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上海时时乐出号走势图 > 花都最强医神 > 第125章 死!死!死!
    夏轻衣紧紧的抱着凌天宇,哭的声音都嘶哑了,尸骨无存,却又遭到这样的对待,他们姐弟俩儿这是怎么了?这倒霉也不能这样倒霉吧?

    “不哭了。”凌天宇轻轻的拍打着夏轻衣的粉背,再哭下去,真怕哭的喘息不上来,嗓子都哑了。

    站在身后的南风二人,将泪水擦干净,转身,东方言道:“先离开吧宇哥,待会看看有没有什么线索。”

    凌天宇看着怀中的夏轻衣,仰头将泪水憋了回去,搀扶起来她,先离开,这件事迟早要调查一个明白的,甭管是谁,就一个字——死。

    夏轻衣被凌天宇搀扶着,离开了公墓,在车内哭的竟然睡了过去。

    凌天宇将外套脱了下来,盖在了她的身上,将车门轻轻的关上,看着眼前的公墓,再次走了进去。

    南风没有跟着去,在车内守着夏轻衣,留她一人在这里,的确有些不安全。

    东方言紧跟着他宇哥。

    重新返回了墓处,凌天宇看着破碎的墓碑,还有已经破坏的不成模样的墓地,心都快碎了。

    二人站在墓碑前,没有说任何话,只有轻微的呼吸声。

    “啪!”

    凌天宇点了一根儿烟,眉头紧皱,看着眼前破碎不堪的墓碑,走了过去,拿起来那还有脚印的衣服,将其叠好,拿在了手中。

    东方言忙走过去,接过来。

    “重新修缮。”凌天宇仰头抽着烟,忍着即将落下来的泪水,声音颤抖着吩咐小言道。

    “宇哥,我已经让人去做了。”东方言也忍着泪水,回道,他们来到的时候,就已经吩咐人了,用最好的石料修缮。

    他们不缺钱。

    “喂。”看着正在修缮的墓地,段嫣然打来了电话,凌天宇接通,知道她要说什么,毕竟答应过她,要带她去公司的,可现在不能去,兄弟的墓被毁,这件事必须调查清楚。

    “过几天再去,你在家待着。”凌天宇走到一边儿说了一声,便挂了手机。

    那一头的段嫣然有些奇怪,说的好生生的,怎么不去了?难道…?

    段嫣然想到了什么,却又不敢想下去,她怕心口再疼,心里知道就好了,宋烟舞很幸福。

    看来她是认为二人在约会。

    错了,凌天宇根本无暇顾及她,对她没有任何兴趣的。

    “宇哥。”东方言手中拿着买回来的冥币还有香,递给了自己宇哥。

    凌天宇接过来,走到墓碑跟前,本来要等头颅拿回来后才来祭奠的,却没有想到,发生了这样的事情。

    “琳琅啊。”凌天宇烧着冥币,蹲在夏琳琅的墓碑前面,看着墓碑上的照片,那笑容依旧,可人已经不在了,尸骨无存。

    “海北七恶,我已经杀了五个,等我杀了他们最后两个,还有他们那些所谓的宠物,亲自烧在你的墓前,我要他们永远的跪在你得跟前赎罪,一百年,一千年也得给我赎!”凌天宇扔下嘴中燃烧殆尽的烟头儿,在兄弟墓前发了誓,他们就算跑到天涯海角也得死。

    凌天宇站了起来,看着眼前已经烧成灰烬的冥币,站在墓碑前许久才离去。

    东方言紧跟其后。

    夏轻衣在车内沉沉的睡了过去,凌天宇看着,闭上眼,深深地呼出一口气,开车前往了夏轻衣的家,小言他们知道的,毕竟派了保镖寸步不离的保护着,自然知道住哪里。

    夏轻衣居住的地方不是高档别墅,而是一处高档小区,在十七层。

    凌天宇一路抱着她回了家,从她的包包内拿出来钥匙开了门,放在卧室的床上,给她盖好被子,坐在了客厅。

    东方言二人,凌天宇没有让他们上来,让他们先回家,他拿回来了三天以内的视频,他不信这事情会这么邪乎,肯定是有人故意的。

    凌天宇看着桌上还放着的相框,琳琅和他姐姐的合照,一样的笑容,却没有想到,会是如此的结果,还在一起聊过,如今却阴阳两隔。

    “叮咚!”凌天宇刚准备打开那些视频看,却听到夏轻衣包包内放的手机响了一下,忙起身去拿。

    凌天宇蹑手蹑脚的来到卧室内,解开了指纹,看着一条陌生信息。

    “美女,看到了吧?滋味如何?你弟弟的脑袋我们可是在当球踢呢!”

    “别怪我们这么做,要怪就怪那个凌天宇,他要是不杀我们兄弟,我们也不会这样做的,想要拿回脑袋,晚上十点,来海北地下拳场,只准你一个人来,伺候好我们了,会考虑将脑袋还给你,否则你再也见不到。”

    凌天宇看着手机上的信息,瞪大了眼睛,海北七恶,竟然是海北七恶做的!

    妈的,他们必须死!死!死!

    凌天宇怒火冲天的看着手机上的信息,全身剧烈的颤抖着。

    他们死定了!

    凌天宇放下手机,强行压制下去心中的怒火,他现在还算是冷静,不然的话,现在就敢去。

    海北地下拳场,他在上学的时候听说过,那是打黑拳的地方,只是不太了解。

    凌天宇坐在客厅,看着时间,现在是下午五点,晚上十点,也不长,今天非得敲碎你们不可。

    夏轻衣在晚上八点的时候,揉着眼睛迷迷瞪瞪的醒了过来,一看在自己家里,忙起身走了下来,看到坐在客厅的凌天宇,忍不住感动,是他送自己上来的。

    “醒了?”凌天宇看到夏轻衣醒来,忙起身搀扶住她,让她坐在了沙发上,给她倒水去。

    “你回去吧,我没事的。”夏轻衣能够猜出来自己睡了多少时间,他肯定一直在守着的。

    凌天宇则是摆了摆手,继续坐着,现在才八点,九点去。

    他现在至今想不出来是怎么回事,为什么会被得知,他杀五人的时候,没有留下任何踪迹的,该毁的都毁了。

    “等等!”

    突然凌天宇想到了什么。

    难道是她?

    杀海北第二恶枫夜的时候,留下的那个女人。

    凌天宇想来想去,想了所有的可能,最终只能将怀疑放在那个女人的身上,只有她可以走漏风声!

上海时时乐出号走势图 www.suction-hook.com

上海时时乐出号走势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