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六人时而抬头看一眼凌天宇,时而抬手挠了挠后脑勺,陷入了无尽的回忆当中,他们都是毕业好久的人了。

    高级会议室内,所有人屏住了呼吸,没有一人敢发出任何声音,所有人的目光全部放在凌天宇的身上。

    那女子和六个男子的话,已经引起来了其余人的注意。

    段嫣然知道这七个人看出来了,凌天宇就是被海北理工大学开除的,一般大学是很少开除人的,凌天宇可以说是第一个。

    可这有什么的?又不是说必须上大学,他现在很有本事,什么丢人不丢人的,本来自己小姑被开除,就是另有原因的。

    七人这表情,摆明了就是看不起么。

    “还真是他!”六个男子也想了出来。

    “师哥,我都说了,就是他。”那中年女子紧接着说道,眼神内的鄙视之意不言而喻,让人看了很不舒服。

    “他就是被海北理工大学开除的那个学生?”

    “对,我有点儿印象,不过我不是海北理工大学的学生,我是建筑出身,海北理工大学当年这么大的事情,都传遍了,闹得风风雨雨的。”

    “不是说判了八年么?出来还早吧?”

    “这就是第八年,肯定出来了,现在都几月了?八年前也是这个时间点判刑的。”

    “……”

    所有人喋喋不休的议论着,乱七八糟的声音都有。

    坐在会议室最中间的段燕云,眉头微微皱着,看了一眼凌天宇,他倒是听说了海北理工大学的事情,可那时候在国外,妹妹连累被开除,也是后来知道的,原来是他。

    他们不说,他还真的不知道。

    段燕云也只是意外,并没有什么看不起的意思,凌天宇如今还需要别人看不起?纵然被开除又如何?他现在一样也活的好好的。

    “说完了么?”凌天宇不打算浪费时间了,要是不签,就打到他们签字为止,敢拿他的东西不还,门儿都没有。

    “滚蛋!”可凌天宇的话,让中年女子还有六个男子生气了,直接怼了凌天宇一声,让母校都这样了,还好意思盼头露面。

    现在他们都不敢说自己是海北理工大学毕业的,一提,人家就会说,你们学校有一个差点儿将人捅死的学生,虽然不是说他们,可别人看他们异样的眼光,也让他们受不了的。

    一个学校的名声好坏,和学生有很大的关系。

    学生要是在外面惹了事情,都会抖搂出来,尤其是在校生,事情更是大。

    “凌天宇,按理说,你该是我师弟,可你的事情,有时候我们都受影响,海北理工大学在大学城那边儿,有好几所学校呢,你当时真是没脑子。”

    “别人一问我哪里毕业的,一说学校,得,人家都会说你的事情,都会用很异样的眼光看我们,你真是害群之马啊,一颗老鼠屎坏了一锅粥。”中年女子现在想动怒也动怒不起来了。

    当年她刚参加工作的时候,还没事,别人都会很羡慕,海北理工大学毕业的,那是名牌大学,也是排名前列学校,一旦有黑点,学校就会被贴上标签,排名都有可能降落。

    “不错,以前还没事,就你出事后,后面的毕业生越来越难了,我们七人手底下,都有好多师弟师妹的,都深受你的影响。”

    “你当时到底怎么想的?做事不过脑子么?”

    “……”

    埋怨,讽刺,生气的声音不绝于耳。

    “你们够了!”原本脾气很好的段嫣然,这一刻再也忍不住了,说一两句就行了,现在竟然一而再再而三的说,这是她爱的男人,管你们什么事情?不就是被开除了么?哪个学校会十全十美?这至于么?

    段嫣然直接站了出来,指着七人的鼻子道:“这种事情都是多少年的事情了?你们一直提有意思么?”

    “不就是被开除了,都八年了,八年了,一直挂在嘴上干什么?”

    “你以为你们谁啊?不就是几个负责人么?你们信不信,我让你们负责的公司一天不如一天?”段嫣然是真的生气了,一直拿她爱的男人说事,当年被开除这件事,和学校没关系的,那是在假期,跟学校有关系?

    “大小姐,别这么生气么,他是您什么人啊?还有,他为什么会来这里?”七人见段嫣然这么生气,到是不解起来,这可是他们段氏集团总公司的高级会议室,来的人哪一个不是一个分公司的负责人?

    “你们管是谁呢?我告诉你们七个,我段嫣然不会放过你们的,你们等着看,说谁都可以,但唯独不能说他!”段嫣然现在犹如一个泼妇一样,指着他们七人就是一顿怼。

    敢这么说她男人,这个事儿不能算了。

    坐在一旁的段燕云,瞪着眼睛,满是不可思议的看着他侄女,这是他侄女?他现在有些感觉不是,这脾气太大了吧?

    可事实就是如此。

    凌天宇正准备动手让这些人签字呢,被段嫣然突然的动怒也震惊的不轻,平常都不发脾气的一个人,这么大的脾气,让他有些陌生。

    “天宇,我们走!你们不签,我就逼着你们签,敢拿天宇送给我的东西,不管是谁,都得给我还回来。”段嫣然说完,直接转身拉着凌天宇的手,离开了高级会议室。

    凌天宇完全被拉着出去的,只留下了面面相觑的众人,一时气氛安静的有些可怕。

    离开会议室的段嫣然,在电梯内,小嘴儿就不停,为她爱的男人很是打抱不平。

    凌天宇现在都没有回过神来,看着她说个不停,有些不知道该说什么。

    “他们敢说你,不能这么算了,拿走的一半儿产业不给,我就不信了。”段嫣然已经决定了,她不想那么做的,现在逼着她那么做。

    纵然奔马房地产没了一半儿产业,但剩下的一半儿也不是一般人能够比得上的,那就打压他们,逼着他们的公司生存不下去,弱肉强食,这是亘古不变的真理。

    此刻的段嫣然俨然就是一个护夫狂魔!

    【第一更!!!!】

上海时时乐出号走势图 www.suction-hook.com

上海时时乐出号走势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