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他们坐的车,我也让他们处理了,没有留下任何痕迹。”中年男子继续说道。

    “嗯,那就好,继续保护,来多少人,不用问来路,直接给我杀,及时向我汇报就行了。”赵祥德直接给中年男子下了死话,苏若曦要是出事了,凌天宇指定得疯了不可,不找到凶手,那是不可能罢休的。

    他可就一个亲人了,可不能出事。

    当初他们的决定是对的,倘若今天没有人在,后果是什么,不言而喻。

    “是。”中年男子起身点头,告辞离去。

    “等等。”刚走几步,赵祥德却喊住了他,道:“不能再让他们进去,在他们下车的一瞬间,给我干掉他们。”

    赵祥德为了以防万一,让他们不要放他们进别墅,他知道为什么这么做,毕竟路边还有摄像头,虽然是后半夜,不可能有人监视着,可太冒险。

    下车就得干掉他们,万一要是出点儿事情呢?

    这可不是闹着玩的。

    “是。”中年男子领话,离开了办公室。

    赵祥德坐在沙发上,冷笑道:“楚家,武家,杨家,就陪你们玩玩。”

    他就知道武家不会那么容易放弃的,果然让他预料对了。

    于剑振也算是给他面子,杨延康担心的泄露,已经成真。

    看来,同为五大家族,于剑振没有帮自己人,而是卖给了赵祥德一个面子,这面子真是大。

    也让赵祥德更加重视,凌天宇他不担心,就他那实力,杀他的人海北是没有的,段家供奉都被他杀了,不难看出来,凌天宇的实力很强,一个人单挑整个段家,换做其他人,没有一个人敢的。

    这件事,赵祥德并不打算告诉凌天宇,让他知道了,肯定不会罢休的,还是让他专心处理段嫣然的事情吧,尤其是现在冯佳茵也回来了,还带来一门亲事,更是忙。

    不出十天,那位京都第一天才指定来,还是直奔段嫣然来的。

    相信,亲事定了后,那位天才也肯定调查段嫣然了,就段嫣然这样的美貌,比起来那些天之骄女,都不遑多让,甚至有过之而不及之势。

    肯定会吸引到他的。

    还是让凌天宇安心处理手中的事情吧。

    这些鸡毛蒜皮的事情,就交给他来处理。

    有赵祥德这样的朋友,凌天宇该感到幸运,很多可能发生的事情,他都做了,更何况,也有两个好兄弟,南风和东方言。

    赵祥德起身,继续看那本医书,继续研究领悟,他现在的医术,已经脱胎换骨,虽然还不能治疗绝症,但已经可以治疗很多疑难杂症了。

    凌天宇给的他这个机遇,不小啊,哪怕是领悟了一丝皮毛,在这都市当中,那也够他名声在外了。

    整整一夜,赵祥德都在看书当中,直到凌天宇来到办公室内,才从领悟当中醒来。

    “你正好来了,我有不懂的地方问你。”赵祥德正好有两处不懂的地方,忙拿着医书走了过来。

    凌天宇坐在沙发上,接过医书,看了看他指的地方,并没有立刻说,而是问道:“说说你的理解。”

    “人体是一个巨大的宝库,好多病其实都可以通过穴位按摩达到治疗,这是众所周知的,可这书上写的,一根针灸怎么可能刺中两个穴位?这一点儿我想了几个小时,都没有想出来。”赵祥德将心中的不解说了出来。

    凌天宇闻言,只是淡淡一笑,让他拿来一副针灸。

    “这是针灸吧?”凌天宇取出来一根针灸,放在了手中,解释道:“这书上的原话是,针之分二,中二穴,可同达一脉。”

    “针灸很细,但想要折断,很难,基本不可能,一根针灸,是可以刺中两个穴位的,书上指的不是两个相邻的穴位,而是一上一下。”

    “手腕之力足够大,就可以做到,中两个穴位。”

    凌天宇耐心的解释着。

    赵祥德也恍然大悟过来,是他理解错了,也是忘了上下二穴位的存在。

    “那这个呢?穴位上的确有死穴,可这死穴为何有两处呢?”赵祥德想不明白了,他行医这么多年,什么样的病人都见过了,这还真是头一次听说有两个死穴的。

    “其实是三处死穴,这上面少说了一处,我记得后面有一张我做的笔记,里面有我补充的,你可以看一下。”凌天宇道,当年他看这本书的时候,里面的每一个字他都可以记得在哪一个位置,他早就熟记于心了。

    赵祥德往后翻了翻,还真有,有一张白纸,上面满是密密麻麻的字迹,赵祥德真是佩服凌天宇,难怪医术这么高明,这笔记就可以看的出来。

    凌天宇当年为了领悟针灸之术,煞费苦心啊,期间不知道出了多少错,才有今天这样的成就。

    “哪三处死穴?”赵祥德将笔记收好问道。

    “第一处你知道,我不说了,第二处是后脑勺,你可能知道,有时候一棒子是打不死一个人的,后脑勺最中间,那是一处死穴。”

    “最后一处,是你的肚脐眼处,那是上下身的分离处,说不重要也重要,看你怎么发挥。”凌天宇继续解释道。

    赵祥德将其记在了心中,将医书放在了柜子内,给凌天宇泡着茶,既然来了,肯定是有事情。

    “什么事说吧。”赵祥德给凌天宇亲自端过去一杯茶道。

    他可不会主动来的,肯定有事才来。

    “我今天要出去一会儿,所以你替我看着点儿嫣然,可能下午才会回来,也有可能晚上。”凌天宇说不准时间,今天他要陪着他嫂子去公墓,今天是他哥的生日,按理说不该去的。

    可他知道,他嫂子是想他哥了。

    “行,放心吧,有我在呢。”赵祥德直接答应了下来,在医院,在他眼皮底下敢动手,那就是找死。

    凌天宇喝完茶,和赵祥德聊了一个小时,便离开了办公室,开车赶往了家。

    “嫣然,真是好运,怎么就碰上了这么一个有本事的男人守护呢?看来,嫣然可以脱离身上的使命了,到时候说不定我这个老家伙还能喝上喜酒呢!”赵祥德喃喃自语一声,说完笑了出来。

    【第四更!!!!】

上海时时乐出号走势图 www.suction-hook.com

上海时时乐出号走势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