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赵祥德没有再问下去,凌天宇不说,他问就能说了?等凌天宇想说的时候,自然会告诉他的。

    凌天宇点了一根儿烟,喝了一口茶,看着赵祥德,眉宇间略带沉重。

    他现在想知道,如果自己将段嫣然体内的毒全部清理干净了,后果会是什么?他现在虽有预料,但不知道到底后果多严重,既然是五大家族的规定,还是轮流来。

    他倒想看看,自己将段嫣然救了,会有什么后果。

    “咱们俩儿也算是认识几天了,你给我说句实话,倘若有人破坏了五大家族的规定,后果会是什么?”凌天宇吐出一口烟雾,整理了整理外套,伤口还阵阵疼痛呢。

    赵祥德闻言,刚端起来的茶杯,不由得停在了嘴边儿,看着凌天宇,心中有些莫名的颤抖,好像总觉得凌天宇会做什么。

    但至于做什么,就不得而知了。

    “后果很严重,超出任何人的想象。”赵祥德很是认真的看着他说道。

    “有多严重?”凌天宇好奇道,要是跟他们面对面对抗,甚至动刀子,那老子就不在留手了,全特么灭了。

    段嫣然不能死,段家也不能亡,这是老子答应老头儿的,不然就是食言,那就是所不耻的,也是一个男人一生的污点。

    “你真想知道?”赵祥德喝了一口茶,无比严肃的看着凌天宇道。

    “当然。”凌天宇没有隐瞒心中的好奇心道。

    赵祥德无所谓了,说就说吧,反正也不是什么大秘密,海北好多家族都知道的。

    “万劫不复!”赵祥德一字一顿,吐出这四个字,口气十分沉重。

    凌天宇看了一眼赵祥德,万劫不复?他到想看看怎么个万劫不复法?

    “有意思。”凌天宇弹了弹烟灰看着赵祥德,道:“我先去病房了,有空再聊。”

    “好。”赵祥德起身去送凌天宇,继续忙碌手中的工作,这段时间病人太多了,搞得他这个院长也得亲自上阵,真是累啊。

    离开办公室的凌天宇,来到病房内,刚来到病房门前,正准备开呢,自己嫂子拿着水壶率先打开了门。

    “我去吧嫂子。”凌天宇接过苏若曦手中的水壶,拿着去接热水。

    苏若曦坐在走廊内,看着凌天宇的身影,脸色变得越来越苍白,她知道时间不多了,可能没有几天了。

    凌天宇打着水回到了病房内,将水放好,来到走廊内,坐了下来,苏若曦看着他。

    “跟烟舞怎么样了?”苏若曦很关心这件事的。

    “还好。”凌天宇敷衍的回了一句,他根本不知道怎么回答,也没有心思谈对象,他目前就两个任务,保护段家和段嫣然,再照顾好自己嫂子还有苏伯伯,没有了。

    其它的事情之后再说。

    “你也不小了,现在就我一个亲人,我可还等着看到你结婚呢。”苏若曦一脸溺爱的摸了摸凌天宇的头,从里面出来,瘦了不少,又接二连三的出这么多事,也算是苦了他了。

    “再说吧。”凌天宇摇了摇头,他真的没有谈对象的心思,他的舞台不在这里,老头儿临走时多次告诉他,自己的舞台在修真界,不是这所谓的都市。

    苏若曦只能苦笑一声,希望自己闭眼之前能够看到他有对象,哪怕领结婚证也行,也算是安心了,不然下去了,怎么面对他哥哥?

    他哥哥还不得埋怨死自己啊。

    就这一个弟弟,得给他把事情办理好了。

    “对了,后天就可以出院了。”苏若曦强行让自己保持清醒,她现在很累,而且是累的根本不想动。

    “好,后天我开车过来。”凌天宇笑道,本来出院还早呢,但没有想到,恢复那么快,所以可以提前好几天出院了。

    “喂。”凌天宇刚准备点烟,手机响起,是南风打来的。

    “宇哥,你在哪儿呢?”南风正在客厅坐着呢,还是和他爷爷在一起坐着喝着茶,都凌晨了,精神可真好。

    “我在医院,怎么了?”凌天宇起来动了动身子。

    “哦,这样啊,那你来我这儿呗,我可是准备了好茶。”南风抬头看了看时间,快四点了。

    “行,我现在过去。”凌天宇没有拒绝,今天周日,晚上才有事情,海北七恶得全部死,所以今天晚上还得报仇,杀海北七恶第四。

    “嫂子,我有事儿先离开了。”凌天宇放好手机,点上烟打了一声招呼,便朝着走廊外而去。

    苏若曦看着他离开的背影,摇头叹息一声,估计自己是看不到他结婚了,哪怕订婚了也行啊,这样下去了,见了他哥哥,也算有个交代。

    离开医院的凌天宇,一路直奔南风的家族。

    ……

    南家别墅,客厅内。

    “小风,你确定死的那三个是你宇哥干的?”南无极很是沉重的看着自己孙子道,现在海北所有人都知道了,海北七恶死了三个,还都不知道是谁做的。

    海北七恶之首老虎都已经下了话,谁要是能够找到凶手,十个亿的奖励,这么诱人的奖励,肯定会有人出动的。

    这么大的事情,在海北基本没有人愿意得罪海北七恶的,背后的势力太复杂了,甚至是复杂到一定地步,就是他们南家也得掂量掂量,虽然不怕,但一旦纠缠上,还是很麻烦的。

    “爷爷,我相信,在海北,没有人敢杀海北七恶,也没有人敢动他们,可我宇哥敢,他们为了流海酒吧,杀了我们兄弟琳琅,我宇哥让我们不要管,肯定是看出来我们有顾忌,自己出手的。”

    “我相信,在海北,只有我宇哥敢动手,我宇哥曾经跟我们说过一句话,动他兄弟者——杀无赦!”南风现在记得清清楚楚的,在里面的时候,自己宇哥说这句话的时候如同帝王一般,让人忍不住的想要跪地跪拜,那场景,他现在记得清清楚楚的,一辈子也忘不了。

    南无极看自己孙子这么相信,甚至在知道他们死的第一时间就想到了是谁,恐怕真是他做的,他到底是一个什么样的人,竟然如此厉害。

    海北七恶,杀了三个,愣是让他们找不到是谁做的,他敢说,就是他们南家出手,亦或者东方家出手,都做不到这么干净,可他做到了。

上海时时乐出号走势图 www.suction-hook.com

上海时时乐出号走势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