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苏金华用手轻轻的拍打着女儿的后背,这么多年来,她受得苦,他做父亲都看在眼里了,有时候每天都只能睡两个小时,甚至不到,就得去工作,还债。

    倘若不是天宇回来,他们的苦日子还不知道要到什么时候呢。

    也不知道哭了多长时间,苏若曦哭的睡了过去,苏金华看到,将女儿送到了卧室内,小心翼翼的给她盖上被子,关了灯,离开了卧室,他则是一个人坐在客厅喝着闷酒。

    “天飞啊,这恐怕就是你的命吧。”苏金华就这么一个女儿,苏若曦的母亲去世后,就盼着女儿嫁个好人家,凌天飞,他极其满意,虽然学历不高,但胜在踏实,对女儿好,也孝顺。

    可不曾想,这老天爷好像特愿意给人开玩笑,就喜欢捉摸人,一家就够倒霉了,还要带走他。

    不然,天宇那小家伙,也不可能独自一个人生活。

    苏金华是过来人,他经历过亲人去世的悲痛,可一家四口,只有他一人在,这太说不过去,想孝顺都没办法孝顺。

    苏金华也不知道喝了多少酒,直到喝不下去了,躺在沙发上睡了过去。

    可此刻的凌天宇,正在卧室内修炼着,他知道要保下段嫣然,就得提升实力,他现在是辟谷期巅峰,段家那位老者,和他一模一样,甚至还多次攻击到他,让他很是憋屈。

    他的下盘很弱,遇到修为比他低的,他可以直接碾压,可要是同级的,甚至比他高的,他搞不好会死,必须提升实力,想办法突破一下。

    可都市内的灵力很少,唯有深山老林内才有浓郁的灵力,难不成要现在去?他要是走了,段嫣然谁来保护?

    凌天宇根本抽不开身,如今体内的灵力也才仅有两层,还没有完全恢复,没有一个月,想要恢复如初,那是不可能的。

    “砰!砰!”

    卧室内,凌天宇在打着一套腿法,他最近这段日子要疯狂的修炼腿法,修为能突破就突破,但这个致命弱点必须改了,不然,真到了绝境内,只有死的下场。

    尤其是这一次和那老者的交手,让他更是有种隐隐约约的危机感。

    阵阵的破空声响起,凌天宇完全沉浸在了修炼当中,全身都是汗水,一套一套腿法展现出来,凌天宇不止是在修炼,还要上盘和下盘协调,要融为一体。

    直到后半夜,凌天宇才停止修炼,全身的衣服都已经湿透,脸颊上的汗水,顺着脸颊流了下来。

    “咕噜!咕噜!”

    凌天宇大口喝了几口水,看着桌上放的日历,往后翻了两天。

    看着那一天,闭着眼深深地呼出一口气,凌天宇将那一张折了起来,拿起来烟站在窗户处抽着。

    卧室内十分安静。

    “哥,十八号就是你的生日!”凌天宇喃喃自语一声,透过窗户,看着漆黑的夜空,微微有几颗亮着的星星。

    “咯吱!咯吱!”

    凌天宇咬着牙齿,眉头紧紧的皱着,一根儿烟一根烟的抽着。

    “还抽啊?都几点了?”突然一声,带着溺爱的声音响起,凌天宇身体剧烈的颤抖了一下。

    凌天宇忙转身,看到虚晃的身影,忙揉了揉眼睛,确定没有人后,才知道是思念入迷,产生的幻想,那天在医院的时候,也是如此。

    “少抽点儿,才多大就抽烟。”可熟悉的声音又响起,凌天宇却没有再转身,他怕一转身,声音不见了,听到这熟悉的声音,他宁愿入迷一生,只为听听这八年来,再没有听到过的声音。

    可声音不再出现,凌天宇只能仰头将泪水擦去,将烟头踩灭,去卫生间洗澡。

    次日天亮,凌天宇和段嫣然吃过早饭,去了公司。

    不过宋烟舞没有来,她表姐今天结婚,她要当伴娘的,自然来不了,和段嫣然请了一天的假。

    “我去送吧。”凌天宇扔下手中的报纸,起身站了起来,接过来段嫣然手中的十几份文件,穿个高跟鞋儿下去,很累的。

    “你知道送哪儿啊?”段嫣然却捂嘴笑道:“还是我去吧,你看报纸吧。”

    “给我吧,写上位置,我能找到的。”凌天宇则是摆了摆手,他不知道位置,还是有嘴的。

    段嫣然见他这么坚持,也知道只能答应,用笔一个一个写好,将文件给了他。

    一直忙到九点半,凌天宇才离开,但给她带过来一个人,让她在这里代替宋烟舞当秘书,去送文件。

    段嫣然并不知道凌天宇要干什么,也不会主动问,反正他是不会离开她的。

    凌天宇开车去了家,在客厅坐着,和苏金华在一块儿聊着。

    他基本在别墅没有住几天,基本这座别墅他是不怎么回来,尤其是和段嫣然在一块儿后,更是极少回来。

    “哒!哒!哒!”

    脚步声响起,凌天宇忙起身,整理了一下衣服,看着从楼上下来的嫂子,不由得眼睛一亮。

    一身白色膝盖裙,一双水晶鞋,一条项链戴在雪白的脖颈内,高挑的身材,简直堪称完美。

    “爸,我们先走了。”苏若曦和父亲苏金华说了一声,挽着凌天宇的胳膊,一起离开了别墅。

    “好看吧?”坐在车内的苏若曦,一双明亮的大眼睛内,满是期待,期待凌天宇的回答。

    “好看。”凌天宇如实回答,这样的美貌,配上这样的衣服,说是倾国倾城的美女都不为过。

    他见过几个美女的,华菲菲就是其中一个,段嫣然更不用说,他嫂子绝对能够和她们一较高下。

    尤其是那斜刘海,更是衬托出来了她的美。

    “小曦来了,快进来。”黄婷婷是海北的居民,新郎还没有来接。

    凌天宇没有上来,而是在楼下的车内。

    “哼!”

    可苏若曦刚进去,坐在卧室内的徐月儿,十分的不爽,她妹妹现在才恢复好身子,有了钱就可以为所欲为,她那狗屁弟弟就是个缺货,难怪住牢,活该,要不是看在以往的份上,她敢告他去,让他再进去住几年也不是没有可能。

上海时时乐出号走势图 www.suction-hook.com

上海时时乐出号走势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