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好好好。”武空空现在巴不得呢,心里是着急了点儿,洗澡后,更是好,他现在对秦天依爱不释手,他有过的女人,多的去了,秦天依却是至今为止在一起最长的一个。

    没有办法,这秦天依每次伺候的他都舒服至极,让她都不想找其她女人了,他现在就想一天二十四小时压着她,这女人简直就是一个妖精,让他受不了。

    二人满是汗水,依偎在床上。

    “老公,你得再派人杀他。”秦天依抬起来那张额头上满是香汗的脸颊,妩媚的看着武空空,都伺候了,不能说话不算话。

    “放心吧宝贝儿,我肯定说到做到,他让你不爽了,我肯定让他不爽的。”武空空很男人的发了话,这么好的女人,要是让她不高兴了,他会心疼的。

    “嘻嘻,谢谢老公。”秦天依激动的亲了一口武空空,依偎在他的胸膛上,享受着。

    “明天还得跟着去,真是倒霉。”突然,武空空点了一根儿烟,抱着秦天依享受着,心里却十分不爽。

    非要他跟着去学着处理事情,真是头疼,他明天还要去玩呢,非要他开始掌管家族的事情,有你们在,他管什么?

    武空空对自己父亲极其不爽,今天早上让人找到他,通知他的,下了死话,要是不听话,不在给钱,无奈,武空空只能妥协。

    “去就去呗。”秦天依也知道这件事,武空空和她说了,但她很赞同,武空空可是未来的武家继承人,那样,她就是武家的正房,这地位,这身份,谁不得巴结她?

    要钱有钱,每天花个上百万都没有什么的,武家那么大,想想都觉得可激动。

    得好好的把控住他的心,让他永远拜倒在她的石榴裙下,这样,她一样是有钱人。

    “本少爷不想去。”武空空心里一百个不愿意,可也只能嘴上说说,要是不去,断了钱,可就生不如死了,还是乖乖的去吧,也只能发发牢骚。

    “我陪你去明天。”秦天依笑道,她现在得跟着武空空,不能让他跑了。

    “嘿嘿,这还差不多。”

    一夜而过,北晨别墅,凌天宇有些担心的看着段嫣然,确定不休息一天?

    他虽然对自己的医术很自信,可还是有些担心,说了好几次,让她休息一天,可段嫣然的回答是,不用,有你在就可以了。

    无奈,凌天宇只能妥协。

    没多久,二人来到公司内,凌天宇依然坐在沙发上看着报纸,到是段嫣然,拿着文件离开了公司,在一间高级会议室内,开着会。

    “好了,就这吧,将安排都传下去。”段嫣然起身,拿起来文件,散了会,所有的部长拿着安排全部离去。

    段嫣然揉了揉眼角,起身拿着文件离开了会议室。

    “烟舞,你下来把桌上的那一份报表给我送下来,我在会议室门口。”段嫣然一边儿走着,一边儿拿着手机和宋烟舞打着电话。

    “我知道了总……”

    “哎呀!”

    “砰砰砰!”

    宋烟舞话没有说完,段嫣然那边儿传来一声哎呀声,手机从手中滑落。

    “特么的,没有长眼睛啊?”

    “找死!”

    “砰!”

    段嫣然根本没有反应过来怎么回事,刚出门,被撞了一下,抬头时,都没有看清楚是谁,直接被一脚踢在小肚子上,整个人倒在了地上。

    “你……”段嫣然想要抬头看看是谁,这是谁?撞一下,至于下手?

    可疼的使劲捂着腹部。

    “老公,你没事吧?”

    “没事,真特么不长眼,敢撞老子,找死!”

    “哼!”

    这一男一女,不是别人,正是武空空和秦天依,他父亲让他过来学习管理生意,就是跟着人过来和奔马房地产谈合作的,让他一点儿一点儿学。

    武空空本来心情就不爽,撞他更让他心情不爽了,他一万个不愿意来的。

    可没有想到,还有人不长眼撞他。

    随后二人离去。

    二人不认识段嫣然的,要是认识,估计也不敢这么做,甚至还敢踹。

    这不是找死么!

    “嘶——”

    段嫣然现在艰难的站了起来,低头看了看被踢的小肚子,白色的衬衫上有血液,忙看了看,有一道伤口,让她很是意外,踢一脚不至于这么狠吧?

    虽然疼!

    “总裁,您怎么了?”段嫣然想要去捡滑落在地上的手机还有文件,血液却顺着衣服滴了下来,本来就是白色的地板砖,更是显眼。

    “快快快,扶总裁先进去。”四个工作人员忙跑过来,搀扶起来段嫣然,先回高级会议室,先坐下来,忙打电话通知救护车。

    总裁怎么流血了就?

    “总裁。”刚拨通过去,宋烟舞拿着文件来到了会议室内,她挂了手机后,也没有听到手机内的声音,就拿着报表坐电梯走了下来。

    可看到眼前的一幕,吓得忙搀扶着。

    段嫣然也不知道,踢得那一脚很疼,仿佛有什么利器捅进了小肚子内,很痛。

    人都没有看清楚是谁。

    宋烟舞现在顾不得其它,忙拨通了凌天宇的手机号,让他赶紧下来。

    凌天宇还在看报纸呢,接到宋烟舞的手机,知道后,外套都没有穿,瞬间离开了办公室,也没有做电梯,太慢,楼梯内闪过一阵风,速度快入闪电。

    “砰!”

    会议室的门打开,凌天宇来到会议室内,看着被宋烟舞照顾着的段嫣然,忙跑了过去,这怎么了?怎么流血了?

    “天宇!”段嫣然看到凌天宇,忙叫了一声,眼睛内弥漫着泪水。

    凌天宇忙查看伤势,看到那只有几毫米的伤口,忙先止血,抱起来她回了办公室。

    “去找纱布。”凌天宇吩咐宋烟舞道。

    宋烟舞不敢耽搁,忙跑着去找,一个公司还是能够找到纱布的。

    凌天宇看着平躺在沙发上的段嫣然,先清理了清理血,看着那伤口,看着有点儿像类似于锥子割破的。

    段嫣然现在还能够感觉到有点儿疼,昨天刚中了蛇毒,这才刚来公司没多长时间,又发生了这事情,凌天宇无奈的很。

    给过她一条项链的,怎么回事?怎么没有戴啊?

上海时时乐出号走势图 www.suction-hook.com

上海时时乐出号走势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