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你吃饭了没有?”夏轻衣喝了一小口水,扭头看着凌天宇,这个男人,要不是他的出现,恐怕自己现在都身处生不如死的地步了。

    海北七恶看上的女人,没有一个可以逃得了,幸亏他出现,是他救了自己。

    夏轻衣现在心里只有感动,如果真的可以以身相许,她会毫不犹豫的以身相许,可人家那么优秀,肯定看不上的。

    “你饿了?”凌天宇甩了甩心中的猜测,问着夏轻衣道。

    “有点儿。”夏轻衣点了点小脑袋,眼睛哭的还是红彤彤的,起身准备去做饭,凌天宇肯定没有吃。

    这样一个从未谋面的男人,守着自己,真的值了,琳琅有这样的好兄弟也会很高兴的,也会知足的。

    凌天宇却让她坐下来,他去做,她的心情不好的,别在用菜刀切到手了。

    夏轻衣知道拒绝不了,坐在客厅,怔怔的看着和自己弟弟的合照,那视频依然时不时的笼罩在她的脑海内,每个日日夜夜她都会被惊醒,一身的汗水。

    那么多个日日夜夜她都是这样过来的,现在只能喝安眠药才能睡着,从一片一直到现在四片,甚至还在增加,她也不想,可一闭眼就是弟弟被折磨的画面,她有时候真的想大醉一场,不去想,也就没有痛苦。

    她尝试过,每次醉了后再醒来,还是在痛苦当中。

    厨房内,凌天宇看着冰箱内有挂面还有鸡蛋西红柿,简单的做了一份面。

    看着手中的菜刀,凌天宇的双眼内闪过一抹杀意。

    也就十几分钟,凌天宇端着一碗热气腾腾的晚饭来到了客厅,让夏轻衣尝尝看,虽然出来后,没有怎么做过饭,但手艺还是在的,他六年级的时候就会做饭了,全是他母亲教的,相信手艺还在,味道应该还可以。

    夏轻衣现在只觉得很饿,将汤都没有留下,喝了干净。

    “滴答!滴答!”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凌天宇抬头看了看墙上挂的钟表,九点整。

    夏轻衣去了卧室,凌天宇告辞离去,本来要送他的,被凌天宇拒绝了。

    这么晚了再下来不安全,再说了,他一个大男人还需要人送啊?他没有那么矫情。

    “地下拳场!”凌天宇坐在车内,启动了车,赶往了海北地下拳场,他还是知道那个地方的,毕竟他也是海北人,虽不是地地道道的城市人,多少还是了解海北一些的。

    凌天宇一路开着车,今天他要血洗地下拳场,所有人都跑不了,有多少人在,就得死多少人。

    他不怕别人说他滥杀无辜,也管不着,他只是知道一点儿,他兄弟被他们杀了,墓被他们毁了,这就行了,理由不需要,就一个字——杀。

    或许别人会认为凌天宇是一个嗜杀之人,可海北七恶做出来的事情,就不嗜杀了?死在他们手中多少人?要是说出来,会吓一跳。

    称他们为刽子手,都是高抬他们,这世上就是有这种比人渣还要人渣的人存在,留下他们,只会是一个祸患,只有杀,才是最好的结果。

    ……

    海北地下拳场,没有任何观众,只有一排一排的身穿黑色西装的男子,整整齐齐在拳场入口等着,只要夏轻衣进来,就得享受非人的折磨。

    “大哥,你放心吧,我会的。”地下拳场比武台上,老四米越坐在一把躺椅上,拿着手机打着电话。

    “算是便宜你了,夏轻衣可是好身体的,可劲儿享受吧,我等着你的好消息。”老虎虽然不甘心,可他走不开现在。

    死了五个兄弟,他得交代,毕竟他们背后还有势力支持着,是被人一手培养起来的,要是不交代一下,可就说不过去了。

    “放心吧大哥,我肯定会好好的享受的,那可是好身体,可以延长寿命的。”米越忍不住贪婪的舔了舔嘴唇,夏轻衣的身体可是好东西。

    他们这么千方百计找她的麻烦,可不是为了一个所谓的酒吧,而是夏轻衣的身体,不然就一个破酒吧会被人家看在眼中?

    夏轻衣是阴冷之体,所谓的阴冷之体就是,体内含有一种可以被吸收的力量,这种力量看不到,摸不着,只有男女之事才可以感觉到。

    海北七恶,为的就是这个,普通人肯定不知道这所谓的阴冷之体是什么,但他们知道,他们玩的女人不少,即便做了安全措施,也不可能每次都那么幸运,私生活紊乱不会不得病的,但偏偏他们没有。

    全是因为他们体内有内劲的,内劲就是内家高手才会拥有的,像段超就是太极高手,就有内劲,这内劲放在武馆内,也是高手了,当个武馆师傅也是绰绰有余的。

    而拥有阴冷之体者,体内拥有阴冷之力,一旦男女之事开始,被吞噬掉,会增加内劲的,到时候有可能让他们踏入先天高手之列。

    凌天宇和他们不一样,他是正儿八经的修仙者,体内有灵根的,可这灵根不是每个人都有,内家高手千千万,可修仙者却是凤毛麟角,少之又少,全因灵根。

    若从内家高手成为先天高手,那将是一个很大的跨越,实力会增加不少,也有可能踏入修仙者行列。

    也正是如此,他们才会千方百计的想要得到夏轻衣,可又不敢用强的,一旦伤了身子,体内的阴冷之力会消失掉。

    结果才有了琳琅被折磨致死的事情出现。

    他们七人玩的女人多了,可还真是头一次遇到这种体质的女人。

    可惜,是内家高手的只有两人,老虎和米越,其余五人都只是花架子,只是会玩女人罢了,但能够和这样体质的女人发生关系,百利而无一害。

    坐在比武台上的米越,放下手机等着夏轻衣的到来,他不信不来,她弟弟的脑袋还在他们手中,若不是怕强行带走,蹭破了身子,早就下手了,还会让她活到现在?

    米越并不好色,可美女么,是个男人都愿意的。

    “吱嘎嘎!”

    地下拳场厚重的百万价格大门被推开。

上海时时乐出号走势图 www.suction-hook.com

上海时时乐出号走势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