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段嫣然把该叮嘱的都叮嘱了,继续处理手中的工作。

    凌天宇悄悄地瞥了一眼在工作的段嫣然,有些担心,喝那么多药,这身体能受得了?是药三分毒,这不是说说的。

    看来得必须能清楚她体内是什么病了,不然真出什事情,自己难辞其咎,也算是对老头儿的叮嘱失言了,这可不是自己的性格,也不是自己的做事风格。

    信守承诺,这是一个人的底线,更是一个男人的底线。

    凌天宇坐在沙发处,查了查记下来的那些药。

    “清热解毒?!”凌天宇一查,这些药都有一个共同的药效就是清热解毒,怪了。

    看来还得仔细给她把脉,先看看到底是什么病,需要喝这多药,每天喝这么多,得喝死不可。

    下午三点钟,凌天宇亲自给段嫣然倒了一杯水,趁着放水杯的时候,右手故意从她的右手上划过,手指轻轻的触碰了一下。

    “脉搏不稳啊!”凌天宇趁机给她把了脉,一眼看了出来,又低头看了一眼她的大眼睛,发现眼睛内有血丝,虽然很少,仔细看,依然能够看出来明显有的。

    “嫣然,我看看你舌头。”凌天宇半坐在办公桌上,看着段嫣然道。

    “看我舌头干什么?”段嫣然闻言,抬起来那张绝美毫无瑕疵的脸颊很是好奇,没事看自己舌头,真是奇怪。

    “你伸出来我看看就好了。”凌天宇没有跟她解释,他必须看一眼才行,才能确定到底什么病。

    段嫣然虽不解好奇,但还是乖乖的伸出舌头,让凌天宇看。

    “正常啊,怪了!”凌天宇看了一眼,这舌头很健康,没有一点儿病的迹象,就脉搏不稳,没有什么问题,可喝这么多药是为什么?

    清热解毒,只有体内湿气过重才会喝,要不就是感冒,她这模样肯定不是感冒,也不可能是湿气过重。

    难不成自己把错脉了?

    不可能,继承老头儿所有的本事后,自己专门实践过的,肯定是自己没有深入检查,看来得找个机会了,只能这样了。

    一直到晚上下班,凌天宇送段嫣然回家,才返回自己的别墅,洗了洗澡,八点整来到了宋烟舞说的地方,没有想到竟然是海北理工大学后门这片小吃街这里,这是个大广场,春夏秋冬,除了寒暑假这里不热闹,几乎晚上的时候,都是热闹非凡的。

    “天宇哥,我请你吃火锅。”宋烟舞一身紧身衣,将她魔鬼一般的身材展现的淋漓尽致,再加上一副清纯的绝美脸颊,也算是不可多得的美人儿,虽没有段嫣然那么漂亮的遭人恨,可一样是校花级别的。

    凌天宇自然没意见了,这里他也来过,虽然仅仅个把月而已。

    “两位。”宋烟舞轻车熟路的来到了王婆大虾,定了一张在角落里面的桌子,现在人还不多。

    “天宇哥,这里的大虾特好吃,尤其是麻辣味儿的,我在学校的时候,和室友没少来。”宋烟舞亲自给凌天宇倒了一杯果汁,很是怀念学校的时光,一转眼已经毕业三年了,真想去学校转转。

    最美不过学生,无忧无虑的,没生活费了,给家里要,也不会为了生活而四处奔波,如今也都是社会人了。

    “嗯。”凌天宇喝了一口果汁,点了一根儿烟,这里他来过,而且还是一处痛苦之地,当初就是在这里替秦天依的弟弟报了仇,常洪就是在这里被他摁在地上狠揍的,还就在他现在坐的位置对面,真是想不到,会在这里吃饭。

    这一切只能说是天意吧。

    “你们的中份儿。”很快,一个服务员端着热气腾腾的中份儿麻辣锅放在了桌上,开火,菜也都上齐了。

    “天宇哥,谢谢你,要不是你,我就失业了。”宋烟舞端起来果汁,很是真诚的感谢着他。

    凌天宇端起来杯子,和她碰了一个,举手之劳而已,况且你可以当着那么多人的面儿站出来为自己出头,就值得自己帮你,再说了,也只是还原真相罢了。

    “天宇哥!”刚吃了不到一半儿,一声惊讶声响起,凌天宇很好奇,这声音似曾相识,好像很久之前听过,抬头一看,有些不可思议,竟然是秦天依的弟弟秦天浩,没有想到,他在这里。

    “天宇哥,你出来了?!”秦天浩看到凌天宇,激动的不轻,忙坐了下来,当年要不是天宇哥,自己还指不定得挨揍挨到什么时候呢,一直想去说声谢谢,甚至想去探监,可没有人告诉他在哪儿,也就一直耽搁了。

    “嗯。”凌天宇微微一点头,秦天浩人还算不错,至于秦天依就算了。

    宋烟舞看着秦天浩,好奇他们怎么认识啊,他是这里的老板,经常来吃,也算是认识,可没有想到,秦天浩认识天宇哥,真是奇了怪了。

    不过一想,天宇哥也是海北理工大学的,尽管只有个把月,来过这里,也有可能啊,认识也是很正常的。

    “天宇哥,你不是和我姐姐在一块儿么,怎么没见她啊?”秦天浩很是意外,竟然和另外一个美女来了,难道自己天宇哥移情别恋了?

    不该啊,自己天宇哥不是那种人的。

    “回头我们再聊。”凌天宇聊到秦天依,想都没有想,直接转了话题,低头和宋烟舞吃起来大虾。

    秦天依这个女人,他不想再讨论,也不想再听到有关她的任何话,一提她就觉得恶心愤怒。

    秦天浩不知道该说什么了,只能离开忙碌店里的事情,他现在是老板,一天一到晚上的时候就忙不过来了。

    “喂。”秦天浩来到后厨,拨通了自己姐姐的手机号,自己姐姐怎么没有来呢?自己只知道判刑八年,一直算着时间呢,知道该出狱了,自己不止一次问过姐姐,可就是不说在哪儿。

    “天浩怎么了?”秦天依接通道。

    “姐,你现在在哪儿?”秦天浩听到手机里面乱糟糟的,跟在KTV差不多。

    “在外边,有什么事情就说。”秦天依在洗手间内依偎在一个陌生男人怀中,两腮绯红。

上海时时乐出号走势图 www.suction-hook.com

上海时时乐出号走势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