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上海时时乐出号走势图 > 花都最强医神 > 第188章 伤嫣然者——死!
    凌天宇不由得有些愣神,调皮的段嫣然,更有一番魅力所在,绕是他,心神定力再好,也不免有些被吸引住。

    他是真不知道,真没有救回来,他自己该怎样过下去,这奔马房地产留着还有何用?他对生意不感兴趣,这奔马房地产完全是给段嫣然的。

    不然的话,他也不会动用手机号之一,那都是人情,将来是要还的。

    “你别看我了,我还要工作呢,你快去坐着吧。”段嫣然被凌天宇看的不好意思起来,心里甜丝丝的,这么看她,表白肯定有机会了。

    想到这里,段嫣然不由得心中暗暗的窃喜。

    凌天宇甩了甩脑袋,知道看的有些愣神,忙回到了沙发处,穿好西装外套,和段嫣然说了一声,准备离开。

    段嫣然忙起身,来到办公室门口,探头看了看,直到看不到,才恋恋不舍的回了办公室,坐在了办公桌旁,胡思乱想起来。

    “他不会见女孩儿去了吧?”段嫣然右手拿着笔在敲着桌子,乱想着,心里很是担心。

    “难道是见他嫂子去了?”

    段嫣然又突然想到这种可能,心里更是担心至极,甚至隐隐约约还有种危机感。

    估计要是让凌天宇知道了,得哭笑不得。

    难怪别人都说,陷入恋爱当中的女人容易胡思乱想,一点儿都不错,段嫣然就是典型的这种。

    “哎呀呀!段嫣然,你要相信自己,相信自己可以吸引他,一定可以变白成功,好好加油!加油!加油!”段嫣然实在是不敢想下去了,使劲的甩掉了那些不好的想法,为自己加油打气。

    离开公司的凌天宇,赶往了医院,来到了办公室内。

    让他意外的是,不光赵祥德在,南无极和东方朔也在,三人脸色并不怎么好,看来都知道了,是隐瞒不了了。

    “天宇,你是不是疯了?你到底是怎么想的?段鹏程你也杀了,甚至他们段家的供奉你也杀了,真是胡闹,现在海北都知道段家发生的事情,尤其是其余四个家族,他们正在商量呢。”

    “要不是嫣然的二叔强行将监控销毁,你现在将会成为海北的名人,你到底是怎么想的?”赵祥德现在终于爆发了,真是不明白为什么下这么重的手,杀其他人,他不会这么生气,可这是五大家族,背后那几个真正的老家伙,已经二十多年没有现过身了。

    如今可好,段家最核心的人被杀,不引起来他们的惊动才怪。

    凌天宇见赵祥德这么大的反应,示意他稍安勿躁,杀了也就杀了,也没有什么的,他们先动的手,要不是以毒攻毒成功了,段嫣然得入土为安不可。

    “既然你们都知道了,我也就不隐瞒什么了,你们不是很好奇我为什么对嫣然那么好,甚至为了她,可以当众收拾段燕青么?甚至我连段超都收拾了。”

    “那好,我告诉你们,我不是喜欢上了嫣然,我目前没有恋爱的心思,以后我就不知道了,但至少目前没有。”

    “嫣然我是保定了,因为我答应过一个人,才必须保她,你们不用问为什么,也不需要知道,我已经开始阻止嫣然是祭祀的事情。”

    “她体内的毒液,两个月后,会全部消失,本来早就该消失了,奈何被段鹏程生病,将她骗了过去,还找人假扮她,奔马房地产都被转移出去一半儿的产业,转移到了他们段家下,试问,我能不杀他们么?”

    凌天宇说到最后的时候,语气已经冰冷到极点,强行带走嫣然,还将送给她的奔马房地产转移出去一半儿,若不是嫣然逃出来,他现在都被蒙在鼓里呢。

    他不后悔杀了段鹏程,时间可以倒退的话,他一样会杀。

    他们该死,不把亲人当人看的,不配活在这个世界上,段家的打算,他没有兴趣知道,但触及到了他的逆鳞,那不好意思,他就得让他们付出代价。

    伤害段嫣然者——杀无赦!

    “你……”

    凌天宇话一出,让赵祥德三人,震惊的目瞪口呆,尤其是赵祥德,手中的水杯都从手中滑落在地上,可见凌天宇告诉他们的,让他们多震惊,多意外!

    “我的天啊!”许久,南无极老脸上都是抽搐着,不可思议的看着凌天宇道:“你知道你在做什么么?你知道这样做,会付出什么么?”

    “对啊,天宇,你是聪明人,这么做,一旦让其他四个家族知道了,还有他们后面的老家伙,你难道想以一己之力对抗四个大家族啊?你疯了吧?”东方朔万万想不到,他这么疯狂,知道他医术高超,段嫣然体内的毒液,断然不可能成为他的阻碍,可后果怎么办?

    这简直是在自寻死路。

    凌天宇闻言,拿起来桌上的烟盒,点了一根儿,抽了一口,道:“我不在乎,我已经做了,没有后悔药可买,段家我敢杀,同样其余四个家族,我照样敢杀,总之一句话,动嫣然者——死。”

    凌天宇说完最后一个字时,赵祥德三人在凌天宇身上闻到了一股冰窖一般冰冷的杀气。

    他们可都是老家伙了,都年轻过,也经历过大风大浪,但这种程度的杀气,他们还真的没有见过。

    “你想好了?”赵祥德重新倒了一杯水,地上破碎的杯子也没有管,满脸沉重的看着凌天宇问道,他现在只要凌天宇一句话,而不是意气用事。

    凌天宇闻言,扭头看着赵祥德,道:“从我开始做以来,就没有想好不想好一说,我只知道,嫣然不能出事,他们五大家族,愿意选择谁当祭祀就当祭祀,但嫣然不行,否则得先问问我的拳头同意不同意。”

    此话一出,赵祥德三人被凌天宇这话震惊的相视一眼,三人根本不知道凌天宇哪里来的这么大的自信,这话不难看出,他要独抗五大家族,就凭他一己之力,未免太自信了吧?

    “你有多大把握?”东方朔问道,他不会袖手旁观,反正五大家族,他早就看的不顺眼了,况且,都贪婪到将奔马房地产的产业都敢吞噬,更看他们不顺眼。

上海时时乐出号走势图 www.suction-hook.com

上海时时乐出号走势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