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吕洲打完电话后,和凌天宇坐在沙发上喝着茶,聊着,等着消息过来,不过这期间,吕洲将冯家的具体资料给了凌天宇,既然要动手,按照他的脾气,光杀冯佳茵基本不可能。

    吕洲还是挺了解凌天宇的,冯佳茵必死无疑,同样他们冯家也得灭,孙家暂时灭不了,可以往后拖一拖。

    冯家的有关资料还不少,也有二十多页的介绍。

    “这就是她的第二任男人?”凌天宇指着上面一张照片问道。

    他可是知道,冯佳茵当初和段鹏程有关系的,还生下了段燕青和段燕云兄弟俩儿,这才有段嫣然的存在。

    “对,康家康不为。”吕洲可是海北土生土长的人,对冯佳茵了解的很,五大家族地位在海北不错,可跟吕洲比起来,还差的远。

    凌天宇看了看康不为的介绍,修为也不错。

    “冯毅,修为筑基八层。”凌天宇着重看了一眼冯佳茵父亲的修为,岁数也不小了,起码得九十岁。

    也大概了解了一些,冯家在海北接近于一流家族,但还不算一流家族,二流家族还是能够排上的。

    凌天宇在调查冯佳茵,这个老毒妇也没有闲着,还在想着怎么解决凌天宇呢,那天赶过去的时候,他们冯家掌门被窦易挡住,她知道后,相当不爽,现在正在孙家和孙辉密谈。

    二人现在都是同仇敌忾,将凌天宇视为眼中钉肉中刺,不杀他誓不为人。

    冯佳茵也算是毅力非凡,就跟凌天宇过不去了。

    “既然事情已经这样了,你们也派了人去杀苏若曦,这样的话,那我冯家也现在派人,寻找机会带走嫣然,让他们俩儿生米煮成熟饭,女人么,有了第一次,自然以后就好办了。”冯佳茵一脸你懂的表情道。

    孙辉闻言,点头颇为同意,他们都是过来人,既然这样,那就按照她说的做,不过在依山庄肯定没法动手,必须在她去的路上动手,实在不行,那就直接让人进奔马房地产,带走段嫣然。

    都许配给他们家了,还想跑,没门儿。

    “那冯夫人打算什么时候派人?”孙辉可是为孙子迫不及待,他知道孙子对段嫣然动情了,不得到是不行的,做爷爷的,自然得为孙子着想,赶紧让他拥有了,也算是省心了。

    “我现在就派人。”冯佳茵也没有墨迹,拿出来手机拨通了电话,立刻吩咐人前去海北,寻找机会带走段嫣然。

    二人真是蛇鼠一窝,孙耀光没死之前,将当年冯佳茵写下的婚书都已经还给了凌天宇,现在还不罢手,真是不要脸。

    尤其是冯佳茵,凌天宇对她下手绝对没错,这老毒妇不死,真的会给他带来无休止的麻烦。

    十一家联手都没有解决了凌天宇,换做其他人,早就不敢下手了,躲得远远的,她冯佳茵到好,非但不躲,还就是跟他过不去,孙辉也是,二人也真是不见棺材不落泪。

    很快,冯佳茵挂了手机,对着孙辉点了点头,示意已经安排了。

    “好,这一次要让凌天宇首尾顾不得。”孙辉捋着雪白的胡须仰头大笑着,顷刻间因为名声臭了而导致的坏心情也消失去。

    看到凌天宇倒霉,痛苦,他就爽。

    他恨不得把凌天宇扒皮抽筋,剁成肉酱,喂了狗。

    冯佳茵更好不到哪里去。

    “等嫣然过来了,让他们赶紧要个孩子,这样嫣然就死心了。”冯佳茵是女人,最懂女人的心,只要有了孩子,为了孩子,也会留下来的。

    “好,我也想抱重孙子呢,你们的人抓紧点,争取嫣然来临后,苏若曦死之时。”孙辉叮嘱冯佳茵道,段嫣然实在太优秀了,甚至可以说是优秀到家。

    她的管理能力,太强了,他知道窦易把奔马房地产转让给段嫣然后,根本不到十天就将公司全盘接受,甚至打理的井井有条。

    如果仅凭这,还不算什么,可竟然将他们孙家的产业全部灭了,这可是段嫣然做的,这让人根本不敢想象,一个女人,竟然可以下手这么狠,还不留痕迹,简直就是女强人。

    来到他们孙家,那绝对是稳赚不赔。

    想到这里,孙辉就抑制不住心中的兴奋。

    名声臭了又能怎样?大不了不出这个门就算了,反正他和儿子还是掌管着孙家,这就够了。

    “放心,只要机会一到,保管把我孙女送过来。”冯佳茵很有信心的做了保证。

    殊不知,凌天宇已经开始对她动手,吕宾将消息传了过来,然而,没有出去的消息,吕洲本来说让他等等,可凌天宇不想等了,要立刻出手,他怕晚了冯佳茵再出什么幺蛾子,尽快解决。

    吕洲也理解凌天宇的心情,只好起身带着他离开了博渊阁,去了后面的别墅内。

    “你绝对不能以真面容现身京都,还有衣服也换了,既然今天晚上要去,我会让吕宾接你,你戴上易容面具,换一张脸。”吕洲取出来一紫檀盒,打开,将里面一张易容面具拿了出来。

    凌天宇接过去,没有说什么,毕竟和天控一门有着摩擦,也是以防万一,直接戴了上去,一张陌生脸出现。

    “这是我的衣服,你换上,我动用私人飞机送你。”吕洲看了看时间,都晚上十点多了,私人飞机快点儿,不然凌晨四五点才能到京都。

    凌天宇没有耽搁,既然都打算好了灭冯佳茵这个老妇人,那就尽快灭了。

    衣服换上,一切都收拾好了,吕洲亲自去送凌天宇上了私人飞机。

    “小心些。”吕洲临走时,和凌天宇握了握手,再三叮嘱道。

    “嗯。”凌天宇点了点头,上了飞机,赶往了京都。

    看着媛媛离去的飞机,吕洲深深地呼出一口气,喃喃自语道:“冯佳茵,你若不死,天理难容。”

    吕洲早就看冯佳茵不满了,都嫁人了,还乱认孙女,儿子都没有照顾过,又凭什么左右段嫣然的一生?简直乱弹琴。

    凌天宇杀她,那是她活该。

上海时时乐出号走势图 www.suction-hook.com

上海时时乐出号走势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