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段鹏程和儿子段燕青听到这声倒吸之声,小心脏狠狠地被针扎了一下,他们知道,事情大条了。

    老者收了手,深深地看了一眼晕过去的段嫣然,起身离开了卧室,段鹏程二人紧跟其后,将门关上,跟着来到客厅。

    “怎么样?”段鹏程压低着声音问道,虽然知道能够隐约猜到一点儿结果,但还是抱着点儿希望,希望不太严重,眼看时间不多了。

    “三层,血液只留下了三层,其余七层,全部是正常的血液。”老者摇头回道,这下事情可就严重。

    段鹏程闻言,双腿没有站稳,一软,坐在了沙发上,这一回是真的完了,他们段家这一次要接受惩罚了,可那惩罚真的承受不起。

    段鹏程努力的使自己保持冷静,将最后的希望看向了老者,老者是他最后的希望,这可是他们段家的供奉,一位活祖宗,多少次段家出现危机时,都是他出手解决的,他相信这一次,一定也可以。

    “您还有没有办法?”段鹏程看着他们段家的供奉道,这血液只剩下了三层,送过去肯定不及格,到时候要检查的,一旦不合格,惩罚将会到来,他们段家那个时候能不能存在都是一说,这么多年来,都没有人敢违背的,甚至出现一点儿意外。

    段鹏程不敢想象,真到了那个地步,那后果根本不敢想。

    老者却没有立刻回答,而是坐在沙发上,双手紧紧的握着,段鹏程见此,也没有再说什么。

    至于一旁的段燕青,他现在想收拾自己女儿,他万万想不到,竟然有人给她治疗,看来凌天宇的医术不错。

    “凌天宇,你个杂碎!”段燕青想到这里,心中的怒火迸发而出,谩骂着凌天宇,他们段家可没有招惹他,多管闲事到这个地步,这在害他们段家啊。

    客厅安静的很,许久,老者开口道:“既然服用了解药,今天肯定没有喝,目前看她并没有出现什么症状。”

    “现在不需要太担心,这种毒一旦进入到体内,除非坚持喝药,可以解除,一旦停药,会反噬的,最迟两天内会全面反噬。”

    “只是时间,恐怕不够,只有三层,剩下的七层血液想要同化掉,起码要一年的时间,可现在已经不够了,除非……”

    老者说到这里,没有再说下去。

    “除非什么?”段鹏程一听,再次抱起来希望,忙问道,既然除非了,那就肯定还有办法。

    老者看了一眼段鹏程父子,一字一顿道:“除非强行再植入一次毒,全部转换成至阴之液,要么去找一个全身有现成的血液,换取那七层。”

    “这……”段鹏程和儿子闻言,为难了,这上哪儿找去?莫说是找了,就是重新植入,也非常麻烦,况且那种毒没在他们手中,这一旦去拿,那无异于是暴露了,让杨家他们几个家族知道,他们段家就不用活了。

    段鹏程纠结了,这简直就是为难他。

    老者看着段鹏程的表情,也知道很为难,可如今只有这么两个办法,要么找到现成的,要么重新植入。

    “不想暴露的话,就找有至阴之液的女子,用她体内的血液换取嫣然体内的七层。”老者道。

    老者这话一出,让段鹏程父子俩儿更是无奈了,这根本找不到的,海北能够找到一个就不错了,这无异于大海捞针。

    “这……这上哪儿找去?”段鹏程看着自家供奉,一脸的沮丧,又没法暴露,找遍整个海北,也不一定能够找到一个的。

    “找找看吧,实在不行,只能重新植入了,到时候配合药材,应该可以缩短一些时间。”老者也没有多大的把握,他现在好奇的是,这凌天宇到底是怎么知道解药的,这是古方,一般人不可能知道的。

    可偏偏他知道。

    老者现在也十分的无奈,摆了摆手,让段鹏程父子俩儿离开。

    段鹏程父子俩儿只能起身,告辞,离去。

    “爸,怎么办?”段燕青开着车,问着父亲道,倘若找不到,段家必死无疑。

    “通知所有人,找,将海北掘地三尺也得找。”段鹏程一咬牙一跺脚给儿子下了死话。

    现在也只能死马当活马医了,段鹏程是没有办法了,倘若不是轻灵看出来了,恐怕到节骨眼上了,都还不知道呢,不愧是他的义女啊,现在还有机会,生死就看这一把了。

    段燕青闻言,马上拿出来手机拨了过去,通知了所有人,让他们立刻在海北找。

    虽然犹如大海捞针,可也只能这么做。

    在段鹏程他们前脚刚走,老者便回了楼上,看着醒过来的段嫣然,心情可不好,若不是怕伤了她,早就收拾她了。

    身为段家子孙,竟然一点儿奉献的精神都没有,算是养了个白眼狼。

    “你放了我!”段嫣然使劲身上的力气想要挣脱开绳子,可无论如何挣脱,就是挣脱不掉,气的哭了出来。

    她不傻,那天扶着上楼,后脑勺疼了一下,肯定是她父亲动手的,当时有机会动手的,就只有他。

    段嫣然现在想杀他的心都有,要知道是这样,就不该心软,本来她想着,作为子女,虽然离开了段家,可终究是子女,但没有想到,他们竟然使用这种卑鄙的手段,真是可恶。

    段嫣然知道凌天宇现在还不知道她的状况,虽然好奇段家是怎么隐瞒住的,但倘若他知道了,肯定会想方设法来找她的。

    她相信凌天宇会来的,她的白马王子只有一人,那就是凌天宇。

    昨天醒来后,突然发现在这里,段嫣然害怕的不行,喊了凌天宇的名字一夜,那一刻,她感到前所未有的无助,特希望凌天宇在她的身边,也就是那一刻,她心中无法确定的喜欢,还是不喜欢,终于得到了确定。

    是的,她喜欢上了凌天宇。

    还是义无反顾的喜欢上,在她的感情世界里面,她的感情就是一张白纸,毫无字迹的白纸,凌天宇恰恰在这个时刻闯了进来,一而再再而三的救她,她再高冷,眼光再高,也会动心的。

    每一个女人都有一个公主梦,都会希望有一个英雄成为她们的男人。

    凌天宇恰恰扮演了这么一个角色,闯进了她的心中。

    【作为本书的作者,我知道有读者看了,会不舒服,觉得憋屈,主角是修真者,为什么那么笨,怎么就看不出来什么什么的。】

    【一个修真者,总要从弱小成长到强者,需要过程的,倘若一帆风顺,也不太现实,艰难中成长,才算完美,但可以放心,无论任何情节,事情的起因结果,都得顺理成章。】

上海时时乐出号走势图 www.suction-hook.com

上海时时乐出号走势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