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凌天宇坐在沙发上,好奇的看着他嫂子,很是不解。

    “你对烟舞怎么想的?”苏若曦尽管不想问的,可碍于闺蜜,只能问道,不然总觉得有些对不起闺蜜。

    闻言,凌天宇搞不懂他嫂子这么问干什么,他对宋烟舞能够有什么意思,就只是普通朋友关系罢了,还能有什么。

    他心里只有段嫣然一人,放不下其她女孩儿了。

    “没有什么想法,只是普通朋友。”凌天宇端起来水杯喝了一口回道,对宋烟舞,他真的没有感觉,他承认,漂亮,可真的没有心思。

    “好吧。”苏若曦见此,也没有再说什么,继续看电视。

    “早点儿睡,都十二点了。”凌天宇放下水杯,叮嘱了自己嫂子一声,上了楼,盘腿修炼起来,没有灵力也得修炼。

    苏若曦坐在客厅,有些发愁,她是尽力了,她弟弟要是不愿意,也没有办法,只能算了,随缘吧。

    卧室之内,凌天宇再次运转了功法,陷入了无休止的修炼之中,金光再现,金龙自然萦绕其周身。

    那金龙仿佛带有思想一样,昂首挺胸,时而抬头看一下卧室,眼睛内都是警惕,这倒是奇怪。

    难不成这是一条真龙?可这是功法的原因,不太像是真龙。

    但那龙确确实实带有思想一样,这一切凌天宇是不知道的。

    一直到凌晨三点,凌天宇才停止修炼,洗了洗澡,休息了起来。

    天亮,依然送段嫣然去了公司,凌天宇今天还不忘问了问吕洲那里有没有消息,结果是失望,唐家有灵石,不同意他总不能硬抢吧?

    “啵!”

    段嫣然下车之前,照常亲了凌天宇一口,才心满意足的进了公司。

    凌天宇开车离去。

    奔马房地产不远处,一辆宝马停在那里,里面坐着两个人。

    “那就是我们要找的人。”坐在副驾驶座上的一半头白发男子道。

    “看到了,他就是神医,一人对抗将近二十个金丹强者,活着从聚贤楼走出来,真是不可思议,竟然如此年轻,看段嫣然的样子,还没有破身。”驾驶座上的男子摸着下巴道。

    “对啊,肯定没有破身,人不可貌相啊,看来此人真的不简单,不然的话,咱们玉墓门也不会和孙家他们联手,先开始一直以为五人不是他杀的,现在看来,都是他一个人做的。”半头白发男子若有所思道。

    他们玉墓门之前可是一直认为五人是凌天宇背后的强者,亦或者沈家出手的,但现在看来,断然不是,此人竟然如此难以对付,难怪外门黑白双老会死在他的手中,不是没有道理。

    “要不要跟上去?”驾驶座上的男子问道,车可都开走了,再不跟上去,肯定找不到了就。

    “不用,在这里监视就可以了,副掌门让我们只是监视着。”半头白发男子摇了摇头。

    白剑让他们过来,就一个目的,那就是监视,监视到他们准备妥当后就可以了。

    玉墓门和孙家已经开始准备了,现在就等孙家那边和八家宗门碰面就可以。

    就差东风了。

    京都孙家,孙辉坐在客厅,和儿子依然耐心的等着,八家宗门来消息,要过来,至于是哪一天就不知道了。

    孙陆布看了看时间,他的人还在调查,可结果一次一次过来,都是失望,根本查不到,能动用的方法都动用了。

    凌天宇就像一团摸不着的云雾一般,真怀疑他父母就是石头里面蹦出来的,让所有人遍地开花的调查,还是原来查到的,毫无进展可言。

    “族长,老爷。”就在孙陆布生气时,一人走了进来,手中拿着调查到的,递了过去。

    孙陆布打开看了看,让人下去。

    “怎么还是这?”看到上面调查的,孙陆布气的将手中的文件扔在了桌上,调查了几十次了,都是一样的结果,凌天宇这家伙到底哪来的?

    爷爷奶奶都没有?这太邪门了。

    孙辉看到儿子生气的脸色,拿起来桌上的文件看了起来,一看还是那样,在心中郁闷至极。

    “这人难不成真是石头里出来的?”孙辉现在严重怀疑是不是,依他们孙家的能力,调查个人竟然查不出来他的上一辈是谁,真邪乎了,传出去了,谁也不信啊。

    “继续查,从他上的高中,初中,小学,查,不信查不到他的爷爷奶奶,他的祖宗十八代都得查。”孙辉依然不放弃,他不信查不到,难不成凌天宇的父亲是弃子?

    他打死都不信。

    孙陆布知道,让人继续查,肯定是漏了哪里,不然不可能查不到的,他动用了那么多人。

    孙辉也真是有毅力,还真要查人家的十八代,凌天宇都不知道自己爷爷奶奶是谁,就是个普通人,再查下去也无济于事的。

    “对了,爸,玉墓门派人过去了,问咱们这里什么时候可以搞定?”孙陆布平复了平复心中的怒气问道,玉墓门今天来消息了,看来是等不及了,甚至要带走段嫣然,贿赂那守门人,打开那墓。

    “不用慌,既然联手了,那么着急干什么?好好的玩玩他,让凌天宇知道什么叫做恐惧,让我们的人给他制造麻烦。”孙辉冷笑连连道,也就这几天,凌天宇死之前,也得让他受够折磨。

    “知道了爸。”孙陆布点头,起身去吩咐人下手,反正已经知道依山庄的位置了,想怎么来还不是他们说了算。

    孙陆布吩咐完在海北的人后,整整一天,接到的消息都是一样的,毫无进展。

    真是不死心。

    孙家安排在海北的人,已经偷偷的靠近了依山庄,并没有靠的太近。

    共六个人,背上都背着一个特制的大麻袋。

    “几点了?”为首之人问道。

    “九点整。”一人看了看手表。

    “走。”为首之人带着五个兄弟缓缓的靠近了依山庄,六人分别现身依山庄外围六个地方,并没有在一起。

    那为首之人取出来一种奇怪的墨绿色液体,右手一挥,液体极速而去,距离还不近,竟然洒在了别墅的墙上,手腕之力很大。

    【第三更!!!】

上海时时乐出号走势图 www.suction-hook.com

上海时时乐出号走势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