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上海时时乐出号走势图 > 小妻多娇:少将难自控 > 第0578章 生气的紫昇比恶魔还可怕
    海边的奢华别墅。

    “小姐,如果我猜得没错的话,很有可能莉果小姐还会在这几天突然过来。”上次莉果突然来到海边别墅的事情紫昇已经告诉夏木希了,但是夏木希却并没有说些什么。

    “随她吧,如果能遇见的话,就不需要再隐藏,如果遇不到,就还是跟她说我还没有回来就好。”

    “好的。”

    “还有别的事吗?”

    “火封好像变得有些奇怪,也不再将自己关在房间里,会时常出来走动。小姐,您是不是知道些什么?”

    “也许是他想开了吧。”夏木希并没有将自己找过火封的事情告诉紫昇,所以自然紫昇也便不会知道她和火封之间都说了些什么。而且就目前来说,夏木希暂时还没有打算将这件事告诉其他人,因为她在等着火封接下来会做出何种反应。

    “如果真是这样的话,那自然最好了。”

    “嗯。”不过这个紫昇,也实在是太细心了,什么事情都逃不过他的眼睛。“对了,钰沁在夏家怎么样?”

    “她现在很平静地过着日子,精神基本上已经恢复了。”

    “黛米尧呢?”

    “不知道是因为什么原因,她一直都呆在公寓里,基本上都没有离开过。”

    “是有点奇怪,不过也很有可能是因为她知道秋黎末不在,所以自然也就没有必要露面了。”夏木希笑着说道。因为那个女人所做的一切,都只不过是为了秋黎末而已,现在秋黎末又不在这座城市里,她便自然不需要浪费精力了。

    “不排除这个可能。”

    “也不用刻意盯着她了,顺其自然就好。”

    “小姐,您是不是有什么打算?”

    “暂时还没有,如果有的话,我会告诉你的。放心吧,这一次我不会再一个人胡闹任性了。”

    “嗯,那我先出去了。”

    “出去吧。”

    然而紫昇刚出去,便轻声叹了口气。

    “你们几个小鬼啊,总是偷听别人说话,这种行为可是非常不好的。”紫昇看着站在一旁的青他们。看样子,刚才自己和小姐所说的话应该都被这几个孩子全部听到了。

    青他们不约而同地挠着头,没有说话,毕竟错在他们。

    “唉,你们啊。”紫昇摇着头,“走吧,趁着小姐还没有发现,不然有你们受的。”

    之后,紫昇走在前面,青他们则默默地跟着紫昇的后面走着,活脱脱一副做错事的孩子模样啊。

    客厅。

    “说吧,你们到底想要做什么。”紫昇喝着热茶,表情有些严肃地看着面前一个个低着脑袋的青他们。“说话啊,我要听你们的解释。”

    大家你看看我,我看看你。本想着不会被发现,谁知道紫昇就那么突然从木希的房间出来了,搞得他们有些措手不及,这才没有及时逃离现场。现在被抓住了,天知道要是惹紫昇生气的话,会有多么可怕的事情发生。

    “那个,其实也没什么,就是路过而已,路过。”最先说话的人是蓝。

    “真的只是路过?”紫昇将视线瞬间射向了蓝!

    “嗯···嗯,路过。”蓝的声音变得越来越小了,小到基本上连他自己都听不见了,因为心虚。

    “哦?你们几个什么时候变得这么齐心了?竟然会在同一时间,路过同一个地方?”

    “就,就是说啊,呵呵,紫昇你才知道吗,其实我们几个人就如同兄弟一般,自然是齐心的了。”蓝的解释越发变得勉强,连他自己都快要无法将这个谎圆下去了。

    “既然你都这么说了,刚好现在有件事想要拜托你们。”紫昇笑着说道,眼睛都眯成了一条线。

    然而,这样的紫昇却让所有人的身体僵硬住了,而简只看到大家的反应后,觉得有些奇怪,反应至于那么大吗,再说了,紫昇不是已经不生气了吗。

    “你说吧紫昇。”就这样,在所有人都不敢开口的情况下,简只却开口了。

    “呼!”是青因为无奈而呼出的气。

    “唉!”蓝,羽,墨,冬,也不约而同地叹了口气。

    没办法,因为简只和大家在一起的时间还没有那么久,所以自然不会知道紫昇究竟是个什么样的人了,通常这种情况下,最好的处理方式就是沉默,然而······

    “刚好外面天气正好,别墅里有几个下人有事离开了,你们呢,今天就暂时代替他们吧。”紫昇继续笑着说道。

    “嗯,知道了。”简只说着。

    “咕噜。”是其余几个人吞咽口水的声音,因为他们知道,事情根本就没有这么简单。

    “对了,我记得那几个下人今天的工作是···将别墅的里里外外通通都打扫一遍,记住,是里里外外。至于标准···蓝,相信不用我说你也应该知道的吧?”紫昇笑着看向了低着头的蓝。

