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段欣欣大眼睛滴溜溜的转悠着,手指时不时的摸摸下巴,很是俏皮可爱。

    “不行,再这样下去,自己姐姐就没有机会了,就姐夫这有本事的男人,指定有人看上,得想想办法。”段欣欣在心中盘算着,她太了解自己姐姐了,没有十足的把握是不可能表白的。

    她也真是搞不懂,都这样了,还不表白,还等着干什么?

    病房的门轻轻的关上,段欣欣坐在病床旁,绞尽脑汁的想着办法。

    她得帮自己姐姐追上她姐夫。

    “要不让他们滑倒?然后亲在一起?”段欣欣扭头看着病房门处,要是同时滑倒,凌天宇指定保护好自己姐姐。

    “不行不行。”段欣欣却又摇头立刻否决了去,万一真要是滑倒了,凌天宇没有进来,不白让自己姐姐滑倒了么?

    段欣欣现在想的有些着急起来,最后也没有想出来个所以然,趴在病床旁,很是在心中失望道:“姐,你自己想办法吧,对你这么好的男人,你可得把握住,然后去段冰冰那个贱女人那里炫耀,气死她。”

    段欣欣对段冰冰的恨一点儿不比她姐姐段嫣然差。

    不是姐妹俩儿小鸡肚肠,而是做的太过分了。

    段欣欣的额头上,还有一道若隐若现的疤痕,有五厘米长,是段冰冰欺负她姐姐时,段欣欣直接上去维护段嫣然,被她手中的瓶子砸的。

    这样的欺负,段嫣然可能就忍了,可段欣欣不会,指定要个说法,段燕青都不敢太过于激怒她,否则她真的什么事情都做的出来,一把火烧了别墅都有可能。

    整整一夜,凌天宇和段嫣然就保持着那样的姿势,很奇怪,但又很暧昧。

    这就是情侣才会有的。

    海北第一美女,趴在一个男人腿上休息,这新闻够爆炸。

    “嗯?!”段嫣然悠悠的醒了过来,觉得不对,眼皮动了动,看到地板上的脚,又低眼看到自己的身子,瞬间睁大了眼睛,忙坐了起来。

    “段嫣然,你怎么这样睡啊?”段嫣然看清楚怎么回事后,在心中不停的埋怨自己,两腮绯红,跟熟透了的红苹果一样,不敢扭头看一旁的凌天宇。

    她昨天只知道很累,就找了一个舒服的姿势睡了,谁知道是这种。

    这可怎么见人?

    段嫣然此刻想死的心都有,他会不会认为自己特那什么啊?

    哎呀!怎么办?

    段嫣然心中急得都快哭了,面对凌天宇的时候,她都不敢让自己的形象受到一点儿损失,努力留给凌天宇一个最美丽的形象。

    谁知道昨天会发生这样的事情。

    段嫣然偷偷的扭头看了一眼凌天宇,却发现凌天宇头靠在墙壁上休息着,顿时松了一口气,幸好没有醒来。

    凌天宇是天快亮时才简单的休息一下,也就是说,他才睡了一个小时不到。

    段嫣然轻轻的站了起来,不敢发出一丝声响,生怕吵醒他。

    “他睡觉的姿势还挺可爱的么!脖子那么长。”段嫣然低头看着凌天宇睡觉的模样,不由自主的弯下了腰,小脑袋凑了过去。

    “扑腾!扑腾!”

    段嫣然的芳心剧烈的跳动起来,她自己都能听到。

    “这么长的睫毛!”二人紧紧相距不到三厘米的距离,鼻子都快挨着了。

    “就亲一下下!”段嫣然不敢喘息,生怕凌天宇睁开眼睛,那样的话,丢人就丢到家了。

    “啵!”

    段嫣然在心中为自己加油努力,最后一咬牙,亲在了凌天宇的左脸颊上,发出一声轻响。

    “谁?!”

    “砰!”

    可意外突发,凌天宇突然醒了过来,抬手就轰了过去。

    “哎呀!”

    段嫣然猝不及防,被凌天宇的拳头轰中肩膀,直接倒地。

    “嫣然!”凌天宇听到声音不对,眼睛大睁,心哆嗦了一下,怎么是她?

    段嫣然疼的眼睛内满是泪水,肩膀上感觉骨头断了都。

    就亲了一下,怎么可能醒来呢?真是丢人。

    段嫣然现在一边儿忍着疼,一边儿在心中害羞着。

    她不知道凌天宇看到了没有,万一看到了,可真的没法做人了,偷亲人家,再怎么喜欢,人家还不知道呢,也不能这么做啊?

    “没……没事。”段嫣然被凌天宇搀扶着,坐了下来。

    “没事才怪!”凌天宇根本不信,他是睡着呢,可警惕也在,刚才的出手完全是下意识,虽然仅仅一层,也让人受不了的,幸亏还没有完全恢复实力,不然这一拳可就糟糕了。

    凌天宇忙将手放在了她的左肩膀上,调动体内本就不多的灵力,给她治疗着,心里那叫一个郁闷,动手的时候也没有看清楚是谁。

    “你……你刚才有没有……那个……那个看到什么啊?”段嫣然本来还觉得疼,凌天宇放上手后,反而疼痛在减少,可却提心吊胆起来,希望他没有看到。

    “看到什么?”凌天宇治疗着不解道,他只是感觉到跟前有人,便出手了,谁知道会是她。

    “额……没……没什么。”段嫣然闻言,松了一口气,幸好没有看到,不然真的就丢人了。

    “刚才对不起啊,完全是下意识。”凌天宇帮她治疗完,很是愧疚的道歉着,他是真不敢想,要是恢复原来的实力,那一层的实力足以是炼气期三层的存在,指定出大事。

    “没事,你下意识的么。”段嫣然却莞尔一笑,丝毫不怪罪他,有身手的人不都是警惕性很强,下意识也很强么?她还是知道的。

    凌天宇见她不生气,也放心下来,刚才是怎么回事,也没有怀疑,而是去了卫生间,简单的洗了洗脸。

    段嫣然揉了揉左肩膀,一点儿疼痛感都没有,想到刚才主动亲他那一幕,就满脸羞红。

    “不管怎么说,都亲到了!”段嫣然在心里美滋滋道,虽然挨了一拳,反正她是爱上了,当初意外,将初吻都给他了。

    她也不在乎亲他这一口,又不是偷亲别人,而是亲自己喜欢的男人。

    段嫣然随后回了病房,准备出院的事情。

    “你陪二叔回去吧,我得去公司。”段嫣然叮嘱着妹妹道。

    “知道了。”段欣欣开车载着段燕云离开了医院。

    “我们也走吧。”段嫣然上了法拉利看着凌天宇笑道。

    凌天宇点了点头,离开了医院,不过他要先回一趟家,熬好药再去公司,反正都迟了,索性就下午去。

    【第一更!!!】

上海时时乐出号走势图 www.suction-hook.com

上海时时乐出号走势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