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二叔,没事,段超继承不了的。”段嫣然安慰自己二叔道,他想要继承,门儿都没有。

    一会儿天宇回来,她就说,不信段超能够继承。

    段燕云只是苦涩一笑,没有说什么,而是躺在病床上,闭上眼休息起来,睡一觉,什么都不去想。

    他段燕云也不是个傻子,段超突然继承,他也能够猜出来是谁在背后做的,肯定是他那位离开了多年的母亲。

    没有想到,回来就给了他这么大一个礼物,真是想都想不到。

    段嫣然姐妹俩儿见自己二叔休息,悄悄地坐在了一旁,没有说任何话,生怕吵到他休息。

    离去的赵祥德,正在办公室内坐着,虽然一夜未眠,对他来说,根本没有什么。

    “冯佳茵,你我就玩玩,你想玩我就陪你玩,可惜啊。”赵祥德品尝着茶,喃喃自语着:“就怕你玩不起。”

    赵祥德说到最后一句话的时候,嘴角扬起一丝弧度,那种笑不是平常的笑,而是一种带着蓬勃朝气的笑,这只有年轻人才会有的笑容。

    看来赵祥德有了年轻时候的玩心啊,看样子是真要和冯佳茵过过招。

    他也是真的看不下去了,虽然族长之位只传长子,可也有例外的,段超这种人能继承么?

    段燕云继承,比他好一百倍,真不知道她怎么想的。

    一个外人都看不下去了,更何况是段燕云了,这段超根本不是那块儿料儿。

    让他继承那还得了?

    赵祥德甩了甩脑袋,躺在沙发上,简单的休息起来。

    晚上八点,凌天宇才给他打电话说要回来,赵祥德已经看医书五六个小时了。

    法拉利车内,凌天宇载着他嫂子苏若曦往家回。

    二人没有说任何话,只有音乐在响着。

    “你路上慢点儿。”车停在别墅跟前,苏若曦下了车,叮嘱了凌天宇一声。

    凌天宇点了点头,打开车窗看着他嫂子的背影,眉头紧紧的皱着,从公墓回来后,陪着她逛了一天的商场,陪她散心。

    在他哥的墓碑前,哭的稀里哗啦的,他心痛又能怎样?人死不能复生,若时光可以倒流,他真想回到事情发生的时候,就忍忍,不愣头青,自然也不会有这样的事情。

    可一切都是不可能的。

    直到苏若曦回了别墅,凌天宇才开车离去,回到了医院内。

    “吱嘎!”

    病房门轻轻的打开,凌天宇走了进去,段燕云在休息,段嫣然姐妹俩儿就趴在床旁边休息着。

    凌天宇褪下自己的衣服,将衣服披在了段嫣然的身上,看了看她,离开了病房,去了赵祥德的办公室。

    “回来了?”赵祥德忙放下手中的医书,走了过来道。

    “嗯。”凌天宇坐下喝了口水,解开衬衫衣领上的扣子,一脸的劳累,逛了一天,他也有些受不了。

    “我和你说一件事,段超要继承段家族长之位,今天来了,很嚣张,过几天肯定会举行仪式,嫣然肯定会找你,让你出手帮忙,这族长的位置该段燕云坐的。”赵祥德道。

    “来了?!”凌天宇闻言,可是意外的不轻,正准备找他呢,段冰冰是段燕云的女儿,自然没法动她,可段超却可以,没有想到,这么快就来了,正好,一会儿过去解决了他。

    还继承族长之位?继承个屁,没有了段超,段家的核心人员,也就段燕云了,段嫣然是女孩儿,自然不可能继承。

    “对啊,排场很大,还用吩咐命令段燕云去于家提亲,真是狂的没边儿。”赵祥德现在想起来都想笑,段超自以为很有地位了,可殊不知在他们眼中就是一只猴儿在自己玩儿。

    “他还在那处别墅住对吧?”凌天宇问道。

    “对。”赵祥德点头,也知道凌天宇接下来要干什么,也很赞同,随即问道:“你现在就去?”

    “当然,趁着这会儿有时间,不去干什么?”凌天宇起身,直接离开了办公室,他说过要杀段超的,自然得做到,就凭他敢伤段嫣然,就必死无疑。

    赵祥德看着凌天宇离开的背影,笑了笑,自言自语道:“冯佳茵,你打错算盘了,让段超继承,亏你想的出来,明天你就会看到,段家最新族长突然暴毙的消息。”

    他相信凌天宇不会直接摘了他的人头,毕竟都和他说了,段超要继承族长之位,自然不能让人看出来是他杀,肯定会做的不留痕迹。

    这样一来,段家就只能有段燕云接手了。

    离开的凌天宇,在一处豪华的别墅跟前停了下来。

    看着眼前的这栋豪华到不行的别墅,凌天宇都忍不住的看了两眼,不愧是段燕青的宝贝儿子,对他真好,能对嫣然有这样的一丢丢好,都可以了。

    女不如子啊!凌天宇在心中感叹一声,直接走了进去。

    刚来到别墅门口,门没有关,听着里面乱糟糟的,划拳声,碰酒声,一大片。

    “以后我们得称呼段族长了。”

    “对啊,段族长,以后可别忘了我们啊。”

    “切!那里的话?我段超是那种人?咱们可都是兄弟,有福同享有难同当,等我举行仪式后,你们就都到我手下做事,每天动动手指头,一个月都让你们千万的拿。”段超很是豪气道。

    “哈哈,来来来,兄弟们,敬咱们段族长一杯,以后咱们跟着段族长混了。”

    “……”

    别墅的客厅内,段超和他的狐朋狗友在一起喝着酒,庆祝着。

    他的这些朋友,正是段超回来的那一天,陪伴的那些人,也都好不到哪里去。

    凌天宇直接打开门走了进去,径直的站在了客厅。

    “你……你谁啊?”段超等人喝的醉醺醺的,看到客厅站着人,迷迷糊糊的看不清楚人,地上都是上好的白酒,二十多瓶,可见喝的不少。

    “喂,问你话呢?”

    “叮叮!”

    见凌天宇不说话,一西装革履的男子拿着一根儿筷子扔了过来,声音极其响。

    凌天宇低头看了一眼,走到了客厅放着的一颗四季青花盆旁边,摘下了一些叶子。

    “特么的跟你说话呢?”凌天宇始终都没有说一句话,这让段超等人生气了,甚至有两个人都站了起来,朝着凌天宇走来。

    【第三更!!】

上海时时乐出号走势图 www.suction-hook.com

上海时时乐出号走势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