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啊!”

    惨叫声响起。

    那红毛男子疼的跪在地上,疼的泪水哗哗的往下落。

    “特么的!找死!”诚哥和另外一个红毛男子怒了,敢动他兄弟,直接操起来酒瓶子就往凌天宇身上招呼去。

    “砰!砰!”

    凌天宇看都不看一眼,一手拽住跪在地上的红毛男子,整个身子抡了起来,将诚哥二人全部撞的倒飞了出去。

    “啊!”

    那对儿姐妹花儿还有两个红毛男子的女人,吓得忙尖叫起来,抱着小脑袋蹲在地上,不敢抬头。

    “闭嘴!”凌天宇扔下手中的红毛男子,不耐烦的凶了四女一声。

    四女吓得忙捂着嘴巴,不敢发出一丝声响,大气都不敢喘息。

    “砰!”

    “咔嚓!”

    凌天宇没有留手,直接踩碎了躺在他脚下的红毛男子,脑袋碎的跟玻璃渣似的。

    四女看到,吓得双腿打起来颤,瞳孔内尽是恐惧,死死的不让自己发出来声音。

    诚哥和另外一红毛男子,看到凌天宇做的,吓得全身打着颤抖,他们不记得惹了这位啊,都没有见过,突然踹门进来,什么都不说,直接动手,这到底是谁啊?

    “砰!”

    凌天宇没有留手,直接送另外一个红毛男子下了地府。

    如今只剩下了诚哥孑然一人。

    “大……大哥,你是……你是哪位啊?要是小弟哪儿惹到你,给你赔不是,钱,美女,大哥你随便开。”诚哥脑袋转的到是挺快的,忙求饶起来,还不忘用金钱和美女勾引凌天宇。

    只要能够活下来,报仇肯定会报。

    “滚过来。”凌天宇坐回了椅子上,看着滚烫的麻辣火锅,让他过来。

    诚哥不敢不听啊,自己两个兄弟都不知道怎么回事,直接被杀了,反抗的机会都没有,他更没有反抗机会了。

    “哗啦啦!哗啦啦!”

    凌天宇将两瓶白酒倒进了火锅内。

    “给我喝光它!”凌天宇点了一根儿烟,用不可反抗的口气命令他道。

    “咕噜!咕噜!”

    诚哥闻言,吓得吞咽起来口水,这……这玩意儿能喝么?本来就是麻辣火锅,再和白酒混搭在一起,这就是一锅毒汤啊。

    “别让我说第二遍。”凌天宇喝着红酒,抽着烟,忍着心中的杀气道,要是让你死的轻松了,那就对不起自己兄弟了。

    梨园那位,算他好运,没有受折磨。

    你可就没有这么好运了。

    诚哥被凌天宇这话吓得身体一阵哆嗦,忙颤巍巍的站了起来,带着恐惧,一万个不情愿伸手去拿汤勺。

    “我让你站起来了?”凌天宇吐出一口烟雾,冷冷的瞥了一眼他。

    “扑通!”

    诚哥被这冰冷的话吓得双腿一颤抖,重重的跪在了地上,疼的膝盖受不了,可还得喝啊,手机都没法拿,要是有机会拿,早特么通知自己兄弟了。

    那四个美女在地上蹲着,吓得脸色发白,看着诚哥听话的喝着,喉咙忍不住的颤抖起来,那味儿闻着就够呛了,更别说喝了。

    “嗝儿!嗝儿!”

    诚哥喝的一滴不剩,撑得肚皮都大了,打起来饱嗝儿。

    脸早就红的不行了,双眼迷离,看来味道的确不错。

    “大……大哥,我……我可以走了吧?”诚哥跪在凌天宇跟前,毫无七恶的昔日威风,他可曾经威风的很。

    一个眼神就可以镇住一群人,想要什么得不到,女人,金钱一大堆的。

    如今像一条狗一样跪在地上,这也叫七恶?七恶也会有给人下跪的场面?

    诚哥是一点儿反抗都提不起来,没办法,凌天宇刚进来就不费吹灰之力杀了他的两个兄弟,那脚就不是脚,单手就可以抡起来一个成年人,简直不敢想象。

    “走?”凌天宇笑了,扔下嘴中的烟头儿站了起来,走到满是放着水果的桌子处,看着上面的四五把水果刀,直接用手将其掰断成一小段一小段的。

    “我的妈呀!”诚哥看到凌天宇掰断水果刀,吓得开关没有关好,直接尿了。

    “给我吃了它!”凌天宇将掰断的水果刀扔在了他的跟前,让他吃。

    诚哥那敢吃啊,这种手段他经常用来对付他的仇人,那甭想过会用在自己的身上。

    诚哥打死不吃,想要自己吃,永远不可能!跟你无冤无仇的,干什么让自己吃啊?

    凌天宇见他不吃,直接一手拽住他的脑袋,将刀片扔进了他的嘴中,完全不会跟他说什么废话。

    自己兄弟怎么死的,不用想也知道死之前遭受了什么非人的折磨,你也得给我受折磨死。

    “咕噜!咕噜!”诚哥想要惨叫出来,可惜,被凌天宇拽着脑袋,根本惨叫不出来,四五把水果刀的断片全部吃了进去,鲜血不停的冒出来。

    “砰!”

    凌天宇松开了他,诚哥疼的连呼吸的力气都没有。

    四个蹲在地上的美女,吓得抱在一起,根本不敢看。

    凌天宇走到椅子处,拿下来一人的外套,直接将诚哥的脑袋卷好,看着四个蹲在地上的美女,没有下死手,都是青春女孩儿,况且琳琅的死跟她们也没有关系。

    “该说什么,不该说什么,你们自己知道,否则死!”凌天宇冷冷的警告完四女,离开了包间。

    四个美女如临大赦,惊恐的全身都虚脱了。

    凌天宇进包间的时候,已经破坏了所有的摄像头,或者说,他踏进自助餐店的第一步就已经破坏了摄像头,以他的实力,想要破坏掉,那是轻而易举的。

    ……

    别墅内,凌天宇洗了洗澡,换了换衣服,穿好鞋子,在客厅的沙发上拿着手机看了看时间。

    “六点四十。”凌天宇收好手机,离开了别墅,开车去了段嫣然那里,去接她。

    海北七恶,死了三个,只剩下四个了,明天不知道又会轮到谁,结果都是一个——死。

    “爸,我先走了。”段嫣然一身紧身裤,将她完美到极点的身材展露的淋漓尽致,和自己家人说了一声,跑着离开了家,坐上凌天宇的车离去。

    “难道欣欣说对了?”客厅的窗户处,段燕青看着开车的凌天宇,眉头紧皱,眼神内透露着无尽的担心。

上海时时乐出号走势图 www.suction-hook.com

上海时时乐出号走势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