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持续的击打,让凌天宇有些忍受不住,不过好歹毅力坚强,也能忍着。

    唐刀的霸气,七尺长剑的锋利,相得益彰,被凌天宇控制的极其默契,各十五把,错中有致的击打着他的身体,对自己下手可真是狠啊,完全是往死里虐。

    “锵!锵!锵!”

    一连串的刀声,剑声响起,森冷的寒光,将漆黑的别墅照射的亮如白昼。

    “嗖!嗖!嗖!”

    一连串的破空之声响起,唐刀,长剑全部攻击过来,凌天宇微微分开双腿,迎接着最后一拨到来,这一轮过去,可以完全将体内的药材之力转换,从而灵力恢复巅峰。

    刀剑不带任何感情的劈在他的身上,速度越来越快,血肉横飞,凌天宇的拳头紧紧的握着,完全没有一丝的松开之迹。

    “最后一层!”凌天宇感受到折磨的痛苦时,也感受到体内的灵力正在增加,修为在慢慢恢复,尽管速度有些慢,但恢复辟谷巅峰,绰绰有余。

    “咯嘣!咯嘣!”

    凌天宇微微仰头,脖颈内传出一阵骨头碰撞之声。

    他的脖子内,皮肤已经破开,跟在脖子内割了一刀一样。

    别墅外,已经天黑,窗户内,透过窗帘传出的刀光剑影,让这座别墅到是充满了几分神秘之意。

    “多久了?”东方言在别墅外着急的问道,再不进去,恐怕真会出事情。

    “两个小时半了。”南风看了看手表,也不免担心起来,那些刀光剑影,肯定是他宇哥让他搬运过来的唐刀,七尺长剑。

    “小风,不能再等了,这样下去,也不是一个办法。”东方言看着别墅内的动静,心里担心的受不了,至少看一眼,让他们确定没事,他们也就放心了。

    “等,一定要等。”南风却坚持要等,他相信他们宇哥,如果进去了,有可能会耽搁修炼。

    “你不进我进。”东方言管不了那么多了,直接迈步就要进去,却被南风再次拦了下来。

    “小言,你要相信宇哥,他这么做,必定没事,宇哥的本事你不是不知道。”南风死活拦着兄弟,万万不能进去,他爷爷再三叮嘱,任何人不得靠近,这句话代表了什么意思,用脚趾头都能想的出来。

    “小风,宇哥不能再承受了。”东方言一把推开了兄弟,指着别墅内的动静,着急的快落泪了。

    南风却没有说任何话,就是拦着不让他进去。

    僵持了半个多小时,别墅恢复了平静,东方言也平静了下来,忙让人准备吃的,送到门口,一天了,整整一天了,他们宇哥都没有吃一口饭。

    中午的饭菜现在还在门口放着呢,都凉了。

    四十分钟后,别墅门微微打开一条缝,饭菜被拿了进去。

    “呼!”东方言看到,整个人蹲在了地上,担心的心也终于放了下来,他真怕宇哥出事啊。

    “都说了宇哥没事,别太担心。”南风伸手也擦了擦额头上由于担心而导致的汗水道,要不是拦下来,搞不好他的兄弟真得进去不可。

    “我能不担心么?你知道不知道宇哥的父母怎么死的?”东方言情绪激动的站了起来,对着南风发起来脾气。

    “父母怎么死的?你什么意思小言?”南风被兄弟的话,整的懵了,他们宇哥的父母不就是得知判刑后,没有顶住去世的,还能怎么去世?

    “没……没什么意思。”东方言忙转身离去,一脸的紧张,双眼内也充满了着急,真想抽他自己一大嘴巴,怎么把这件事说出来了。

    “小言,到底怎么回事?”南风觉得不对,忙跑着追着东方言,这口气不对啊,难不成宇哥父母的死另有原因?

    “没事啊,我就是随口一说,对了,我还有事情没有处理。”东方言忙打哈哈道,说完,跑着上了车,一溜烟离去。

    “不对!”南风看着离去的车,心里隐约感觉到一丝不对的气息,刚才那话内明显有其它意思,恐怕宇哥父母的死没有那么简单。

    离去的东方言,在路上狠狠地扇了自己一个大耳光。

    “东方言啊东方言,你特么嘴怎么就这么贱呢?”东方言狠狠地骂着自己,这件事他说过不说的,就当做这件事没有发生,竟然被自己着急的说了出来,真该死。

    这件事迄今为止,只有他自己知道,他也是在他们宇哥出来后,那次苏若曦被豪哥绑架,也是一时兴起,结果一调查才知道,死因根本没有那么简单。

    即便被判刑了,父母会痛苦,伤心,可一般气死的不多,难不成这种微小的概率恰恰发生在他们宇哥父母的身上?根本不可能。

    可惜,南风已经有所察觉了,不可能不让人调查的,他不说,也会大白天下的。

    回到家的东方言,将自己锁在了卧室内,从一带着锁的抽屉内拿出来一份档案,坐在沙发上,缓缓的将其打开。

    那档案内,放着两张照片,还有一堆纸张。

    “竟然跑到国外去了!”东方言看着照片上一人,他本身早就收拾这件事了,却没有想到,跑了一个。

    凌天宇父母的真正死因,不是气死的,而是被报复而死,准确来说是中毒而亡。

    而下手的人,正是当年凌天宇捅伤欺负秦天依父母的那个人,他报复的,东方言调查到后,震惊的不知所措,怕他们宇哥伤心,便没有告知,自己私底下下手解决的。

    如今被他说漏了嘴,真是该死。

    他知道,恐怕他兄弟南风得找上门来不可。

    “砰!砰!”

    敲门声响起。

    “小言,给我开门。”

    想什么来什么,南风总觉得不太对劲,便亲自开车过来,要问到底,看看到底是怎么回事。

    东方言忙收起来档案,放进了抽屉内,锁好,开了卧室门。

    “走走走,喝酒去咱们。”开门的瞬间,东方言忙搂住兄弟的肩膀,就往楼下走。

    “别,酒一会儿喝,来来来,给我说清楚,别瞒我。”南风却一把将他拽进了卧室内,门关了上去,盯着他,不说也得说。

    “我说什么啊?”东方言揣着明白装糊涂,一脸的不解。

    【第四更!!!】

上海时时乐出号走势图 www.suction-hook.com

上海时时乐出号走势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