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凌天宇闻言,看了一眼为首一人,心生恼怒,这都是谁的人啊?没完没了了。

    菜市场的事情还没有能清楚是怎么回事,在别墅发生的事情也没有能清楚是怎么回事,现在又来一这事情。

    仿佛所有的事情和他过不去一样。

    商场门口,不远处,一辆奥迪车半开着窗户。

    秦天依一家人坐在车里面,看着这里的一切,商场门口可是亮如白昼,秦天依说过,要凌天宇横死商场门口的,必然说到做到。

    这六人她是很相信的,都是重金请过来的,收拾一个凌天宇简直就是轻而易举,赶紧收拾了,他老公现在正在催着她回去,说憋不住了。

    “姐,那不是你的保镖么?”秦天浩坐在副驾驶座上,揉了揉眼睛,还以为看错了呢,仔细一看,才确定。

    可秦天依没有回话,只是看着商场门口的一切。

    秦亮夫妇更是如此,他们女儿出来商场的时候和他们说了,要凌天宇横死门口的,他们当然乐意之至了。

    他们可是知道,凌天宇是有多不要脸,在商场里面不就是说了几句么,竟然还说要他们女儿死,见不到明天太阳什么的,能够每个月看他就已经算是仁至义尽了。

    “喂。”秦天依有些等的不耐烦了,准备打电话催他们赶紧动手,可手机响起。

    “宝贝儿,快点儿回来,现在都十点了,你再不回来,你男人可憋不住了,不然找其她女人去了。”

    “哎呀!我马上回去。”秦天依一听这话,不甘心的看了一眼还没有动手的六人,开车返回。

    反正凌天宇也活不成了,他相信这六个保镖的身手,收拾凌天宇这样的楞种,那是轻而易举的。

    她现在到是有些着急起来,可不能让其她女人进来,不然的话,她的位置不保。

    这两天可是学了一新招,还没有让他男人尝尝呢。

    想要掌控住一个男人,首先得控住他的胃,但最重要的是,让他随时随刻都感受到舒服,尤其是像她男人这样的人,只有让他舒服了,才不会离开。

    秦天依对这个道理还是很懂的,就是用这一招将常洪稳稳的绑在身边的,甚至还到了结婚的地步。

    不得不说,秦天依很有心计,也很懂得利用自身的优势。

    秦天依很不甘心,要是多给她十分钟,就十分钟,她敢说,会看到一幕精彩的大戏。

    “我先回去了。”秦天依将父母和弟弟送到了家,忙开车赶往她男人那里,今天晚上得让他舒服的下不来床。

    秦天依现在可是得意的很。

    “宝贝儿,快点儿!”回到别墅的秦天依,手中的包包都没有放下,便被抱了起来。

    秦天依还真够可以的,武空空也够厉害的,竟然都拜倒在了她的石榴裙下,这样的大少爷不都是一天换一个么?

    看的出来,秦天依很有城府,心计也够深。

    而商场门口,她那所谓的六个保镖,已经被收拾的倒飞了出去,有不少人围观,可惜,都没有人敢上来多管闲事,这六个人一看就知道是怎么回事。

    凌天宇没有费吹灰之力,一人一脚,全部送给了他们,他下了死手,不会死,但下半辈子只能在病床上躺着,轮椅都坐不了。

    “嗡!”

    凌天宇缓缓的开着车,没有敢开快,段嫣然正坐在副驾驶座上累的睡了过去,凉风吹了进来,凌天宇有些担心,看着她被吹散的刘海,忙关上了窗户。

    可别在冻着了。

    他现在就怕段嫣然出点儿事情。

    只是他现在心里不自觉的想起来她在商场内说的话,说过要保护她的,那她也算是他生活下去的动力。

    想到这里,凌天宇扭头看着熟睡过去的段嫣然,忍不住的伸手给她整理了一下散乱的刘海,看了看时间,回去熬药还有时间。

    没有多久,凌天宇将车停在了别墅门口,想要开口叫醒熟睡中的段嫣然,可还是忍住了,那么大一个公司,一天都在工作,还是算了,抱她上去吧。

    凌天宇轻轻的将她抱了起来,段嫣然可能也是真累了,小脑袋往他的怀中蹭了蹭,睡的更加死。

    “呼!”凌天宇抱着她来到卧室,呼出一口气,将她放在了床上,给她脱下鞋子,衣服可不能脱的,男女授受不亲的,虽然现在不是太那什么,可还是不能乱来的。

    “嗯?!”凌天宇给她盖好被子,看到台灯下放着一本日记本,还是上锁的密码本,只是没有上锁,笔还在里面夹着。

    便拿了起来,坐在床旁边看着。

    “明天要和天宇一起去逛商场,不知道他会不会嫌弃自己太麻烦?或者说嫌弃自己太事儿多?”

    “可我还是想去商场,我也不知道为什么,特想和他单独在一块儿待着,他身上好像有一股莫名的东西吸引着我。”

    “妈,你说这是不是恋爱的味道?总觉得见不到他,哪怕见不到一分钟,都觉得可痛苦,想念。”

    “我是不是动心了?可我和他认识没有几天的,可我现在的心情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我也没有谈过恋爱,感情的世界里面,我就是一张白纸的。”

    “唉,可能我真的要恋爱了,可他会知道么?或者说哪天我真的像他表白,他会不会接受啊?”

    凌天宇看着最后一张,是昨天写的,不由得眉头紧皱。

    她怎么会有这种心思?自己身上有什么东西会吸引她?

    一个住过牢的人能有什么东西可以吸引这样一个优秀的女孩儿?

    凌天宇轻轻的合上日记本,放回了原位,悄无声息的离开了卧室。

    一直熬完药,凌天宇才去洗澡,准备明天中午回去送鞋去。

    次日天亮,段嫣然从睡梦中醒来,看到自己穿着衣服睡,躺在床上,揉了揉头,想起来昨天好像睡着了,看来是天宇抱她上来的。

    虽然不是第一次了,可还是有些不好意思的。

    段嫣然忙洗漱一番,来到客厅,凌天宇已经做好早饭,等着她。

    段嫣然忙坐了下来,低着小脑袋吃着,凌天宇也只是看了一眼,说道:“送你到公司后,我十点多回一趟家,你自己在公司待着就好了。”

上海时时乐出号走势图 www.suction-hook.com

上海时时乐出号走势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