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段嫣然躺在床上,只有悔恨和怒火,虽然气的吐血,但并无大碍,嘴角旁,和脸上有血液,原本绝美的脸颊,被血液沾染,多了几分凄美。

    段嫣然一双大眼睛,怔怔的看着天花板,眼神内无任何精气神,有的只是颓废。

    她愤怒的是,家族竟然做出来这种事情,将奔马房地产拿走了一半儿,实在是可恶,那是凌天宇送给她的,凭什么要被他们拿走?

    段嫣然现在十分的愤怒,有杀了他们的心,可奈何被绳子绑着,她也无法挣脱掉,就算挣脱掉了,能不能逃出去都是一说,窗户外有保险窗,手机都没有,想通知人都通知不到。

    一直到晚上,段嫣然都没有睡,老者已经端着饭菜走了进来,看着躺在床上的段嫣然,没有丝毫同情,对她不错了已经,至少没有让她现在死。

    “吃吧。”老者将绳子给解开,将亲手做的饭菜放在了桌上,段嫣然也该知足了,这可是他亲手做的,段家的人,有哪一个有这样的待遇,就是她爷爷段鹏程都没有这样的待遇,亲手吃他做的饭菜。

    可段嫣然根本不领情,看都不看一眼,从来到这里开始,她就没有吃一点儿。

    老者见段嫣然不吃,看着亲手做的香喷喷的晚饭,忍不住的想要动怒,亲手做的饭菜,竟然不吃。

    他现在也算是明白了,明白了段燕青为什么不待见她,再执着,不缺吃喝的,非要做对不起段家的事情,自然看她不顺眼了。

    “不吃随便你,饿着了可别说没有给你饭。”老者起身,端着饭菜就离去。

    段嫣然始终无任何动静,偶尔会眨眨眼。

    “不行!必须离开!”段嫣然双眼内一扫之前的颓废,在心中做了决定,她知道,凌天宇迟早会知道,有人假扮她,不可能假扮的任何地方都像,肯定要露馅的。

    虽然愤怒,但还算冷静。

    这就是段嫣然,一个真正的才女,任何时候,都不会被愤怒冲昏头脑,只能说被亲情绊住了脚,也不难看出,她的脾气秉性。

    亲情始终是亲情,只是段家的人太过可耻罢了。

    “我要上厕所。”段嫣然大声的对着卧室外喊道。

    老者直接走了进来,他就在旁边的卧室内休息,自然听的到,门可没有关。

    老者直接解开了绳子,带着她去了卫生间,卫生间的门开着,只是背对着她。

    “你这样让我怎么洗澡?”段嫣然看着老者很是生气,她要洗澡,这样被看着,太不礼貌了吧?

    “你洗啊,我不会看的,再说了,我一大把年纪了,还会偷看?”老者一听乐了,他可不会看,段嫣然是长的不错,可他这么大了,也不会那么不正经的。

    “不会看也不行。”段嫣然生气的说着,看着卫生间的窗户,半开着,有些惊喜,她没有想到,窗户是开着的,只是上去有些难。

    “你出去,关上门,待会我要吃饭,反正也跑不了。”段嫣然打开水龙头,在浴缸内放着水道。

    难不成她想开了?老者一听,略感意外,要真是这样的话,也就不用担心了,况且她也不知道自己身上的使命。

    “那你洗吧。”老者转身将卫生间的门关上,看了一眼开着的窗户,嘴角咧嘴一笑,离去。

    段嫣然听着外面的脚步声离去,站在了浴缸上,要不是身高高,还真的没有办法摸到窗户。

    段嫣然刚准备上去,却觉得不对,忙从浴缸上下来,淋雨还在开着,心想,老者就这么轻易的走了?卧室的窗户都被保险窗封着,卫生间他会想不到?

    段嫣然很冷静,没有上去,正如她想的那样,老者临走时,已经看到了半开的窗户,早就在下面等她了,姜到底还是老的辣。

    窗户下的老者,看着窗户,就站在原地等着,他知道段嫣然打的什么心思,这么快就变了态度,不免让他起疑心。

    “还不下来?”老者在窗户下等了足足十分钟,有些不耐烦了,上个窗户需要这么难啊?段嫣然身高不低的,那窗户也够大,不可能钻不出来。

    “难道…?”

    老者突然意识到一丝不对,心一惊,忙回了卧室,搞不好被这丫头给算计了,要真是这样,那就完了,他可是知道,整个别墅,有两处地方没有安装保险窗,卫生间是一个,还有一个就是他的卧室。

    “砰!”

    老者推开了卫生间的门,里面没有人,忙扭头看向隔壁的卧室,一看门是关着的,心狠狠地揪了一下,他记得出来的时候,关上门的。

    “不好!”老者忙跑了过去,搞不好真的被段嫣然给算计了,这丫头可是段家现在子孙里面最有能力,也最聪明的一个。

    老者推开门一看,窗户大开着,地上还有湿漉漉的水,忙跑到窗户处,看到上面还有脚印,底下甚至还放着一只高跟鞋儿,正是段嫣然穿的。

    “该死!”老者气的一巴掌拍在窗台上,直接跳了下去,在别墅四周找着,别墅四周虽然也都是别墅,但距离比较远,本来就是休养之地,更何况,这别墅四周有围着的铁栏杆,上面还有尖锐的一端,段嫣然不可能跳过去,肯定要从门那里逃走。

    真是该死!老者在心中一声怒火,竟然被这个丫头给摆了一道,丢脸至极。

    可惜,老者不知道的是,段嫣然根本没有走,还在别墅内,她很聪明,窗户开着,十有八九是老者故意的,所以趁着老者没有回来,将卧室都看了一遍,唯独老者的卧室窗户没有安装保险窗。

    她想过要逃的,虽然在二楼,可下方是草坪,还可以跳下去,但看到别墅门口停的车,足足三辆,知道门口有人守着,立刻改变了主意,制造了跳下去的迹象,实际上她在老者卧室的床下。

    段嫣然绝不是普通女孩儿可以比的,不然话,能够短时间内接手奔马房地产?换做其他人,没有半年是不可能熟悉的。

    别墅外的老者,让人开始找,可愣是没有找不到,将别墅四周都找了一边儿,没有任何踪影,气的在原地直跺脚。

上海时时乐出号走势图 www.suction-hook.com

上海时时乐出号走势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