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赵祥德看着手机,奇怪了,这么晚了谁还会打来电话,还是一个陌生号,按下了接通键。

    “喂。”赵祥德对着手机说了一声。

    “赵老,果然没有睡啊。”

    “冯佳茵!”赵祥德听到手机那一头熟悉的不能再熟悉的声音,知道是谁,可她打来干什么?

    “是我。”冯佳茵很是坦诚,甚至在手机那一头笑呵呵的,完全忘记了在酒店发生了一切。

    “你打电话过来干什么?”赵祥德想给她挂了,可一想朋友凌天宇的事情,也就忍了忍,他的学生刚走,最迟天亮后才有消息,万一不行,冯佳茵这边儿还是一个机会。

    “赵老,我已经在海北了,我们还是那一个酒店,同样的包间,十一点整,你带着凌天宇来,我们见见面,十天的时间哦。”冯佳茵根本不给赵祥德说话的机会,手机已经挂了。

    赵祥德看着已经没有动静的手机,眉头紧皱,冯佳茵这么说,显然她也知道了,过来也肯定是为了嫣然的事情,看来她还是死心不改。

    这样也好,就去会会她,说不定自己朋友的事情还真有转机。

    万一他学生那儿不行,还有冯佳茵这边儿,不至于两头空。

    赵祥德决定好后,抬头看了看时间,也不早了,上了楼休息去。

    天微微亮,赵祥德早早地起来,整理了整理衣服,拨通了凌天宇的手机号,昨天没有打,是因为太晚了。

    “嘟……”

    手机拨着。

    “喂。”凌天宇也刚醒,不,准确来说是没有睡,他想了一夜的对策,到今天也只有九天了,能睡着才怪。

    “天宇,冯佳茵来了,今天中午十一点儿整,约你我二人在酒店见面,肯定是为嫣然事情来的,她已经知道了。”赵祥德没有拐弯抹角,开门见山的说了出来。

    凌天宇听到,水都没有来得及喝,站在卧室内,不用想也知道冯佳茵见他干什么。

    要不要去?

    凌天宇在心中纠结着,要是去的话,冯佳茵肯定没安好心,要是不去,很有可能会错失一个解决的机会。

    再三思考后,凌天宇答应了下来,和赵祥德约定十点多在办公室碰面,坐他的车去。

    旋即,下了楼,洗漱了洗漱,做好早餐。

    “好瞌睡啊。”七点十分,段嫣然下了楼,还没有睡醒的样子,昨天晚上回来的太晚了,都没有睡够。

    “还瞌睡啊?”凌天宇双眼内闪过一抹悲伤,很是心疼,要知道昨天就不该玩的那么疯了,本来想出去转转,散散心,没有想到,会让她早上没有精神。

    最后九天了,不知道能不能找到解决的办法。

    他现在也没有太大的把握。

    “嗯,还有些瞌睡。”段嫣然点了点臻首,不过昨天晚上逛的挺开心的,最开心的就是,昨天晚上牵手,凌天宇没有拒绝,这就是一个好的兆头,多亏小吃街那里的人多,不然还制造不出来这样的机会,瞌睡也值得。

    “路上再睡会儿。”凌天宇将筷子给她递了过去,看着她的两鬓有一丝头发在嘴角内含着,伸手给她梳理好。

    段嫣然脸刷的红了,脸皮很薄,这动作只有男朋友才会这样做的,他竟然都不带犹豫的。

    “赶紧吃吧。”凌天宇给她夹着菜,他现在很怕,真是怕了,上次是以毒攻毒,救回了她,这一次,真有可能解决不了。

    他真怕无法解决,也怕失去承诺,以后再有机会见到老头儿,怎么解释?

    根本没脸见的。

    “我给你夹菜吧,你昨天就不太对劲儿,今天也有些反常,你怎么了?”段嫣然观察力很强,对凌天宇夹菜的动作,心里尽管甜蜜无比,可总觉得他隐瞒了什么事情,她相信自己的感觉。

    天宇绝对心里藏着什么事情。

    “反常?什么反常啊?”凌天宇揣着明白装糊涂道:“你能给我夹菜,我不能给你夹菜啊?”

    好强的观察能力!凌天宇心里震惊无比,竟然可以看出来,这丫头观察能力真不是一般人可以比较的。

    “当然能啊。”段嫣然被凌天宇的话反驳的不知道还能说什么。

    “快点儿吃。”凌天宇伸手捏了捏她的小鼻子。

    “哼!”段嫣然想不到,凌天宇会这样捏她的小鼻子,调皮的小嘴儿嘟了嘟,很是可爱。

    一顿早饭,凌天宇就吃了几口,一碗粥都没有喝完,载着她去了公司。

    十点多,凌天宇开车离去,去了赵祥德那里。

    冯佳茵已经在原来的包间内等候,就等他们来呢。

    “奶奶,他们会答应么?”冯佳茵的孙子喝着红酒有些不太相信道,赵祥德是谁他是知道的,难不成还能让赵祥德同意他们的?这也太把赵祥德看的有点儿弱了吧?

    冯佳茵此次是带着她孙子来的,孙女没有带。

    她这一次可是信心十足,不信带不走嫣然,五个老家伙都已经发话了,她不信凌天宇还有赵祥德有办法,大话谁都会说,可能否办出来还是一说。

    只要同意让她带走嫣然,她就立刻安排,调包嫣然轻松至极,还能嫁个好人家,一举两得,多美的事情。

    凌天宇始终配不上她孙女。

    相信,死和活,赵祥德和凌天宇会做出来正确的选择,她不信二人能够在十天内找到解决的办法,而且都不到十天了。

    “奶奶,你想什么呢?”冯佳茵的孙子见自己奶奶不吭声,很是奇怪,看的那么入神,忙在眼前挥了挥手。

    “会答应。”冯佳茵从满是信心的思考当中回过神来回道,她敢来,就是摸准了他们的软肋。

    十天绝对不可能找到解决的办法,就是赵祥德亲自出面,都不一定在这段时间内找到。

    “奶奶,人来了。”没多久,包间的门推开。

    冯佳茵已经听到开门声了,并没有起身,她现在有资格不起身,也不用迎接赵祥德。

    凌天宇更不用,她是给他们解决问题来了,求的是她,准确来说是救世主。

    赵祥德和凌天宇看了一眼冯佳茵,坐了下来。

    【第九更!!!】

上海时时乐出号走势图 www.suction-hook.com

上海时时乐出号走势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