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你来我这里一趟,我有事情和你说。”赵祥德坐在办公室内,脸色极其沉重,眼睛内都透露着震惊和惊恐。

    他万万想不到,段鹏程他们是他杀的,现在海北所有家族都知道了,如若不是他让段燕云别传出去,恐怕现在都知道是谁杀的了。

    段家别墅内有监控的,在凌天宇离开没有多久,段燕云就回来了,想着回家来看看,结果那知道,看到的不是家人,而是冰冷至极的尸体,一看监控才知道是谁做的。

    赵祥德根本想不到,也不敢相信,可又不得不信,段燕云知道后,他岳父那边儿他并没有告诉,也就是于家,第一个告诉赵祥德的。

    赵祥德和段家的关系很长,关系也很好,即便赵祥德对段鹏程后来很失望,甚至对段燕青也失望,但对段燕云却从没有失望过。

    段燕云这个人根本就不掺和家族的事情,甚至都不会过问,而是为人处世也比段燕青好。

    对于赵祥德,段燕云十分信任,供奉都挂了,他自然想到的是赵祥德,赵老在海北没有隐退的时候,就是出了名的公平人,又和他们段家是老朋友了,自然会找他。

    赵祥德也算是知道,知道为什么凌天宇让他调查段超他们的位置了,感情他要斩草除根。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赵祥德至今都没有想明白是怎么回事,即便凌天宇收拾过段燕青,也不可能矛盾这么大吧?

    凌天宇闻言,知道段鹏程他们死的消息,赵祥德十有八九是知道了,肯定要问个清楚,听他的语气就能听的出来。

    可现在去不了,他今天还有事情,至少中午才能去。

    “中午吧,中午十二点整我到你那里。”凌天宇回道。

    “好,你尽快。”赵祥德点了点头,便挂了手机,继续开车。

    一旁坐在副驾驶坐上的段嫣然,眉头微微一皱,一双柳眉都聚在一起了。

    竟然又要出去,干什么去啊?段嫣然在心中很是好奇和不解,她现在一分钟都不想和凌天宇分开,她真的是爱上凌天宇了,还是奋不顾身的爱上。

    只是她还没有想好,什么时候和凌天宇表白,她现在有些担心,担心凌天宇不同意,被拒绝了,多丢人。

    很快,二人来到了公司,凌天宇送段嫣然去了办公室后,没有待着,跟她说了一声,立刻离开了公司,开车去了海北一条古玩街,去那里买玉。

    “这两块和田玉怎么卖?”凌天宇来到一家玉店问着老板道。

    “好眼光,这是和田玉当中的碧玉,今天你是第一个来的,给你要四万吧。”老板是一大肚便便的秃顶中年男子。

    凌天宇让老板拿出来看看,这两块玉到是不假,毕竟蒙不了他,他结识华菲菲的时候,帮她分析过古物的。

    一块玉他还能鉴定出来真假的。

    前后看了两回,选了四块,两块和田玉当中的碧玉,剩下的就是两块白玉。

    “另外我要一块上好的翡翠,最好是紫罗兰的。”凌天宇看着老板道。

    “跟我来楼上吧,上好的都在楼上,只是价格有些贵。”老板很殷勤,刚开门就已经卖出去了四块和田玉,也算是一笔不小的收入了,这样的顾客,自然得好好的服务了。

    老板带着凌天宇来到二楼,里面摆满了玉,架子上都是上好的玉,凌天宇扫了一圈,没有看到一块假的,看来这是一家诚信店铺啊,这老板看上去有些油头滑脑的,却没有一块假玉,人应该不错。

    “你要的紫罗兰的,都在这里。”老板领着凌天宇来到一架子跟前,让凌天宇自己挑选,拍着胸膛道:“咱们这里不买假货,毕竟诚信第一,尽管放心。”

    凌天宇点了点头,他不说,也不会坑到他的,他虽不玩古玩,但对古玩的了解比起来那些行家,也差不到哪里去。

    老头儿留给他的传承,太多了,几乎含盖了所有,辨别古玩字画就是传承之一。

    “就要这块了。”凌天宇挑了一块小一点儿的,这是要段嫣然戴在脖子上的,必须以防万一,还要叮嘱她,不能再摘下来。

    老板忙给凌天宇包装好,付钱后,凌天宇带着开车离去。

    直到来到公司后,凌天宇回到办公室,手中拿着一把尖锐的小锥子,坐在沙发上在买的玉上刻画着什么,办公室到是没有人,段嫣然带着宋烟舞去开会了,也正好趁此机会刻画。

    “嗡!”

    一块碧玉周身闪过一道红光,只见上面画着一条一条的细线,整个碧玉上都是,仔细看的话,不是太规则,可每一条线,都完美的连接在一起,很是精妙。

    整整两个小时,五块玉全部刻画好,凌天宇的额头上都布满了一层细密的汗水,看得出来,这是个累活。

    “烟舞,将我刚才处理好的文件,送下去,让他们严格遵守。”办公室的门被推开,段嫣然手中拿着三份文件,吩咐宋烟舞道。

    “知道了总裁。”宋烟舞忙点头,看到坐在沙发上的凌天宇,二女不由自主的看了过去,眼睛内都是爱意,尤其是段嫣然。

    凌天宇拿起来五块玉,在宋烟舞走后,走到段嫣然跟前。

    “这是五块玉,脚上,手腕上,还有脖子上,都给我戴上,你上厕所也好,洗澡也罢,总之一句话,不许给我摘下来。”凌天宇将玉佩放在了她的跟前,用不可反抗的语气叮嘱她,要不是她摘下来,也不会那天晕过去,有人偷袭的话,会被震飞的。

    段嫣然看着五块玉,一手支撑下巴,一手摸着五块玉佩,好奇道:“有什么用么?太累赘了,还不如戴一条项链呢。”

    凌天宇却没有说什么,直接拿起来五块玉,给她亲自戴上,根本不容她反抗,万一他哪天不在身边,出点儿意外,这五块玉可以护住她的。

    段嫣然被凌天宇的霸道,整的娇躯不敢动,任由凌天宇给她戴着。

    “别摘下来。”凌天宇不放心,又说了一句,就怕她再洗澡的时候摘下来,那他费尽心思刻画的,就都白搭了。

    “知道了知道了,跟一个老婆婆似的。”段嫣然对着凌天宇调皮的吐了吐舌头,很是可爱,她肯定不摘,虽然不知道会有什么用,但这是他送的,就算不是真玉,她也愿意戴。

上海时时乐出号走势图 www.suction-hook.com

上海时时乐出号走势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