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冯佳茵头都没有抬,只是晃着手中的红酒杯,一言不发,这让赵祥德略微有些意外,竟然来了,招呼都不和他们打。

    “说吧,让我们来干什么?”赵祥德率先开了口,既然不开口,那他先开口。

    “当然是叫你们来有事啊,不然真请你们来吃饭啊?”冯佳茵的孙子嗤之以鼻一声,他发现赵祥德有点儿傻缺,这还看不出来什么。

    越老越活到狗肚子里面了。

    “咯嘣!咯嘣!”

    赵祥德被冯佳茵孙子的话,引的生气起来,拳头握的作响,为了朋友,暂时忍了,跟一个乳臭未干的小子不值得生气。

    冯佳茵瞥了一眼赵祥德的表情,知道他想生气而又不敢,之前她怕赵祥德,但现在却不怕,软肋在她手中,想怎么来就怎么来。

    尤其是凌天宇,竟然在医院试探不出来,嫣然不到十天的寿命了,那就先杀他,现在让他先多活一会儿。

    一旁的凌天宇,没有说任何话,只是坐在那里,看着冯佳茵,看看想跟他们怎么算计。

    “我就直说了,嫣然现在还有十天不到的时间,只要让嫣然跟我这个奶奶走,我就立刻打电话让人安排,我冯家早就准备好一切了,你是聪明人,懂得。”冯佳茵看着赵祥德道,至于凌天宇,被她忽视,完全不看在眼里,或许实力不简单,但现在由不得他来说话。

    赵祥德闻言,心里的怒火快要压制不住,虽然早已想到会是什么,可这趁火打劫,还是让他相当不爽。

    嫣然嫁过去,暂且不说过得日子好坏,那也只是利益品,他们冯家的利益品,搞不好没有利用之处了,一样会被抛弃,大家族是最没有人性的。

    “你以为我没有办法么?”赵祥德努力克制着情绪,看着冯佳茵道。

    “你没有。”冯佳茵却底气十足道,要是有,早就做了,还会等到现在?甚至还会让他的得意学生龙秋华连夜赶过来?真以为她不知道?

    他们冯家和龙家不是没有交情,自然一切都在监视当中。

    “你……”赵祥德被冯佳茵的话,戳穿的无言以对,他的确没有,他的学生现在还没有给消息,十有八九是没有希望。

    冯佳茵看着一脸吃瘪的赵祥德,心里十分爽,也更解气,之前在这个包间内,被他像训狗一样训斥,不敢反抗,今日她要加倍奉还。

    让他也尝尝被人训狗一样的滋味。

    “那冯夫人今日来,想要说……”

    “闭嘴!”凌天宇刚开口,却被冯佳茵眼睛一瞪,一句话怼了回去,“你算个什么东西?有你插嘴的份儿?大人说话小孩儿少插嘴,没大没小。”

    “你爸妈没教你什么叫做礼貌?”

    “奶奶,莫生气,一个家破人亡的小屁孩罢了,和这样的人说话,就是浪费时间。”冯佳茵的孙子见奶奶这么生气,忙劝说道,现在最重要的事情,是将那位嫣然大美女带到京都,去结婚,已解燃眉之急。

    “嗯。”冯佳茵对孙子的话,很赞同,跟一个小屁孩生气,是浪费时间。

    “忍住忍住……”赵祥德听到冯佳茵还有她孙子的话,心中的怒火快要爆发了,努力使自己冷静,他现在从未感觉到如此憋屈。

    他堂堂一个名医,谁见了不得尊敬,可今天竟然被一个老妇人训,朋友更是被贬低的没有存在感,奇耻大辱,一生的奇耻大辱。

    反观,凌天宇却一脸的平静,心中自然有怒火,但既然不让说,那他就不说,等他们说完了再说,

    “咕噜噜!”凌天宇倒了一杯红酒,仰头喝了下去,将心中的怒火压制了下去。

    “乡巴佬,一看就知道没有喝过这么高档的红酒。”冯佳茵的孙子见凌天宇大口喝着红酒,相当不满。

    他奶奶说过,他就是嫣然大美女的男朋友,孙傲羽当时还过问了,差点儿亲事算了,就他这模样,还想拥有段嫣然,想的美,癞蛤蟆想吃天鹅肉,也不撒泡尿照照自己。

    孙傲羽在来海北之前,的确是问了这件事,毕竟当时海北谣言四起,他们孙家在海北也有人在,自然会传到他的耳朵内,当时是冯佳茵费劲口舌才解释清楚的。

    可以说,凌天宇差点儿成了他们冯家的罪人,要是因为他,而让亲事黄了,他必须得死,管你什么实力不实力的。

    “你们……”

    赵祥德再也忍不住,冯佳茵狂,傲慢也就算了,一个小小的子孙也这样,暴怒之际被凌天宇伸手摁住了手,示意稍安勿躁。

    这才让赵祥德忍下来。

    冯佳茵看到赵祥德再次吃瘪,心里更是爽,解气更不用说,这位当年的大人物,在她孙子手中吃瘪,传到京都,她孙子绝对脸上有光。

    “呼!”赵祥德深呼吸平复心中的怒火,看着冯佳茵问道:“也就是说,你是非要带走嫣然了?”

    “对,现在十天不到,只要放嫣然,我就立刻调包,不过,嫣然走不走,我觉得跟你关系不大,你只是和鹏程关系好罢了,段家的事情你还做不了主。”冯佳茵皮笑肉不笑道。

    这话一出,让赵祥德彻底冷静不了,这话摆明了就是说他多管闲事,闲得慌,这话谁敢对他说?

    “冯佳茵,你是不是觉得我赵祥德就真没有办法?”赵祥德站了起来,俯视着她,一而再再而三的侮辱他,他何时受过这种气?

    “你没有,除非你出山,可你敢么?”

    “你让你的得意学生龙秋华连夜从京都赶过来,不就是打算出山么?可我要是没有猜错的话,他不让吧?”

    “鹏程有你这样的朋友,还真是不错,竟然让你都用了出山来保嫣然,可你真敢么?”冯佳茵也站了起来,和她对视着,丝毫不怕,她的底气很足。

    “咯吱!咯吱!”

    赵祥德怒的咬牙切齿,他的确心里还有些不敢,可为了朋友,真要到了不可解决的地步,他未必不敢,但朋友绝不是段鹏程,而是他身边的——凌天宇。

    “出山?”一旁的凌天宇听到冯佳茵的话,眉头微微皱了起来。

    【第一更!咱们五更保底,尽力六更之上。】

上海时时乐出号走势图 www.suction-hook.com

上海时时乐出号走势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