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手电筒给我。”赵祥德看着在臭水沟内寻找的凌天宇,让人拿来手电筒,不能看着凌天宇在找,给了他那么一个机遇,必须和他一起。

    “德叔,我们下去吧,您老就在这里站着就行了。”赵祥德身后一身穿西装的男子,忙劝说道,这样的脏活他们来就行了,那用的着您老人家来,这不符合身份的。

    “给我。”赵祥德却摇了摇头,凌天宇给了他一个机遇,那就是恩情,否则医术还不知道什么时候能够有提升呢,帮他一起找,也是应该的。

    西装男子无奈,他深知德叔的脾气秉性,只能让人将手电筒拿过来。

    赵祥德拿着手电筒,也下了臭水沟,陪着凌天宇寻找。

    “来啊,下去二十个人。”西装男子大手一挥,拿着手电筒紧跟其后下了臭水沟,开始找。

    整整寻找了一个小时,都没有找到,甚至淤泥里都翻了,一点踪迹都没有。

    凌天宇不甘心,直奔第二条臭水沟。

    没有任何犹豫,拿着手电筒就下去,开始寻找,一步一步的站着,赵祥德也跟着找。

    这条臭水沟要比之前的大很多,至少大了一倍,臭烘烘的,还有苍蝇在乱飞。

    凌天宇脸上头发上都有臭淤泥,若是有人吃的饱饱的过来,闻到这味儿,指定吐出来不可。

    找到凌晨两点,还是一无所获,只剩下最后一条了,再找不到,恐怕真的就找不到了,毕竟有一段时间了,这种地方别说是一颗脑袋了,就是一具尸体扔在这里,都不一定能够找到的。

    这里腐蚀性大的很,苍蝇乱飞,虫子遍地都是。

    这种地方也不会有人来的。

    凌天宇开车就直奔最后一条臭水沟,不信找不到,无论如何也得找到,不能让兄弟在那边儿尸骨不全的。

    尸骨不全按照老一辈儿的说,那是无法投胎的。

    “再下来几个人。”西装男子站在臭水沟内,看着还有好多地方没有找,忙对着岸上的人挥手,又下来了二十人,加入了搜寻队伍中。

    “斯!斯!”

    凌天宇找到岸边几棵杨树下时,看到一黑色袋子,鼓鼓的,可上面缠着一条黄色的蛇。

    赵祥德就站在凌天宇身旁,也看到了。

    “啪!”

    凌天宇直接走过去,右手闪电一般的出手,一把握住了蛇头,将其扔的远远的。

    赵祥德看着凌天宇拿起来的黑色袋子,里面流出来一股乌黑乌黑的液体,臭味熏天。

    “哗!哗!”

    袋子被打开,露出一具白色骨头,上面满是臭淤泥,凌天宇将白骨拿了出来,是一颗头颅,上面还有未脱的头发,只是早已没有血肉,而是白骨。

    赵祥德看到,知道,这十有八九就是他兄弟的头颅,只是头颅上有一个惊人的窟窿,明眼人都能看出来,是被钝器击碎的。

    凌天宇双手捧着头颅,虽然已成为白骨,但他能够认出来,那就是,错不了,看着那头顶上的窟窿,强忍着泪水,仰头看了看漆黑的夜空,踩着臭淤泥上了岸。

    赵祥德陪着凌天宇来到医院内,别墅肯定是不能回的,不然让人看到了,得吓死不可。

    凌天宇清洗着兄弟的头颅,看着那牙齿,都已经残缺不堪,脸部的骨头也有裂痕。

    “咯吱!咯吱!”

    凌天宇心中的怒火,再次涌出来,他觉得自己折磨的老虎轻了,还有那六个人,都轻了,该让他们尝尝什么叫做凌迟,他管不了别人怎么看他,他只想成百倍,成千倍的还回去。

    可已经没有机会了。

    “你要找的,已经找到了,在老虎的一处私人庄园内。”赵祥德拿着手机来到凌天宇身旁说道。

    凌天宇路上的时候拜托了赵祥德,让他找到海北七恶所喂养的所有宠物,它们吃了他兄弟的身体,它们得下去。

    兄弟的尸骨必须完整。

    凌天宇将兄弟琳琅的头颅用干净的衣服卷好,拿着车钥匙在赵祥德的带领下赶往了老虎的私人庄园处。

    在海北郊区,一处比梨园还要大的庄园,大门全部是国外的精装门,比起来梨园的大门还要好。

    凌天宇看着还有保安站岗,里面还有人活动,知道是海北七恶的势力。

    “七人养的宠物是德牧,还有比特犬,就在别墅内。”赵祥德看了一眼庄园道。

    凌天宇微微点头,打开车门走了下去,解开了外套上的扣子,直奔大门处而去。

    “干什么的?”

    “砰!”

    “咣当!”

    一个保安见有人走过来,拿着警棍走了过去,却被凌天宇一脚踹飞了出去,将身后的大门也一起撞飞,车内的赵祥德看到,吓得不轻,他到底什么实力?一脚就可以踹飞一个人,还可以将那门给踹的飞出去,这还是人么?

    纵观海北还没有人能够做到,真是强!

    “谁?”

    大门被踹开,守在庄园内的势力全部跑了过来,将凌天宇围的密不透风。

    “咔嚓!咔嚓!”

    “……”

    一阵骨头破碎之声响起,围住凌天宇的人,全部倒地吐血,凌天宇踩着尸体直奔别墅而去。

    “砰!”

    别墅的门被踹开,七条狗,三条德牧,四条比特犬,正在被两个保镖喂着大骨头,正在吃。

    “你是谁?”

    “咔嚓!咔嚓!”

    两个保镖看到别墅的门被踹开,忙转身警惕着凌天宇,却紧紧说了一句话,脖颈被捏断,倒地没了呼吸。

    “汪!汪!汪!”

    七条狗看到陌生人进来,感受到危险,一股脑儿冲了上来,尤其是那比特犬,凶猛的很。

    “呜……啊……”

    七声呜咽声响起,凌天宇带走了七颗狗脑袋,什么样的主人,就有什么样的狗,俗话说,打狗得看主人,这种恶犬就不该存在世上。

    凌天宇来到车内,启动车离去,在凌天宇进去的时候,赵祥德让人没有等着,把踪迹全部毁了,毕竟海北七恶背后的势力很是复杂,还是小心为上。

    凌天宇在医院待到了天亮,去了公墓,带着海北七恶的脑袋,还有那七条狗的脑袋,站在夏琳琅的墓前。

上海时时乐出号走势图 www.suction-hook.com

上海时时乐出号走势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