    “知,知道。”蓝有些结巴的回答道。

    “反正天气正好,你们就当做舒缓下筋骨吧。那,就开始吧。”说完这句话后,紫昇将手中的茶放下,然后便离开了客厅。

    “蓝,紫昇说的标准具体是指什么?”这时,简只还是没有意识到事情的严重性。

    “简只啊,”蓝看向身边的简只,“唉!”然后一边叹着气,一边拍着简只的肩膀,脸上的表情···基本上已经痛苦到变形了。

    “不就是打扫卫生吗,有必要这种反应吗?”

    “简只,其实有一件事我们一直都没有告诉你,因为我们觉得应该没有对你说的必要,但是···看来还是我们想错了。”

    “什么事啊?”

    “就是那个人,其实, 那个人才是名副其实地恶魔,尤其是···惹到他的时候。”

    “那个人?紫昇吗?”

    “没错,就是他。”

    “不会吧,紫昇是个亲切地人,怎么可能会是恶魔呢。”简只笑着说道。

    “你知道所谓的打扫卫生究竟指的是什么吗?”

    “什么?不要再卖关子了,赶快说吧。”

    “说是别墅的里里外外,其实范围比你想象的还要更广,可能包括别墅的百米之外,甚至更远,具体是什么,却是紫昇说的算。可怕的是,他不会提前告诉我们,而是让我们自己看着办。记得有一次,大概是几年前,我们几个人因为惹到了他,也被安排了像今天同样的事情,你猜后来怎么样?”

    “怎么样?”

    “当时我们跟随着还未过世的老爷在岛上居住着,因为知道紫昇的脾气,于是那一次我们已经将打扫的范围扩大了很多,尽管他只是说将所住的地方打扫干净即可,但是我们却将岛上的每一处都清扫干净了。然而到最后他来检查时,竟然说对我们太失望了,说我们的觉悟难道就只有这么一点吗?然后就是一番持续很久的说教。天哪,现在想起那件事,他那时的说教仿佛还萦绕在我的耳边。”蓝的脸,变得狰狞可怕。

    “我不明白,按照紫昇一开始的标准,你们已经做得很好了,也已经够多了,为什么他还要那般说你们呢?那到底要做到哪种程度他才算满意呢?”

    “我们所居住的那座岛,矗立在海上,所以,那片海,也应该在我们的清理范围内,包括岸边,这便是紫昇的标准。”

    听到蓝说的话,青他们的脑海中一遍遍浮现出那时的情景,额头上,冒着冷汗。

    “这···这也太···”简只也开始吞咽口水了。

    “所以说啊,和小姐还有小姐的那位朋友莉果相比较的话,紫昇他才是名副其实地恶魔啊。那次结束了持续很久的说教后,我们原以为事情就会那么结束了,谁知道,最后还是把紫昇说的范围全部清扫了一遍,整整用了我们一天一夜的时间。啊!”蓝痛苦地叫了一声,然后整个人摊在了沙发上。

    “青,蓝说的,都是真的吗?”简只看向青,结果却发现青的脸色甚至比蓝的还要难看。“那,那我们接下来要怎么做?可以找其他人帮忙吗?”

    “当然不行了,除非你想让事情变得更棘手。至于怎么做···唉,还能怎么做,只能竭尽所能了。对了,还有一点忘记告诉你了。”蓝一副生无可恋地盯着客厅的某一处,“紫昇检查卫生时,手上会戴着一副白手套,接下来不用我说,你也应该明白了吧?”

    “用白手套检查卫生?”此时的简只也快要哭了。

    “就是这样,总之,加油吧。”

    “好了蓝,你要是再说下去的话,估计还没等到我们开始,精神上便就已经彻底垮掉了。”青一边说着,一边缓缓地起身,“好了,开始吧。”

    上午九点多钟的海边别墅,有几个身影在任劳任怨地忙碌着。他们的手中,有拿着扫把的,有拿着铁锹的,有拿着除草工具的,还有拿着抹布的,等等···时而弯着腰,时而跪在地上,时而生无可恋地仰着头,看着天空。

    大概过了一个小时后,他们身上的衣服渐渐变得少了,因为···勤恳地劳动,会让身体无限制地发热,流汗。

    落地窗前,紫昇一边喝着茶,一边看着外面的几个人儿,脸上,一直露着笑意。

    你们几个小鬼头,看你们以后还乖不乖,一次两次之后,也应该学乖一点了吧。

上海时时乐出号走势图 www.suction-hook.com

上海时时乐出号走势图
投推荐票