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上海时时乐出号走势图 > 花都最强医神 > 第44章 得先问问老子!
    凌晨六点,凌天宇从走廊内的座位上去了卫生间,用凉水激激了脸,洗了洗一脸的劳累,去了赵祥德的办公室,昨天回到医院的时候,给他打了电话。

    “快坐。”赵祥德看到凌天宇,忙给他倒上一杯刚泡好的茶水,也坐了下来,亲自找自己,可是三生有幸。

    “你和段家的人熟不熟?”凌天宇点了赵祥德递过来的烟问道,看那天他和段鹏程说的话,肯定有交情,可能还不浅。

    赵祥德到是有些好奇了,让自己这么早来就是为了问和段家的人熟不熟?难道段家的人和他有什么矛盾不可?

    还是说那天冤枉人家的事情?那天段欣欣那丫头的脸色可不是多好,自己还是能够看出来的。

    “很熟,有什么事情?”赵祥德虽然有些不解为什么,但还是如实回道。

    凌天宇一听,松了一口气,既然很熟悉,那么应该会打探到什么。

    “那段嫣然身上有病你知道不知道?”凌天宇吐出一口烟雾问道,段嫣然现在的情况,估计是支撑不了多长时间了,自己必须提前赶快解决。

    “你怎么会问这个?”赵祥德瞬间脸色变得难看起来,甚至眼睛内还带着一种恐惧之色,这让凌天宇感到一股不详的征兆,估计事情大条了。

    看他这表情,段家是求过他,不然的话,也不会有这种表情和眼神出现。

    “你只需要告诉我就行了。”凌天宇喝了一口沁人心脾的茶水道,只要让自己知道病,他就有把握治好。

    “咕噜!”

    赵祥德起身端起来茶杯,走到窗户处,喝了一口,沉默了下去,这让凌天宇好奇了,知道就说,这有什么的,难不成这件事还涉及到什么?

    “告诉我吧。”凌天宇起身走到他的身旁,淡淡的看了一眼他,自己答应过老头儿的,要是做不到,食言了,哪天见了他,无法和他交代啊,也有愧于他传承给自己的一切。

    男人,必须守信,不然就不配做一个男人。

    “你为什么要问这个?”赵祥德再次问着凌天宇,这个病他知道,而且知道的很清楚,可他答应过段家的人不能说的,这件事太重大了,涉及到了很多利益,偏偏段嫣然还是其中最重要的一个。

    海北的家族情况有些复杂,段嫣然的人生轨迹已经被规划好了,就是段鹏程父子,身为她的亲生爷爷和亲生父亲也改变不了的。

    苦了这丫头了,他和段鹏程是多年的老朋友了,说是老朋友,到不如说是老兄弟,不然的话,那天也不会亲自给段嫣然做手术了。

    “不用问为什么,只需要告诉我就可以了。”凌天宇不会说任何理由,无论谁问,都不会说,他能说的,就是一个承诺,就这么简单。

    赵祥德闻言,看着凌天宇,不知道该怎么办。

    说实话,他看不透凌天宇,但就冲那天的穴位,他可以肯定,凌天宇的医术了得,或许他可以医治好也不一定,但不能医治,尽管自己医治不好,可一旦医治好后,反而会将她推到万劫不复的深渊内。

    “好,我破例一次。”赵祥德见凌天宇这么坚持,走过去,将办公室的门锁上,生怕有人进来,甚至窗帘都拉了上来,凌天宇看到,知道这病恐怕有些严重,不然赵祥德不会如此做的。

    “你答应我,你知道就好了,不要说出去。”赵祥德极其严肃的看着凌天宇,这病真的太重要了,尽管自己医治不了。

    “好,我以我的性命发誓。”凌天宇举起右手,发誓道:“我凌天宇要是说出去今日所知道的,天打五雷轰。”

    赵祥德见此长舒一口气,仰头将水杯内的茶水一饮而尽。

    “段家,在海北也是一个大家族了,没有人敢惹,可海北的家族太多了,甚至势力也很复杂。”

    “其它的我就不说了,嫣然体内的病是遗传病,说是遗传病到不如说是有人故意而为之。”赵祥德一脸的绝望,好好的一个女孩儿竟然要落下这样一个下场,真是老天不长眼。

    “故意而为之?”凌天宇闻言,眉头微皱,有人故意的,是谁?可又为什么说是遗传病?

    这自相矛盾啊。

    “既然是遗传病,又为何说是故意而为之?”凌天宇问道。

    赵祥德知道凌天宇会这么问,便解释了解释。

    凌天宇当场差点儿炸了,竟然是傀儡,特么的,这是修真界才会用的,找死!

    别让老子知道是谁,不然剁碎了他不可。

    要是说只是傀儡他肯定不会如此愤怒,这傀儡不是我们认为的那种傀儡,而是采阴补阳,说白了,类似于食物。

    一旦时机成熟,那么将会被送到指定地点,然后当成祭祀物送出去。

    而下场只有一个,被压榨干,被采阴补阳后,再吞噬掉一身的血液,最后变成干尸。

    已经快要到时间了,她从出生后,体内就被种下了一种药,说是药,不如说是毒。

    这种药会慢慢的将段嫣然体内的血液净化成一种带有浓郁的至阴之液,为的就是在段嫣然破身后,至阴之力更加浓郁,更好的吞噬。

    段嫣然的下场只有一个,那就是受尽胯下之辱,再被硬生生的吞噬掉全身的至阴之液。

    赵祥德说的时间快到了,就是说段嫣然体内的血液快要转变成至阴之液,而转变的过程,会带给段嫣然肉体上的疼痛,如果不喝药压制,那么会被疼死。

    “还有多长时间?”凌天宇将烟头扔在了烟灰缸内问道。

    “半年,或许会更早。”赵祥德回道,这件事不可能改变的,这是不成文的规定,也是五大家族早就立下的规矩了,每隔五十年要送一个过去,而转变成至阴之液,需要十年,甚至更久,所以准备的时间很长。

    五个家族轮流来,段嫣然正好是,这件事段家无能为力的。

    凌天宇深深得呼出一口气,整理了一下衣领,他没有心思知道另外四个家族是谁,也没有兴趣,要送段嫣然过去,那得先问问老子的拳头答应不答应,老子到想看看,是个什么东西,采阴补阳老子管不着,可动段嫣然不行。

上海时时乐出号走势图 www.suction-hook.com

上海时时乐出号走势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