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给我上,往死里揍!”被抬着的人当中,有一个正是小白,脑袋包扎着纱布,四肢打着石膏,像个受伤的小丑一样。

    小白一番话,全部人围了上去,拳头一个接一个上去,完全是照死里揍。

    凌天宇本想着,这里是医院,算了,毕竟是公共场合,可他们都不顾及了,自己还顾及个屁啊,直接一拳一个,全部撂倒,路过的病人,医生,护士看呆了,这下手速度也太快了,在医院打架,说大不大,说小不小。

    “咕噜!”小白等人,目瞪口呆的看着这一幕,纷纷艰难的吞咽了一口口水,四肢骨折的疼痛都忘记了,这小子什么怪胎啊?一拳一个,自己这些兄弟反抗的余地都没有。

    完了完了!该自己了!

    小白看着凌天宇朝着他们走过来,知道轮到他们了,到想走,四肢打着石膏,也走不了啊,干脆闭上眼等着挨揍吧。

    可凌天宇没有动他们,只是蹲在他们跟前,伸手点了一根儿烟。

    “你们都来医院了,相信你们豪哥也来了吧?”凌天宇吐出一口烟雾,继续道:“我让你们带的话不知道你们带到了没有?”

    小白等人那敢说话,凌天宇太可怕了,打的自己兄弟都在地上躺着惨叫呢,下手太狠了。

    “看来是没有说啊。”凌天宇见他们不说话,也知道他们没有把话带给豪哥的家人,那只能自己去找他们了,无所谓,反正结果也只有一个——死。

    “以后别让我再见到你们,再敢找我嫂子一家人的事情,我让你们一辈子躺在床上,成为一个废人!”凌天宇拿下嘴中吸的烟,直接摁在了小白的脑袋上,将其摁灭。

    谁再敢动他嫂子一根儿手指头,亦或者一根汗毛,不会轻饶。

    小白忍着烟头儿烫的疼痛,点头如捣蒜一般快,目送着凌天宇离开。

    直到凌天宇不见,小白几人如同被死神释放一般,松了一口气,后背的冷汗都出了一背。

    凌天宇来到病房内,苏金华并没有休息,正在喝着一杯热水,只是看到凌天宇进来,有些恨铁不成钢罢了,但也没有说什么。

    苏若曦去打热水了,还没有回来,病房是单独的高级病房,凌天宇也不知道该怎么开口,只能站在窗户处望着医院下的人流。

    “没事儿就去找工作,别跟个无业游民一样。”苏金华教训着凌天宇道,出来了,不赶紧找工作,还愣着干什么?

    “知道了。”凌天宇明白苏金华的好意,自己也不小了,也该去找个工作了。

    他并不需要找工作的,他的任务就是医治好老头儿的后人,再暗中保护好他们,等修炼实力够了,就去修真界。

    直到苏若曦回来,凌天宇才说起来话,也只是三三两两的聊几句。

    中间医生来过几次,查看苏金华的情况,赵祥德还别说,真的挺给凌天宇面子的,病房单独住,医生一下午就来病房不下三次,这个情他记住了。

    晚上七点整,凌天宇离开了医院,开车赶往了今天段燕青发的地址。

    凌天宇将车开进了一处别墅区,比起来他兄弟给他准备的别墅还要好上数倍,起码四千万买不起,全部是仿古式的,而且和现在建筑风格结合的很好,不失典雅,又不失现代风格,恐怕这一套别墅没有五千万是下不来的。

    “二十号别墅!”凌天宇开着车按着导航仪走,将车停在了二十号别墅跟前。

    他来之前,给段燕青发了信息,所以停车的时候,段燕青已经在别墅门口等他了,还有他的父亲段鹏程,到没有见段欣欣。

    “快请。”段燕青绅士的做了一个请的手势,凌天宇只是点头,走了进去,一桌好菜已经备好,还有一瓶上好的红酒,看来准备十足啊。

    “嫣然醒了吧?”段鹏程亲自给凌天宇倒上酒,问着自己儿子道。

    “已经醒了,在楼上。”段燕青回道,起身上楼去叫她。

    段嫣然醒了后,就被接回来了,他们段家请了私人医生,还是最好的医生,虽然有钱住医院的高级病房,医院毕竟是医院,还是很乱的,不如接回来住。

    今天凌天宇碰到段燕青,是去处理出院手续,这才有了邀请这一说。

    没多久,段燕青从楼上下来,段嫣然坐在轮椅上从楼上抬了下来,段欣欣也在。

    段欣欣看到凌天宇,多少有些不好意思,毕竟误会人家,还打了人家一耳光。

    “我给你介绍一下,这是我大女儿段嫣然,这是我小女儿段欣欣。”段燕青主动给凌天宇介绍起来,“嫣然,多亏了人家,不然你早就小命不保了。”

    段嫣然看着凌天宇,莞尔一笑,虽然伤口还疼,但勉强忍得住,肯定不能喝酒了,所以端起来水,感谢道:“谢谢。”

    “不客气。”凌天宇端起来酒杯,喝了一口,果然是海北的第一美女,老头儿长得可不怎么样,没想到后人竟然这么漂亮。

    秦天依跟人家比起来,差的不是一星半点儿,简直一个天一个地。

    “还不知道你叫什么名字呢。”段嫣然笑着问道,光知道自己父亲说今天他要来,也没有说名字。

    “凌天宇。”凌天宇回了一声。

    段嫣然微微一笑,吃了一口菜,便没有再说话,凌天宇见此,也没有主动说什么,也简单的吃了起来。

    “凌先生,你是干什么工作的?”段鹏程主动举杯和凌天宇碰酒问道。

    “我刚回来,还没有找工作。”凌天宇笑着回道,他可不会说刚从监狱回来。

    “这样啊。”段鹏程闻言,若有所思的点了点头,双眼内闪过一抹精光,道:“不如来我们家的公司吧,我大孙女是墨羽香水公司的总裁,你什么毕业啊?”

    “好机会。”凌天宇笑了,真是想什么来什么,正好借此机会进入公司,也好接近他们段家,老头儿走的时候是说让他保护好他的后人,可后面还有一句话,让他尤其保护好这位总裁。

    正好借此机会进入公司,有什么事情发生,自己也可以很快知道,也能够先治好她的病。

    “我大学没有上完,就辍学了。”凌天宇如实回答,他本就是没有上完大学。

    “这样啊。”段鹏程有些失望,现在学历很重要的,那他就只有一个高中毕业证了,进的话,即便可以给他安排,也难免不服众,一问什么学历,高中,其他人没有意见才怪。

    可要是安排的寒酸了,也对不住人家出手,况且连第一人民医院的院长都跟他说客气话,还主动要手机号。

    赵祥德什么人?那是海北有身份的人都要巴结的人。

上海时时乐出号走势图 www.suction-hook.com

上海时时乐出号走势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