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凌天宇笑了笑,点了一根儿烟,道:“都已经过去了,何必再提,说吧,找我来,到底什么事情。”

    凌天宇没有废话,直接开门见山,磨磨唧唧不是他的性格,也不符合他的性格。

    美女老板有些意外,她知道婷婷约定好后,便幻想了好多他来了后,该说什么话,没有想到,凌天宇这么直接,让她有些不知所措。

    “我先介绍一下我,我叫夏轻衣,这家酒吧的老板。”

    “好名字。”凌天宇听到名字后,忍不住的出言赞赏一声。

    “过奖了。”夏轻衣面对凌天宇的赞赏有些受宠若惊,这可是让海北两少都要认哥的人,这地位根本不是她一个小小的酒吧老板敢高攀的。

    但如今有这么一个机会,婷婷都和她说了,她嫂子就是那天被欺负的那个人,和她是闺蜜,这才让婷婷出面请过来,一方面是为了道歉,另一方面也是有事求他。

    “我这里有五百万,只是希望您可以替我报一下仇,我知道,这很无理,毕竟我们不熟悉。”夏轻衣拿出来一张银行卡,放在了沙发跟前的桌上,有些不好意思,和他不熟悉,刚见面就提事情,的确有些说不过去。

    凌天宇到是意外了,让自己过来就是报仇啊?你一个酒吧老板,流海酒吧在海北也是有名气的酒吧,会没有点儿背景?

    说出去,谁信?

    夏轻衣小心脏揪着,知道突然求人家办事,这很不好,也很唐突,熟悉的人还好,可要不是熟悉的人,这就有些说不过去了。

    夏轻衣见凌天宇不吭声,咬了咬牙,忙又说道:“凌先生,你……你只要答应替我报仇,我……我就做你的女人,我还是干干净净的,求你了。”

    说完,便对着凌天宇跪了下来。

    她是真没有办法了,她现在只知道,只有像海北两少那样有大背景的人,才可以天不怕地不怕,可她不行。

    这酒吧是她亲手一步步打拼起来的,根本没有背景的,但凡有点儿背景,她也不至于如此。

    夏轻衣突然跪在地上,又突然说做凌天宇的女人,着实让他吓了一跳。

    和你都不熟,没必要如此的,也道歉了,自己为什么要帮你?

    “给我个理由。”凌天宇没有立刻拒绝,毕竟黄婷婷还在这里,她是自己嫂子的闺蜜,又是宋烟舞的家人,于情于理可以听听的。

    关键和她不熟。

    但她要是求黄婷婷,黄婷婷再求自己嫂子,自己总不能拒绝吧?那可是自己嫂子。

    夏轻衣一听有戏,手忙脚乱的起身,踩着高跟鞋儿一路小跑到办公桌旁,从抽屉内拿出来了一个文件夹,将其打开,递给了凌天宇。

    凌天宇好奇,接过去拿出来里面的东西看了起来。

    文件夹里面装的是照片,是一伙人聚餐的照片,有男有女。

    “我弟弟死在了这些人手中,因为他们想要收购我的酒吧,我没有答应,便一直时不时的找事情。”

    “我弟弟看不过去,便和他们发生了纠纷,不小心捅伤了人,其实也不是捅伤,就是头流血了,包扎包扎就没事了,可谁知道,结果那个人第二天无缘无故的死了。”

    “然后……然后……”夏轻衣说到最后,没有忍住,落了泪。

    “然后就被判刑了,住了四年,出来后,被他们杀了。”凌天宇接过她哽咽没有说出来的话道,这文件夹里面有一份判决书的,只是看了一眼。

    跟自己判刑的性质差不多,只不过自己的更加严重点儿,判了八年。

    “嗯。”夏轻衣现在已经没有办法了,他们现在越逼越紧,只有一天的时间,一天后他们会强行收走酒吧,就是自己也得成为那人的情人。

    她都已经不抱希望了,可没有想到,凌天宇正好出现,那天发生的事情她看到录像了,海北两少都亲自出现了,还称呼他为宇哥,婷婷又认识他嫂子,这才有了宋烟舞传话的事情。

    “你弟弟叫什么?”凌天宇放下手中的照片,弹了弹烟灰问道,判决书上的名字他可没有看。

    “夏琳琅。”夏轻衣擦了擦泪水回道。

    “谁?!”夏轻衣说出名字的一瞬间,凌天宇嘴中的烟头儿从嘴中滑落,眼睛睁的极其大。

    “你说谁?”凌天宇情绪突然变得很暴躁,一把拽住夏轻衣的香肩,狠狠地晃着她,问着她。

    夏轻衣吓住了,他怎么突然变得这么暴躁?那眼神好吓人。

    “我问你呢!?”凌天宇见夏轻衣不吭声,脾气爆发了出来,吼着她。

    “夏……夏琳琅。”夏轻衣吓得吞吞吐吐的说了出来。

    “轰!”

    凌天宇听到这名字,大脑如同被丢了一颗炸弹一样,愣在了原地。

    竟然……竟然是琳琅!

    不!怎么可能?

    他明明出狱后,还来看过我,怎么可能会死去?

    不!这个人肯定不是他!一定是重名,就像杨庭飞一样,肯定不是一个人。

    “有你弟弟照片没有?”凌天宇忙回过神来,着急的问着夏轻衣。

    夏轻衣搞不明白凌天宇怎么这么大的反应,也顾不得想,去拿照片。

    凌天宇现在着急的很,希望不是自己兄弟啊。

    他在里面服刑的时候,在同一间房里面,一共八个人。

    凌天宇,东方言,南风,此外还有一人就是夏琳琅,一个很幽默的人,很义气,他离开的早,比东方言他们早半个月,出去后不到三天还来看自己,夏轻衣说的人肯定不是他。

    怎么可能呢?

    可凌天宇接过夏轻衣递过来的照片时,手忍不住的打起来哆嗦,竟然是他!

    凌天宇懵了,照片从手中滑落,背靠在沙发上,神情颓废。

    在服刑期间,最要好的就是这三个好兄弟,其中一个就是夏琳琅!

    “凌先生,你……你怎么了?”夏轻衣看着凌天宇突然变得神情颓废,压低声音轻轻呼唤道。

    凌天宇听到夏轻衣的声音,深深地看了一眼她,心在滴血啊,他的亲人本身就剩下一个嫂子了,再有就是这几个兄弟了,可没有想到,竟然会失去一个。

    “跟我走。”凌天宇突然拉起来夏轻衣,离开了包间,带着她往酒吧外走。

    夏轻衣被凌天宇突然拉住手,小心脏剧烈的跳动起来。

上海时时乐出号走势图 www.suction-hook.com

上海时时乐出号走势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