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顷刻间,偌大的厂房,只剩下了凌天宇,豪哥,至于豪哥的人,全部被带了出去,东方言他们知道,自己宇哥要解决,甚至让他们出去,也肯定有原因。

    “嫂子,你先在车里面坐会儿。”东方言二人搀扶着苏若馨来到法拉利内,让她坐了下来,全身湿漉漉的,不能感冒了。

    豪哥的兄弟看到这一幕,吓得不敢吭,甚至大气都不敢喘息一个,刚才他们豪哥被打的摁在地上的时候,听到了四个字。

    那四个字他们听的清清楚楚的,这两位是传说当中的海北两少,谁知道教训个人,会惹到他们两位祖宗,他们可从未见过海北两少的真容,这都是有身份的人,根本不是他们可以见到的。

    自己豪哥都震惊的不敢吭了,甚至反抗都不敢反抗,他们都是跟着豪哥混的,自然屁都不敢放了。

    “你们挺牛的啊?”南风走到红裤男子跟前,也就是小白跟前,俯视着他,动人动到他们宇哥头上了,还真是不知死活。

    小白那敢吭声,耸拉着脑袋,跟个泄了气的皮球一样,西装男子等人也好不到哪里去。

    “特么的!”突然,东方言怒了,嘴中抽的烟都扔在了地上,手中的手机也摔在了地上,这把南风吓了一跳,怎么了?这么大的火气,手机都摔了。

    “嫂子,我们宇哥的哥哥是他撞死的?”东方言刚才正在看手机,翻到了那天让全叔调查到豪哥的事情,他之前没有怎么看,认出来就是让调查的豪哥后,毕竟那天无意中传送给自己宇哥的时候,看了两眼,正好看到了照片,这才认了出来。

    可越是往后面看,越是震惊,自己宇哥叫凌天宇,里面调查到的,七年前撞死了一个叫凌天飞的,这和自己宇哥只相差一个字,难怪自己宇哥让调查。

    当初还在监狱的时候,问过自己宇哥家人,但没有说,原来情况是这样,难怪自己宇哥不说。

    苏若曦不知道东方言是怎么知道的,看情况天宇没有告诉他。

    “嗯,八年前,天宇判刑后,住进去,结果父母去世了,他哥哥天飞就出了车祸。”

    “那个豪哥酒后驾驶,撞到人了,还开车碾了过去,还要赔钱,说蹭了他的车。”苏若曦说到这里,就痛苦不堪,多少个日日夜夜在哭泣当中度过。

    “什么?!”此话一出,南风当场怒了,东方言更是怒的全身打着颤,欺人太甚。

    “给我全特么打瘫痪,欺负人也特么不撒泡尿照照自己。”东方言撂了狠话,这么欺负人是吧,好,那就好好的让你们知道什么叫做欺负。

    东方言话一下,小白等人全部被废了四肢,废了他们也好,他们平常没少欺负人,算是为社会除了一些人渣。

    “一辆破法拉利,还特么赔钱,给我砸了!”南风的脾气更是暴,让人直接上,不就是一辆法拉利么,能值多少钱,酒驾还有理了,撞到人,还直接碾过去,啥特么素质?

    厂房内,凌天宇看着躺在地上的豪哥,要不是现在是法治社会,他直接就宰了他了。

    可他不会,他要他痛苦一辈子,与其杀了他,不如让他痛苦一生,这才是最好的报复。

    “酒驾,撞了人,还不停车,碾死我哥哥,这条命,你得给我还回来。”凌天宇不在留手,一手拽住他的头发,拖着他来到一根铁柱子跟前,将他绑了起来。

    “大哥,大哥……我……我不敢了,我赔钱,求求你,别再打……打我了。”豪哥实在是受不了了,凌天宇太狠了,本来后背上就有伤,又被他狂揍了那么长时间,自己哪能受得了。

    “好啊,那你还回来我哥哥的命,我就不打你。”凌天宇握着他的脖子,双眼内都是杀人的气息,就算不能杀他,也要他痛苦一生。

    “我……我……大哥,人死不能复生的。”豪哥现在想死的心都有,他又不是电视剧里面的神仙,上哪儿复活人去,这不是难为他么?

    “你也知道人死不能复生啊,我特么以为你不知道呢?”凌天宇彻底爆发了,父母被自己活活的气死,就一个哥哥了,还特么让你酒驾撞死,我不信当时送到医院会救不活。

    “咔嚓!咔嚓!”

    “啊!”

    凌天宇直接拧断了他的双臂,老子今天要是不让你痛不欲生,就跟你姓。

    “求…求你了,不要……不要……”

    “砰!”

    “咔嚓!咔嚓!”

    可惜,凌天宇无视他的求饶,直接一记甩腿,断了他的双腿,不能杀你,也要你尝遍痛苦。

    豪哥现在痛苦的只求一死,这么折磨人,是谁都受不了。

    “欠别人的,终究要还回来的。”凌天宇不带任何感情的说道。

    如今更是打断了苏伯伯的腿,还带走自己嫂子,真以为自己好欺负是吧,不能饶了你。

    “我……我……”

    豪哥现在疼的都没有力气说话了,他现在只想死,他现在算是知道,什么叫做痛苦,什么叫做求生不得,求死不能了。

    “欺负我嫂子,我让你后悔一辈子!”凌天宇说完,双眼大放精光,一膝盖顶了上去,废了他裤裆内的东西,让他断子绝孙。

    在别人眼中,凌天宇这么做太过心狠手辣,可是撞死人家哥哥,又欺人太甚,这不比断子绝孙差多少。

    再说了,这种人有多人渣,完全超出想象,毁在他手中的女人没有一千也有几百了,甚至许多家庭因此支离破碎,让他断子绝孙也是好事。

    凌天宇看着豪哥疼的晕过去,没有再动他,这件事还不算完,撞死人,无缘无故没事了,哪有那么简单。

    这背后肯定有他家里人在插手,撞死人,非但没有悔改之心,还变本加厉,跟他的父母脱不了关系。

    凌天宇擦了擦手上的血液,推开厂房门走了出来。

    东方言二人看了一眼里面的情况,看到豪哥被捆在铁柱上,打的半死不活,没有任何同情。

    “天宇。”苏若馨双手扶着车门站了起来。

上海时时乐出号走势图 www.suction-hook.com

上海时时乐出号走势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