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吕洲这番话,让凌天宇的心狠狠地被扎了一下,若是不解决掉孙冯两家,他不在了,他的家人难道两家会放过?

    暂且不说孙辉,就冯佳茵这样的老毒妇,要是不把凌天宇的家人折磨死才怪。

    凌天宇阻挡了她的好事情,再加上在沈家比武台上,一拳重伤她,这已经是深仇大恨了。

    吕洲用余光看到凌天宇那张满是思考的脸色,摇头叹息一声,他挺同情凌天宇的,真不知道他是怎么一步步承受下来的。

    海北五大家族说灭就灭了,为了一个女人,一个毫不相干的女人,竟然不惜惹怒孙冯两家,甚至冒着玉墓门报复的危险,毅然决然的做了。

    段嫣然上辈子是积了什么德啊?才能够拥有这样一个男人守护着。

    吕洲在心中万分感慨。

    车进入市区,来到一家五星级酒店,凌天宇和吕洲下了车。

    “欢迎光临!”酒店一楼站着两排的女服务员,看到吕洲二人进来,一个标准的欢迎仪式。

    这家五星级酒店,今天禁止营业,被包下了,就在四层一处豪华的大厅内。

    吕洲一边和凌天宇交谈,一边上了电梯。

    二人来到四层时,已经有不少人来了,全部都是身穿西装的成功人士,还有身穿雍容华贵的长裙美妇,更有气质非凡的美女。

    “吕老。”

    “吕老。”

    “……”

    吕洲的出现,所有人全部一一和其打着招呼,足以看出,吕洲在海北的地位不低,恐怕和赵祥德有的一拼。

    至于凌天宇,人家直接忽视,一致认为那是吕洲带来的后代,根本没有地位可言。

    “凌先生,请。”吕洲从服务员手中端下来两杯红酒,亲自递给了凌天宇一杯,二人喝了一口。

    “来这里的,有收藏古玩字画的,也有对古玩字画颇有研究的专家,这是一场拍卖会,待会儿我给你介绍几个人。”吕洲举杯和凌天宇微微碰了一杯,喝了一口笑道。

    凌天宇则是无所谓,这些人认识不认识,和他关系并不大。

    “吕老,您老人家可算是来了。”吕洲刚说完,两位中年男子走了过来,个个气宇非凡,昂首挺胸,一股上位者气息缓缓的弥漫开来,看的出来,都是常年处理大事情的人。

    “来,给你们介绍一个人。”吕洲和二人打了招呼,极其隆重的介绍道:“这位是我的朋友——凌天宇,今日我请他来的。”

    “嗯?!”吕洲这一番话,让二人诧异了,朋友?吕老何时有这样的朋友?还这么年轻。

    二人怎么看也看不出来有什么与众不同之处,但吕老既然说是朋友,断然不错,可能是他们看不出来,纷纷和凌天宇握手打了招呼。

    凌天宇也只是看了一眼,并无任何交流。

    凌天宇和吕洲在一起坐着,闲聊着,没有想到,这大厅,他看了,总共有三十一桌,吕洲在最好的一个位置,凌天宇就在他的一旁。

    “今日拍卖的只有两样东西,一个是铠甲,一个是罗盘。”吕洲和凌天宇说道,他是冲着那套铠甲来的,若是可以拍卖到那是最好不过的。

    凌天宇也只是看了两眼拍卖台上蒙着布的两样东西,既然来了,就权当看看吧。

    “看着点儿!”

    “乒乒乓乓!”

    凌天宇端起来酒杯,和吕洲碰了一杯酒,刚喝下去,一阵嘈杂的声音响起,引起来所有人的注意。

    凌天宇也只是扭头看了一眼,吕洲同样也是。

    也没有引起来什么太大的骚动,很快平息。

    “啪!”

    可刚平息下去,一声响亮的耳光声响起,彻底燃爆整个大厅。

    “没有长眼啊?好好的一身礼服全让你给毁了。”

    “你能赔的起么?”

    “当服务员就好好的当,看看这礼服上都是红酒,真是难看。”

    “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

    “光对不起就行了?这一件礼服十二万,你能赔的起?”

    吵架声越来越大,吕洲和凌天宇都被惊动,忙起身站了起来,看看是怎么回事。

    “发生什么了?”吕洲问着几个人道。

    “回吕老,好像是一个服务员打翻了盘子,酒撒在了一个女人礼服上。”一男子忙回道。

    吕洲闻言,也并未说什么,动静有些大而已。

    “那是…?”吕洲刚想和凌天宇转身一起回去继续聊,可凌天宇歪着脑袋,蹲了下来,透过下方围观人的缝隙,看着瘫坐在地上的那女服务员,越看越像一个人。

    “怎么了凌先生?”吕洲见凌天宇蹲在地上,也好奇的蹲了下来,忙看看是怎么回事。

    “段——雅——思!”凌天宇看清那女服务员后,睁大了眼睛,懵了,那是他大学的辅导员啊?因为他的原因,被开除了出去。

    可怎么会在这里当服务员呢?她好歹也是段家的人,即便段鹏程被他杀了,段燕云还在啊?这是怎么回事?

    “段雅思?”蹲在凌天宇一旁的吕洲闻言,很是奇怪的看着凌天宇,这是谁?难不成他们认识啊?

    “哒哒哒!”

    凌天宇忙起身,走了过去,吕洲也紧跟其后。

    “算了算了,一个服务员而已,不至于的,再说了,白色的礼服有点儿颜色也挺好看的。”围观的人看不下去了,看着挺有贵妇气质的一个女人,下手这么狠,穿着高跟鞋儿踹人家,有点儿过了。

    “算什么了?精心打扮的,好心情都被她毁了,不会当服务员别当,真是的,眼睛不知道在哪里长的?”那贵妇满脸怒火,抬脚狠狠地踹了过去。

    “啪!”

    脚落下的一瞬间,凌天宇的脚出了过来,直接踢中她的高跟鞋儿,并没有使太大的力气,简单的将其踢开。

    “你干什么?”那贵妇见凌天宇突然冒出来,气的掐着腰怒指凌天宇,敢多管闲事。

    凌天宇没有搭理她,看着额头上被踹的流血的段雅思,一股愧疚萦绕心间。

    他怎么也想不到,段雅思会在酒店做服务员,难道段燕云没有照顾过?好歹也是段家的人。

    【第一更!!】

上海时时乐出号走势图 www.suction-hook.com

上海时时乐出号走势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