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凌天宇看着在一处屏幕后换衣服的女子,也想杀了,奈何,她没有看到自己,算了,也就离开了卧室。

    整个避暑梨园,除了那女人,没有一个人活着,一条狗都没有,一片血泊啊。

    凌天宇已经回了别墅,看着那两颗人头,放好,换了换衣服,身上的衣服都是血,不然回了公司段嫣然会问的。

    海北七恶,一下子没了两个,只剩下五个了。

    凌天宇的动手速度很快,几乎是一天一个,俩人的死根本没有相差几天。

    “怎么了?”刚回到办公室,宋烟舞对着凌天宇做了一个嘘的手势,指了指沙发上的总裁段嫣然。

    凌天宇看到,眉头一皱,轻轻的走到沙发旁,坐了下来,看着小脸红彤彤的段嫣然,额头上还有细密的汗珠,长发打湿,为其增添了几分妩媚。

    他丝毫不担心,这不是生病了,而是药力发作,带来的困乏,很正常,好好的休息休息吧。

    凌天宇拿起来抽纸,轻轻的给她擦着额头上的汗水,将外套褪了下来,给她轻轻的盖在身上。

    宋烟舞看到,忍不住的有些羡慕,甚至吃醋,天宇哥对总裁那么好,要是自己也是总裁就好了。

    唉!

    宋烟舞在心中一阵叹息,低头继续处理手中的文件。

    凌天宇拿着烟离开了办公室,来到走廊外点了一根儿烟,看着公司下方。

    “琳琅啊!”凌天宇抽了一口烟,闭上眼,很是痛苦,没了一个兄弟,一个可以交心的兄弟。

    “琳琅,你在天上看着,我是怎么一个一个将他们的头颅拧下来的。”凌天宇突然睁开双眼,双眼内散发着熊熊怒火,看着满是乌云的天空。

    自己兄弟的死不能就这么算了,反正已经死了两个了,剩下的五个也得死,不能就这么不了了之。

    夏轻衣那边儿不需要担心,有小言他们在,他们不敢乱来的,海北两少的名声不是说说那么简单的,纵然海北七恶背后的势力很强大,也很复杂,可东方家和南家也不是吃干饭的。

    他们不敢明着来的,只要不傻,就不会傻傻的和这两个家族闹矛盾,断然夏轻衣还有流海酒吧会没事的。

    整整抽了一盒的烟,凌天宇才回了办公室,段嫣然还在睡,睡的越久证明药效越好,等最后一次药完了后,她会更加舒服的,完全恢复女孩儿该有的青春。

    一直到下午六点,段嫣然醒来,看到自己身上披着西装,凌天宇坐在一旁守着他,不由得脸色一红,她知道这西装是他的。

    真是的,怎么在他面前睡着了?

    不过这两天太累了,可一觉醒来后,很舒服,身体上的疼痛都没有了。

    好多以前不能吃的东西,现在也可以略微吃点儿。

    “醒了?”凌天宇放下手中的报纸,坐过去,将她搀扶了起来,趁势给她把了把脉,还不错,恢复的很好。

    “嗯。”段嫣然拿下来外套,放在了沙发上,站起来准备活动活动。

    “哎呀!”

    突然一声娇喝之声响起,段嫣然两条大长腿一软,顺势朝着凌天宇扑去。

    凌天宇听到声音忙抬头看过去,只见段嫣然已经扑过来了。

    静!

    极其的静!

    凌天宇双手下意识的撑在了段嫣然的胸部上,四唇相碰,一人坐在沙发上,一人扑上去。

    大有女强吻男的味道。

    二人都没有想到会是这样的,尤其是段嫣然,自己的腿怎么就突然软了呢?真是的。

    “好漂亮的眼睛!”段嫣然感受着凌天宇嘴中传出的温度,近距离的看着凌天宇的眼睛,她还是第一次见到这样的眼睛,双眼皮,黑色的瞳孔内,泛着一股光芒,很深邃。

    “哎呀!”

    段嫣然忙回过神来,竟然吻了他,真是的,那是人家的初吻,以后可怎么见人啊?

    幸好办公室内就他们两个,要是让外人见到了,指不定怎么丢人呢,尤其他的手还在人家哪儿放着。

    段嫣然坐在办公桌处,假装收拾着包包,绝美的脸颊上早就变得红彤彤的,红的都能滴出来血了,很可爱,可爱到任何人都想咬上一口。

    凌天宇现在也尴尬至极,怎么就突然扑过来了呢?还偏偏亲上。

    “那个……那个回去吧。”段嫣然穿好外套,拿着包包低着头不敢看凌天宇,快速的离开了办公室。

    凌天宇甩了甩脑袋,起身穿好外套,看了看墙上挂的钟表,也该送她回去了,自己还能回家休息休息,再去段嫣然家,给她过生日。

    他也在感叹,幸好宋烟舞提前回去了,不然被看到了,可就热闹了。

    凌天宇送段嫣然回了家,才返回了自己的别墅,俩人一路上什么话都没有说,段嫣然始终头扭在车窗处,要不是音乐开着,更加尴尬。

    “哗!哗!”

    别墅的客厅,传出来声声的刻画之声,凌天宇手中拿着一小块儿石头,一块儿只有拇指一般大小的鹅卵石,正在上面用一把匕首刻画着什么。

    “嘭!”

    凌天宇右手突然散发出来一大团白光,顷刻间,被鹅卵石吸收掉。

    鹅卵石表面上闪过无数条散发着白光的线条,整个鹅卵石变换了模样,变成了一玫瑰花形状。

    雕刻极其精致,没有一丝瑕疵,完全是一气呵成。

    凌天宇做完,鹅卵石放在了桌上,换上了一身休闲服,还有一双白色的运动鞋,站在镜子前整理了整理衣服,拿起来鹅卵石离开了别墅。

    “喂,嫂子。”凌天宇刚开车离开别墅,接到苏若曦打来的电话。

    苏若曦正在走廊外喝着一杯热水,正好自己父亲休息了,便打来电话问问和烟舞怎么样了。

    “你跟人家烟舞聊了没有?明天可就周末了。”苏若曦放心不下的就是这件事,她没有多少日子了,恐怕就这几个月了,赶紧让他们确定关系,房子也留给他,能够结婚就赶快结婚。

    “聊什么?”凌天宇开着车好奇道,这有什么好聊的,他根本没有谈对象的心思。

    “你说聊什么?当然是聊感情了。”苏若曦气的不轻,真想揪住他耳朵好好的教育教育他。

上海时时乐出号走势图 www.suction-hook.com

上海时时乐出号走势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