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你这叫什么话?我们是怕事的人?”东方朔听到凌天宇这话,可不高兴了,说的他们多不义气似的。

    “对啊,我们两家哪个是怕事情的人?”南无极也有些不高兴道:“甭说他们海北七恶背后势力复杂,就是背后的势力是天王老子,我们两家都未必怕。”

    凌天宇听到二人的话,在他们身上看到了他的兄弟,小风和小言的身影,二人也是这样的脾气,说话的口气都一样,不愧是他们的孙子。

    唯独赵祥德没有开口,只是眉头紧皱,时不时的看着凌天宇。

    东方朔二人和凌天宇谈到天黑才离开,南风他们想要留下的,被他们都带走了,就一句话,别打扰你们宇哥休息,直接硬拉着走了。

    二人真不愿意走啊,可耐不住他们家老爷子,只能不甘心的离去,偷偷的来,给自己宇哥买最好的营养品,不能吃的不好,不然他们可心里面过不去。

    赵祥德见南无极他们离去,拿过来椅子坐了下来,看着他。

    “有什么就说吧,你可一直未开口。”凌天宇看着他,知道他肯定要说什么的,只是碍于南无极二人的面儿没法说。

    “海北七恶背后的势力不但复杂,还很强大,整个海北他们也是数的上的,你到底是为了什么这么做?”赵祥德好奇的是,到底是什么原因让他这么做的,这简直就是自掘坟墓,一般人谁愿意惹这些混蛋!

    人渣,流氓,废物都不足以形容他们,这世上有他们这种人,简直就是污染这个世界。

    凌天宇却只是淡淡一笑,他没有兴趣知道他们背后有什么势力,管他们背后是谁,总之就一句话,杀他兄弟者——死。

    就是天王老子也不行,他不在乎别人怎么看他,说他不自量力也好,不想活也罢,已经做了,开弓没有回头箭,随他们的便,反正事情是做了,爱怎么就怎么吧。

    今天闯进来的那些人,也得找到,一律杀。

    赵祥德见它不吭声,也不知道该说什么了,只能说道:“需要帮忙,尽管开口,凭我的身份,他们海北七恶,也不敢太放肆的。”

    凌天宇点了点头,示意会的。

    “对了,过几天我给你介绍一……”

    “吱嘎!”

    不等赵祥德说完话,病房门打开,段嫣然提着各种保温杯走了进来,毫无瑕疵的洁白额头上,微微有些汗水,看的出来,赶过来的。

    赵祥德见段嫣然来到,忙起身,和凌天宇点了点头,离开了病房,只能以后再说了,本来还想跟他说什么时候有时间去见见帮他物色的女孩儿,美貌绝对是一流的,也是有身份有地位的人。

    哪知道段嫣然进来了,只能作罢,等他好了,再说吧。

    凌天宇看着一桌的东西,看着忙碌的段嫣然,不由得哭笑不得,没必要,明天就可以离开医院。

    “水果我都买好了,这是鸡汤,还有鱼汤,还有这是我熬了一个小时的补血的汤,嗯……”段嫣然仔细的数着桌上的营养品,甚至可爱般的数着纤长的手指头,时不时的转一下眼珠。

    “还有这个,我专门去药店里面买的人参,你先把这个喝了,再喝这些鸡汤。”段嫣然端起来还热的人参汤,坐在病床旁,拿着汤勺亲手喂着他。

    “我自己来吧。”凌天宇笑了笑,伸手接过去。

    “不,我亲自喂你,你别乱动,身上还有伤呢。”段嫣然却倔强的断然拒绝,不能乱动的,万一伤口裂开了,又会流血,还不得自责死啊自己。

    凌天宇无奈,看着她那认真严肃,不可反抗的眼神,只能接受。

    段嫣然一勺一勺的喂着凌天宇,大大的眼睛不敢看他,真是羞死人了,人家还从没有这样担心过一个男人,甚至照顾过一个男人。

    真是的,他会不会认为自己喜欢上他了?又……又或者会不会认为自己有些太心急了?

    段嫣然想到这里,小心脏不争气的剧烈跳动起来,真是害羞死人。

    凌天宇现在都快撑死了,那么多,不用太担心的,可要是不吃吧,会辜负了她的一番苦心,只能硬着头皮喝那些熬的汤。

    深夜,凌天宇下了床,看着在床旁边趴着睡的段嫣然,小心翼翼的将她抱在了床上,盖好被子,蹑手蹑脚的离开了病房,离开医院来到外面买了一盒烟坐在走廊内,抽着烟。

    海北七恶剩下的四个竟然都不在他们居住的地方,奇怪了,能去哪儿?

    看来需要调查了,不能让他们多活一天,闯进别墅的那些人,暂时往后推一推调查,先报兄弟的仇,他们的人头要定了。

    凌天宇抽着烟,头靠在洁白的墙壁上,闭上眼,烟雾从嘴中吐出,脑海内不自觉的出现一副一副画面。

    “好小子,又考的第一,不错不错。”一半头白发的中年男子,一身迷彩服,灰头土脸的。

    “爸,跟你商量个事儿呗。”

    “说,啥事?今天你爸刚发了工资,想吃什么说。”

    “我不吃东西,我想要一样东西,就是钱不够,我还差三十块。”

    “差三十块?你要啥?跟爸说。”

    “嘿嘿,我想买个MP4,就一百多点儿,就差三十,平常想听听歌,爸,给我三十块呗?”

    “行,不能总学习,别听你妈的,电视都不让看,那不成书呆子了?爸今天给你一百,不过不能给你妈说啊,不然得吵我,说我这样会让你学习下降什么什么的。”

    “放心吧爸。”

    “……”

    往日的一幕,在凌天宇的脑海内像放电影一样,一幕幕闪过。

    可惜,一切都回不来了,没了!

    亲人也就剩下一个嫂子了,再无任何亲人可言。

    “我说你这刚好,就抽烟啊?”天刚亮,赵祥德一身白大褂来到凌天宇这里,看到他在抽烟,走过去将其拿了下来,一看旁边放的烟盒,地上的烟灰,甚至烟盒都空了,这感情抽了一盒啊?

    凌天宇听到赵祥德的话,忙低头擦了擦眼角流出来的泪水。

上海时时乐出号走势图 www.suction-hook.com

上海时时乐出号走势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