用来了,这把凌天宇意外的不轻,感情请他父母来了,为了自己不惜将父母搬出来,也不怕引出来两家的矛盾,得此兄弟,够了。

    “先回酒店。”凌天宇看了看时间,郭葱的事情还没有解决呢,一次得让他长记性,以后见自己一次就怕一次,狗,一棒子得打怕它,不然,见你一次咬你一次。

    很快,东方言开车和凌天宇回了酒店,南风已经在等候。

    “他呢?”凌天宇接过来南风递来的烟道。

    “在房间里面,他的那些兄弟都被扔出去了,我提前在房间收拾了他一顿,这小子欠收拾。”南风吐出一口烟雾,很是不爽道,找事儿找到自己宇哥身上了,不知死活。

    三人来到酒店的包间内,看到郭葱被绑在椅子上,鼻青脸肿的,显然南风教训的他不轻。

    “看什么看?!”南风见郭葱瞪着自己宇哥,一耳光抽了上去,满嘴牙差点儿抽掉。

    “我教训你的兄弟,那是他们活该,一个嘴欠,一个让我不舒服,你兄弟常洪的手,是我一根一根掰断的。”凌天宇拿起来一旁的椅子坐在了他的跟前冷笑道:“想知道为什么么?”

    “妈的,有本事你放了我,我叫兄弟能死你!”郭葱还真爷们儿,愣是不知道自己的危境,还敢威胁凌天宇。

    “特么的!还敢威胁我宇哥!”东方言和南风一听,暴脾气上来了,真把他们俩儿看成摆设了啊?

    “你们别动。”凌天宇二指夹着烟,示意自己兄弟稍安勿躁。

    “啪!”凌天宇点了一根烟,亲自放在了郭葱嘴中。

    郭葱见此,笑了,看来你怕了,也是一个胆小鬼,也就能打点儿,等老子离开,多带点人过来,虐死你。

    “小子,识相的就放了我,看在你前女友秦天依的面儿上,我就勉为其难的让你只断一条手臂一条腿,不然剁碎了你。”郭葱来带人报仇的时候,常洪把之前在出租房时,被掰断手指头的事情也说了,也知道秦天依是他的前女友。

    不过说实话,他的前女友的确很吸引人,那两条大长腿就是自己都会忍不住的想要玩一把,可惜,被自己兄弟霸占了。

    “前女友?”郭葱一番话,让东方言还有南风很是意外,谁是自己宇哥的前女友啊?怎么没有听自己宇哥说过?

    “小风,调查他的背景没有?”凌天宇起身站了起来,询问着南风道。

    “没有。”南风还真没有,只顾着收拾他了。

    “这样啊。”凌天宇吐出一口烟雾,转身一脚猛然间踢在郭葱的脑袋上。

上海时时乐出号走势图 www.suction-hook.com

上海时时乐出号走势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