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我没有回去的意思,我也不想回去,你别……别误会。”段嫣然说道最后两个字时明显停顿了一下,低着小脑袋,一脸的难受。

    她生怕凌天宇误会,毕竟自己选择离开,要是回去的话,岂不是对不起凌天宇所做的一切?

    给钱,又将那么大的房地产公司给了她,要真是回去了,他给做的一切,都将是过去。

    一旦回去,那么她就会承认,还是段家的人,这些钱还有公司,都将是段家所有,这跟骗他有什么区别?

    段嫣然可不想凌天宇这样想,也绝对不想让他这样认为,他可以事事为她,她同样也可以。

    他的付出,她都看在眼中了,无论何时,都不会胳膊肘向外拐,哪怕遇到生死,段嫣然也绝对会第一个保下他,尽管没有多大的能力。

    凌天宇听到段嫣然这句话,看着她,至于这么紧张?想回去就回去,他绝对不会阻拦,当初他说过,一切看她自己的决定。

    “我没有生气,你自己做选择就好。”凌天宇坐在沙发上,剥了一个橘子,亲手给了段嫣然,道:“我说过,你想做什么,就做什么,我绝对无条件支持,无论何时,我都会站在你得身后,天塌下来,由我顶着,你安心做自己的。”

    凌天宇看着段嫣然,那水灵灵的大眼睛,微微一笑,起身上了楼。

    “天塌下来……由他顶着……无论何时……”段嫣然看着凌天宇上楼的背影,心中回荡着这句话,仿佛一颗颗子弹,击中在芳心内,子弹永远取不出来。

    她没有想到,凌天宇会对她如此看重,到底是一个什么样的承诺,可以导致他这样做,难不成仅仅只是一个承诺?

    或者说他…?

    段嫣然想到了某种可能,忍不住的脸一红,低头看着手中的橘子,轻轻的掰下一片吃了起来。

    卧室内,凌天宇盘腿坐在地毯上,双手在胸膛前虚化一太极图,一团白光形成一太极图,很是神奇。

    只见凌天宇双手成兰花指,放在双腿膝盖上,陷入了修炼当中,出来这么久,也该好好的修炼修炼了,老头儿在的时候,没少督促他修炼,如今这么多天没有修炼,也的确是懒惰了点儿。

    漆黑的卧室内,凌天宇周身闪烁着一团白光,将卧室照亮的亮如白昼,简直就是白天,不,是比白天还亮。

    倘若有人看到,会很震惊,这白光不是单纯的白光,而是灵力外放,这白光也就是灵力,凌天宇的实力早就破了辟谷期,这都市当中,能够看透他修为的,不多。

    估计没有一人,老头儿留给他太多,好多东西他都没有彻底领悟。

    用老头儿一句话说,若是能够领悟一皮毛,也足够他翱翔修真界,可想而知,老头儿的实力多强,但为何会在监狱内,不得而知,又为何让他重点保护段嫣然,凌天宇也不知道。

    老头儿离开时,他想过这个问题,可依然没有头绪,或许等他进入修真界后,才有可能知道,也不知道还有没有机会再见到老头儿。

    凌天宇现在不敢保证,也无法保证。

    他连老头儿的身份都不知道,了解的,也是模糊一片。

    整整一夜,凌天宇都在修炼,可段家,段燕云回去后,并没有回家和妻儿团聚,而是和父亲在客厅坐了一夜,二人一夜未睡。

    “爸,我看这件事就算了吧,真到那个时候了再说。”段燕云看着愁眉不展的父亲道,从心里来说,她也不想嫣然回来,尽管嫣然对段家很重要,可能够开心一天是一天,作为一个叔叔,虽然同情,却也无计可施,只能承受。

    “放肆!”段燕云的话,却引起来段鹏程的生气,什么叫算了吧?又什么叫那个时候再说?

    他们段家需要她,生她,养她,该用她的时候就这样?对得起段家的列祖列宗么?

    段鹏程看着次子,极其生气,竟然说出来这种大逆不道的话来,她现在不想回来,以后更不想回来,真到那个时候了,不回来就是段家的灾难,覆灭都有可能。

    段燕云被父亲的突然生气,吓得忙缩了缩脖子,他很怕段鹏程的,都是大家族子孙,见过太多的利益纷争,为了家族利益,可以放弃所有,亲人也在所不惜,嫣然就是一个例子。

    “我告诉你,整个段家,和嫣然关系最好的,就数你,我不管你想什么办法,你必须给我带回来她,这样咱们段家可以获取更多的利益。”

    “对咱们段家百利而无一害,嫣然现在可是奔马房地产的总裁,奔马房地产是什么地位,你不是不知道,嫣然一旦回来,奔马房地产就是咱们段家的,到时候咱们段家的实力会增加更多,财力更是雄厚,你懂不懂?”

    “咱们段家养了她二十多年,也该她付出的时候了,嫣然的管理能力,咱们段家有谁可以比得上?趁着时间还有缓冲,让她发挥出来,也不枉费她来这世间走一遭。”

    “死后,用咱们段家最高规格的葬礼风风光光的给她办丧事,也算是对的起她了,所以,你无论如何也要带回来她,你自己想办法。”段鹏程直接翻了底牌,也算是露出了真正的嘴脸。

    段燕云听到这话,看着他这个老父亲,心在哆嗦,是惊恐的哆嗦,嫣然本来就时间不多了,不好好的让她享受,竟然还想着怎么从她身上压榨,还想贪图嫣然手中的奔马房地产,狼心狗肺,良心让狗吃了?

    变了,都变了,家族现在到底怎么了?他就几年没有回来,竟然变的让他如此陌生。

    这一刻,他看到的不是父亲,不是那个原来护家人,护子孙的意气风发的夫妻,而是一个奸诈之人,毫无人性之人。

    试问,这样做对得起九泉之下嫣然的母亲么?

    段燕云现在觉得后背冒冷汗,还是那一种极其阴冷的冷汗。

上海时时乐出号走势图 www.suction-hook.com

上海时时乐出号走势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