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凌天宇没有说任何话,宋烟舞在她眼中,只能说是很漂亮,虽没有段嫣然那么倾国倾城,但也是校花级别的,放在任何地方,那也是耀眼的存在。

    宋烟舞根本不敢面对凌天宇,一双玉手紧紧的握着,根本不敢抬头,太紧张了,她的确动心了,这样一个强大的男人,要是不动心才怪。

    那天收拾李菲的时候,她可是看的清清楚楚的,真是太男人了,换做其他人谁敢?向家的人都被收拾的不敢吭声。

    “天宇哥,你什么时候去公司?”宋烟舞率先打破了这安静的气氛道。

    凌天宇放下手中的报纸,抬头看了一眼她,还去什么公司?嫣然都不在了。

    “不去公司了。”凌天宇微微一笑回道。

    “啊!”宋烟舞一听,震惊了,怎么不去了?这两天来了一个新的总裁,至于发生了什么事情她根本不知道,天宇哥竟然不去了。

    面对她的震惊,凌天宇早就有预料,也并没有意外。

    “你要是想要辞职,给嫣然打电话,她现在是奔马房地产的总裁,继续当她的秘书相信她不会说什么的。”凌天宇看着宋烟舞道,与其重新找一个秘书,不如用她,知彼知己,也不怕泄露什么。

    宋烟舞已经懵了,奔马房地产啊?

    那……那可是海北最大的房地产公司啊,总裁什么时候去哪里了?难怪一直没有见到总裁还有天宇哥。

    不过总裁去哪里,竟然把天宇哥也带走了,难道…?

    宋烟舞想到了什么,忙甩了甩脑袋,不让自己想下去,要真是如同她想的那样,可就彻底没有希望了。

    总裁可是海北第一美女,她是什么?

    要身份没身份,要地位没有地位,要工资没有工资,能配得上天宇哥么?

    开豪车,住别墅,海北两少还得叫人家一声哥,就她这身份能配得上?

    “那我现在给总裁打个电话。”宋烟舞道。

    “去吧。”凌天宇点了点头,继续看报纸,这样省的嫣然再找秘书了,有现成的。

    也就五六分钟,宋烟舞回到了客厅,说道:“总裁让我今天中午一起去。”

    “可以。”凌天宇没有意见,看了看时间,起身站了起来,倒了一杯水喝着,他现在郁闷的很,这聊什么?总不能一直让人家宋烟舞说吧。

    这也不礼貌的。

    直到十点,二人都是哪儿说一句,过会儿再说一句,几乎不聊的,凌天宇压根儿就没有谈情说爱的心思,完全就是煎熬。

    “喂。”凌天宇刚准备起身,却接到了小风的电话。

    “宇哥,不好了,琳琅的墓被毁了。”南风着急的说道,他也是刚知道的,就在海北郊区一处公墓内,整个海北有两处公墓。

    “什么?!”凌天宇听到,手中的水杯都滑落在地上,毁了?

    他可还没有去祭奠自己兄弟呢,他原本打算拿回来头颅后再去,这怎么被毁了?

    “把地址给我,我马上到。”凌天宇忙穿上外套,换上鞋,拿着车钥匙就走。

    宋烟舞被刚才的一幕吓得不轻,那么大的反应。

    “天宇你干什么去啊?”刚来到别墅外,苏若曦和黄婷婷二人提着菜刚回来,准备做饭呢,见天宇出来,还很着急,忙问道。

    “我有急事。”凌天宇随口回了一句,开车就离去。

    苏若曦二人好奇了,这么着急啊,还说一起吃个饭呢,这什么事情啊?忙回到别墅问问烟舞怎么回事。

    宋烟舞也不知道,只是知道接了个电话就这样了。

    ……

    海北郊区,寒陵公墓。

    南风,东方言,看着眼前已经被毁的不成模样的墓,双拳紧紧的握着,要不是公墓管理人员打来电话,他们都不知道,毕竟还没有到上坟的时间。

    公墓内的负责人也在调查,可愣是没有找到任何蛛丝马迹。

    看着蹲在墓碑旁哭泣的夏轻衣,二人有些不知所措,这怎么安慰啊?

    琳琅的脑袋还在老虎手中,而且身体都被他们的宠物给吃了个干净,可以说是尸骨无存,这墓碑内放的是琳琅的衣服。

    入土为安,这是从古至今不成文的规定,可琳琅的尸体都找不到,唯一知道的是脑袋还在,这都没有拿回来呢,墓碑就被毁了。

    “姐,别哭了,等宇哥过来就好了。”南风二人看着已经哭的成泪人的夏轻衣,实在是看不下去了,这再哭下去,琳琅在天上可怎么受的了?

    可夏轻衣已经痛苦到极点,弟弟尸骨无存,唯有脑袋还在,这墓内本来就放的是衣服,现在墓又被破坏的成这模样,他们姐弟俩儿招谁惹谁了?怎么就跟他们过不去呢?

    “宇哥,我去接你。”南风的手机响起,知道是自己宇哥到了,忙跑着去门口接。

    凌天宇一路跑着过来的,看到眼前已经破坏的不成模样的墓,全身剧烈的打着颤抖,特么的,这谁做的?

    看着墓内只有一身衣服,上面还有脚印,体内的怒火快要烧死他,他兄弟可是尸骨无存啊,脑袋还在老虎手中。

    这可是缺德事啊。

    人死为大,这样的事情也做的出来?

    “宇…宇哥!”南风二人看着自己宇哥情况不对,忙走过去搀扶住他。

    凌天宇摆了摆手,双眼泛红,泪水止不住的从眼角处流下来。

    南风二人也好不到哪里去,纷纷转过身去,擦了擦眼角的泪水。

    尸骨无存,墓内只有一件衣服在,这都不放过,这肯定是有人故意而为之的,不然话,为什么单单的只破坏到琳琅的墓?

    这绝对是有人故意的。

    看着还在哭泣的夏轻衣,凌天宇走过去,轻轻的抱住她,这是琳琅唯一的亲人了,不能再受到伤害。

    夏轻衣再也忍不住,抱住凌天宇痛哭出来,尸骨无存,还要这样对她弟弟,为什么啊?

    到底是谁做的。

    夏轻衣现在根本不知道会是谁,海北七恶从那天酒吧发生事情后,就没有再来过,他们也不至于,这墓内只有一件衣服的。

上海时时乐出号走势图 www.suction-hook.com

上海时时乐出号走势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