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上海时时乐出号走势图 > 花都最强医神 > 第253章 我自己做主
    凌晨六点整,凌天宇感觉体内有了点儿力气,缓缓的站了起来,看了看腰间的伤势,已经不流血了,幸亏这么刺激了,不然的话,指定昏迷过去,体内的经脉肯定受伤。

    “要不要喝下最后一副药?”凌天宇抬头看着地板上那一碗已经凉了的药,犹豫起来,他还真没有这样退缩过,即便当初面对欺负秦天依父母的时候,那么多人也没有退缩过,可今天他反而有些怕了。

    不是他变得懦弱,不男人,而是他必须保证自己不再体内受伤,体表受伤没事,都是小事,体内要是受伤了,尤其是伤到经脉,那修为指定倒退。

    “到底怎么办?”凌天宇拳头紧了紧,又松开,又紧了紧,又松开,不敢下决定了。

    直到钟表的分针走到六点零五的时候,凌天宇一咬牙,一跺脚做下了决定。

    “承诺给嫂子的是两天后,若是做不到,她会顶不住的,妈的,死活看天意了。”凌天宇也不顾额头上的汗水,坐在了原地,看着那一碗熟悉的药,端了起来。

    凌天宇头一次觉得这碗药,如一颗炸弹一样,让他有种扔出去的冲动,愣是端着不敢喝下去,是做了决定,可心里还是有些排斥的,刚才真的折磨的他,受不了。

    那是他的最大极限了。

    “呼!呼!”

    凌天宇大口喘息两次,仰头直接喝了下去,咬住了一件衬衫,忍着药带来的热量。

    他已经有准备了,热量肯定会加倍,他刚才做决定的时候,就想到了为什么,这种药不能连续喝超过三副,不然热量会成倍放大。

    “轰!”

    蓦然间,凌天宇体内传出一声火焰突然爆炸的声音,整个身子还未有褪去的汗水,顷刻间化为了丝丝缕缕的白气。

    原本湿漉漉的头发,全部变成了一绺一绺,跟粘上了浇水一般。

    凌天宇只有两个感觉,一,是身体现在犹如被放在了烤肉架上一样,烘烤着,还时不时添加柴火,火焰越来越大。

    比他第四幅药带来的热量高处不止十倍,他现在只能用岩浆的温度来形容,除此之外,他再找不出来任何词语来形容他现在所承受的热量。

    二,便是脑袋,他的心神已经不存在一丝了,连超负荷都算不上,完全是靠意志力顶着。

    时间一点一滴的流逝去。

    “不……不行了。”凌天宇现在眼前开始变黑,坚持不住了,脑袋疼的几乎濒临于炸开的边缘。

    “噗!”

    嘴中咬的衬衫被血吐了出来,意识正在消失。

    这一口血完全是被热量折磨的太狠导致的,他是人,不是钢铁,也会有极限。

    “啊!”

    眼睛累的彻底闭上,凌天宇实在是承受不下去,眼睛闭上之前,不甘心的低吼一声,脑袋一歪,倒在了地上。

    奇怪的是,原本体表是赤红色,竟然在以一种肉眼可见的速度消失着,皮肤恢复了正常肤色。

    可惜,凌天宇已经昏迷了过去,他也是真的累了。

    “天宇,你醒了没有?”七点多点儿的时候,段嫣然来敲门,她都做好早饭了,愣是没有见到人,忙上来叫他。

    “难道还在睡?”段嫣然见没有人回话,歪着脑袋想了想,缓缓的打开了门。

    “天宇!”开门,便看到凌天宇倒在地上,吓得段嫣然忙跑了过去,看看是怎么回事。

    “天宇,你醒醒。”段嫣然吃力的搀扶起来凌天宇,将他放在了床上,呼唤着他。

    “不会……不会没有呼……”段嫣然想到了最坏的可能,她不知道怎么会发生这样的事情,手指颤抖着伸向了凌天宇的鼻子下方,看看还有没有呼吸。

    “呼!真是吓死人。”段嫣然感受到呼吸,悬着的心也放了下来,真是吓她。

    她就不明白了,发生什么了?地上放着五个碗,还有一件染着血的衬衫,段嫣然忙掀开被子,仔细查看着他身上有没有伤口,看到腰间的伤口时,心疼的直哆嗦。

    “真不爱惜自己的身体,也不考虑考虑人家!”段嫣然眼睛内布满了泪水,很心疼,之前就受过伤,现在又受,哪能这样一直受伤下去啊?

    “真想气死人家!”段嫣然擦了擦心疼的泪水,没好气的点了点他的额头,伤口已经结疤了,她也不是太担心。

    段嫣然收拾了收拾房间,看着那件有血的衬衫,拿着离开了卧室,去卫生间给他泡好,晚上回来洗洗,不然不好洗干净。

    “喂,烟舞,今天我去的迟点儿,让他们晚会儿送处理的文件。”段嫣然提前通知了宋烟舞,天宇还没有醒来,她得照顾着。

    随后端着一盆温水来到卧室内,给他擦着身子。

    “身材还挺完美的么,竟然八块腹肌!”段嫣然看着那棱角分明的腹肌,忍不住脸臊的红了,一双玉手触碰着,小心脏扑通扑通的剧烈跳动着。

    段嫣然强行抽回了眼睛,在心中暗骂自己不要脸,这有什么好看的?

    “要不要再偷亲他一次?”段嫣然突然拿着毛巾,双腿跪在床旁边,眨着大眼睛,想亲又不敢亲,那天在医院内,亲了一口,还被打了一下,要是再发生怎么办?

    段嫣然纠结着,可心里又忍不住的想要亲一下,初吻都没有感觉是什么滋味。

    “哎呀!嫣然,就亲一口,就一口!以后就不偷亲了!”段嫣然心中有一道无形的声音在督促着她亲。

    “嫣然,你可是海北第一美女,要矜持,这么乱来,会损失你的形象的。”可心中还有一道反对的声音。

    “没事,嫣然,亲,勇敢的亲。”

    “不能,嫣然,你是海北第一美女,不能亲。”

    “……”

    一赞同,一反对,搞得段嫣然很纠结,甚至很焦灼。

    “哎呀,你们别说了,我自己做主。”段嫣然实在是听不下去了,臻首一甩,甩去了心中的赞同和反对之声,毅然决然亲。

    反正都是她的男人了,亲一下也没什么的。

    “啵!”

    四唇相碰。

    段嫣然的心紧张的纠在一起,生怕再发生在医院的那一幕。

    【第四更!!!】

上海时时乐出号走势图 www.suction-hook.com

上海时时乐出号走势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