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此人是谁?海北的家族大少爷,二少爷她几乎都见过,可从未见过这么一个少爷啊?还是说他刚才是蒙的?

    华菲菲不敢确定,此人是不是真的有本事,看来还得再试试。

    “既然你略懂,你看看这个。”华菲菲放下手中的水杯,走到房间一处角落里面,从架子上拿下来一盒子,取出来一四四方方的玉。

    凌天宇将剑放回了原来的位置,看着华菲菲手中的玉,眼前一亮。

    竟然是玉玺!

    “你看看这个。”华菲菲将手中的玉玺放在了紫檀木茶桌上,让凌天宇鉴定鉴定这个,要是这个可以鉴定出来,她算是服了。

    凌天宇拿起来这玉玺,看了看底部,上面竟然用的是小篆刻的字,只是奇怪的是,不是正规的小篆,是一种类似于初来模仿的小篆,很别扭。

    华菲菲看着凌天宇,见他不吭声,有些失望,看来刚才是蒙的,还以为他真有本事呢,要是真有本事,不妨结交结交,拉拢拉拢关系。

    “我能问一下,这个哪儿来的不能?”凌天宇看着手中的玉玺,问起来华菲菲道。

    “是我父亲从海北古玩一条街里面淘来的。”华菲菲笑着回道。

    “淘来的?”凌天宇闻言,意外了,这东西都能淘来,尽管不是真正的玉玺,但也是宝贝,也有历史可考。

    “你父亲这运气不是一般的好啊,这东西都能淘来。”凌天宇很是不可思议。

    “哦!怎么说?”华菲菲听这话里有些惊讶,难不成他看出来什么了?或许有什么话说。

    凌天宇摇头笑了笑,道:“这玉玺不是中原之物,古往今来,得中原者得天下,玉玺天下间只有真正的一块儿,那是皇帝的象征。”

    “显然这玉玺不是,应该是古代塞北游牧民族王朝的玉玺。”凌天宇之所以摇头,就是在这里,难怪这上面的字这么别扭,古代的游牧民族历来是野蛮,未开化的民族,而中原者,文明早已发展到成熟。

    这块儿玉玺很显然是模仿的,甚至这形状都模仿的不像。

    华菲菲震惊的懵了,他说的一针见血,自己父亲拿回来的时候,也是这么说的,几乎一字不差,难道……难道此人真的有大本事不可?

    不!再考考他!

    “那估价你能看出来么?”华菲菲平复了平复心中的震惊道。

    凌天宇看了看,喝了一口热水,道:“这应该是一千多年前的东西了,估价不好说,就算是游牧民族,那也是有历史可考的,至少这个数。”

    凌天宇伸出五根手指头。

    “五百万?”华菲菲猜测道。

    “不,至少五千万。”凌天宇伸出五根手指头不是五百万,而是五千万,这东西毕竟是一千年前的玩意儿了,无论是不是游牧民族的,到如今也是无价之宝,尤其象征着帝王。

    “嘶!”华菲菲彻底震惊了,竟然……竟然估价都和自己父亲说的一样,刚才说五百万也是为了故意误导他,没有想到,人家早就知道价格了。

    此人不一般,必须拉拢!

    “这玉玺还算可以。”凌天宇放下玉玺,扫视了一圈整个房间内的收藏,将目光盯住了一单独摆放的架子上。

    “这房间内,最好的,也就那弓了。”凌天宇指了指在架子上摆放着通身白色的弓道。

    这弓可是好弓啊,来到房间内的时候,就看到了,真想摸一摸。

    华菲菲强行按捺住心中的震惊,走过去,取下来那通身白色的弓,放在了紫檀木桌上。

    “这弓你有什么看法?”华菲菲打算再考考他,要是这把弓能够鉴定出来,她会立刻发出邀请,请他去家一叙,这件事得让自己父亲知道,此人她没有见过,但有如此的本事,必须拉拢。

    说不定什么时候就用到了。

    “砰!”

    凌天宇将弓拿起来,使劲拉了拉,放手,一声清脆的弓箭声响起,没有丝毫杂音。

    “这把弓年代也不短,是中原之物,但这材料不是一般的材料,这不是木头做的,但又是木头做的。”

    “这是一种特殊的材料,既有木头的材质,又有黏土的材质,尤其是这根弦,用的是上好的皮毛,反复卷,一箭起码可以射穿这面墙。”凌天宇很是赞赏这把弓,没有想到,一个小小的中药店,有这种好东西,这东西运用得当,不亚于一把手枪。

    要是箭术好的,箭都可以拐弯也是可以的。

    华菲菲已经懵了,彻底懵了,此人绝对是人才,不行,必须拉拢,她相信自己的眼光不错,这人值得拉拢。

    “这把弓就送给你吧,当做是咱们认识的见面礼。”华菲菲可不是一个简单的女子,就冲她有拉拢这心思,就足以看的出来。

    “送给我?!”凌天宇意外了,这弓拍卖出去没有两千万是不可能的,尤其是这材料,更是不一般,现在想要找到,难上加难,或许这是唯一一把。

    就这么送给自己,真是有钱啊。

    “算了。”凌天宇却摆了摆手,平白无故的拿人家东西不好的,而且,无缘无故的送给自己没有那么简单,肯定有其它意思。

    “说送给你就送给你了,我还有这个决定权的,这里只是一小部分,我家还有很多收藏物的。”华菲菲莞尔一笑道。

    凌天宇见此,也不好再推脱,毕竟是一个女孩儿,要是还推脱,显得太矫情了,那就要了。

    “对了。”凌天宇突然想起来,还有一件事呢,她这里墙上挂着不少画,那天跟着小言他们去拍卖会的时候,听小风提及了,为他爷爷生日拍卖画,看样子,老爷子是喜欢画。

    明天要是双手空空的去了,也的确说不过去,现在去古玩一条街那里,也不一定能够买到好的,不如从这里买一副过去。

    “你这里的画可否卖给我一副?”凌天宇看着华菲菲道。

    “你要画啊?”华菲菲意外,既然开口了,不如再送一件,也无妨的。

    “这里的画你随便挑,我送你了。”华菲菲很豪气道。

上海时时乐出号走势图 www.suction-hook.com

上海时时乐出号走势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