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轻灵放下手中的保温杯,拿起来桌上的手机,离开了办公室。

    走廊外,轻灵走到了走廊的最尽头,为以防万一,专门挑了最远的地方,她不傻,凌天宇是修炼者,所以听力很好,还是保险点儿好。

    “义父。”手机接通,轻灵忙道:“义父,不好了,凌天宇知道了嫣然身上的使命,他给我喝了药,那药是古方,我能辨别出来其中几位药材,正是解嫣然体内毒液的药方。”

    “什么?!”

    “咔嚓!”

    段鹏程正在客厅坐着,手中还拿着水杯,听到这话,吓得水杯都从手中摔在了地板上,他现在脑子乱了,根本不敢想,这怎么可能是真的?

    “喂,义父你听着没?”轻灵见手机那一头没有声音,忙说道,凌天宇肯定是知道了,这药她可以肯定,就是解段嫣然体内毒液的药,听他刚才的口气,轻灵确定,段嫣然体内的毒液已经解的差不多了。

    “我知道了。”许久,段鹏程回了一声,那声音极其低沉,不等轻灵再说什么,手机已经挂了。

    无奈,轻灵只好收了手机,回了办公室。

    “哼!”轻灵看着坐在沙发上看杂志的凌天宇,心中冷哼一声,看了看放在桌上的水杯,走过去,拿了起来。

    “滴答!”

    轻灵从包包内拿出来一小瓶子,悄无声息的滴了一滴无色液体,那液体进入水杯内,和水融为一体,没有任何颜色。

    “别看了,都看了这么长时间了,喝点儿水吧。”轻灵走了过来,亲手递给了凌天宇水杯。

    凌天宇放下杂志,接过水杯准备喝,还真有些渴。

    看着已经靠近嘴边的水杯,轻灵奸计得逞的笑了笑,这一滴并不会感觉出来,可十滴的话,就足以悄无声息的要了凌天宇的命。

    这毒药无色无味,哪怕凌天宇实力再强大,也不可能活下来的,不会带来什么痛苦,但会让他体内的内脏慢慢的腐蚀,在睡梦当中死去。

    轻灵得意的很,这可是她义父段鹏程亲自给的她,专门交代她的,誓要凌天宇的命,不然没法交代,段鹏程的心狠手辣程度,不了解他的,会觉得此人很慈祥,但了解他的为人,会知道,他的心是黑心,一旦触碰他的利益,会毫不犹豫的动手除掉。

    凌天宇就是一个例子。

    “喂。”可刚准备喝,凌天宇的手机响起,他也没有顾着喝,忙接通。

    “天宇,你过会儿回来吧,陪我去商场一趟。”苏若曦在浴室泡着澡打着电话道,她得去买一些东西去,她闺蜜要结婚了,她打算换一身衣服去参加。

    又没人跟着去,只能让她这个弟弟跟着了。

    “好,我知道了,我现在就走。”凌天宇放下水杯,挂了手机,穿好外套。

    “我下午回来。”凌天宇看着轻灵说了一声,离开了办公室。

    “砰!”

    办公室的门被关上。

    “就差一点儿!”轻灵看到凌天宇离开,眼看就要得逞了,气的在办公室跺着脚,她现在恨不得杀了那个打电话过来的人,只要十滴就可以解决了凌天宇,到时候奔马房地产将全部归他们段家所有。

    轻灵十分气愤,看着那水杯,将水倒了去,只能再找机会了。

    苏若曦这个电话,打的很及时,如若不然,就凌天宇对段嫣然的信任,会毫不犹豫的喝下。

    可惜,苏若曦恰恰打来了电话,破坏了她的计划。

    离开的凌天宇,正在往家赶。

    陪他嫂子去商场逛,那是应该的,谁让她哥哥不在了呢,那这个重任就落在他的身上了。

    “走吧。”凌天宇回到别墅坐了一会儿,苏若曦一身修身运动衣从楼上走了下来,一双白色运动鞋,头发简单的披在肩膀上,靓丽,青春,真正的诠释了一个美女的气质,甚至还隐隐约约透露出一股典雅。

    凌天宇点了点头,离开了别墅,载着他嫂子去了市中心。

    “你有衣服没有了?”苏若曦看了看手机,问着凌天宇,出来后,都没有见过他去逛过商场,好歹买几身。

    “有。”凌天宇笑了笑,衣服对他来说,有几件就行了。

    “给你买几件去。”苏若曦直接做了决定,她这个嫂子肯定得当好了,不说什么事情都管吧,起码有些事情是要管的。

    “嗯。”凌天宇知道拒绝不了,也就坦然接受,他也不缺钱。

    苏若曦看着车窗外,没有再说任何话,静静的听着车内的音乐。

    可段家,已经炸开了锅,段鹏程和段燕青在他们段家一处私人别墅内,还是仿古式的别墅,环境很优美,是绝佳的休养之地。

    别墅客厅内,段鹏程和儿子段燕青坐在沙发上,看着坐在最中间一个身穿黑色太极服,满头白发的老者。

    这老者满头白发,可却脸上没有一丝皱纹,鹤发童颜这四个字用在他的身上正合适不过。

    此老者周身的气息内敛,看不出到底是什么实力。

    “鹏程,倘若是真的,那么嫣然体内的血液已经停止转换了。”老者看着段鹏程,一脸的沉重道。

    “可现在怎么办?您得想想办法啊。”段鹏程现在着急的不轻,他知道后,没有停留,就赶了过来。

    “先别慌,我去仔细查看查看。”老者起身,上了楼,段鹏程带着儿子也紧跟其后,紧跟老者的脚步,来到一间卧室内,窗户紧闭,窗帘拉着,空气内都弥漫着一股沉闷,让人有些喘息不上来。

    “你们放了我!”灯打开,卧室亮,段嫣然躺在床上,四肢被绳子绑着,活动范围仅限于这床,卫生间就在卧室对面,她醒来后,就在这里,无论如何挣扎,都无法挣脱掉。

    “砰!”

    可惜,段嫣然仅仅说出来这么一句话,被老者直接打晕,躺在床上晕了过去。

    段鹏程和儿子段燕青只是看着,并没有说什么,至于他们的心里有没有心疼和难受就不得而知了。

    老者来到床旁边,将手搭在了段嫣然的右手上。

    “嘶!”

    老者嘴中传出一声惊恐的倒吸之声,血液已经恢复了七层,转换的血液仅剩下三层了。

上海时时乐出号走势图 www.suction-hook.com

上海时时乐出号走势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